异域风情
当前位置| 主页>社会>异域风情>

由工程看旧约圣经

来源:河马教授的博客 作者:张文亮 时间:2013-10-13 点击:
前言
人生而拥有尊贵的自由,人具有追求永恒的动力,因此自从有人类存在,人就借着活动在表达生命潜在的思索,这是人与其他生物最不相同的地方。例如建造栖息的地方,鸟会筑窝、蜂会作巢,几千年来所作的样式不会有什么改变,人的建筑却五花八门,有屋、有楼、有塔、有洞、有城堡等。显然人不是只将建筑当成居住的所在,人是借着建筑在表达一些抽象、一些说不出来的东西。
在古代,就充满了这种看不出所以然的建筑,这成为现代人有趣的思索,到底那些古人在表达什么?他们在追求什么?他们要的是什么?由于问题是那么的单纯,却又是那么深邃,以致于无法像数学用几道式子就可以说明,或像物理用几条定律就可以解释,或像经济用几条线条就可以捕捉,或像文学用文字的堆砌就能够描述。古时传出的呼唤,现在听来虽然微弱,但是历史所涵盖的问题是那么大,以致于没有任何的学科可以去满足。这是工程史里最迷人的地方。
埃及的金字塔工程
思想埃及的金字塔吧!那么巨大的建筑,以数十年的时间,用了数十万人的力量,多少的材料,多少的搬运,多少的计算,多少的花费,竟然不是给人居住,也不是为了战争的防卫,更不具有任何社会经济上的价值,只代表法老王对于死后的一个期待,像尼罗河为埃及带来一切的丰富。法老王终其一生的努力,也寻不到祝福的根源——尼罗河的源头。更想不到尼罗河的源头,是来自天上雨水的浇倾。千年来,法老王只能在枯旱大地金字塔内等待。
古巴比伦人的高塔
住在两河流域的苏美人有不同的表现,源自土耳其山脉的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的水量较不够,公元前3000年,苏美人就发展出引水灌溉的技术,带来物产的丰富,不必为饮食操心。苏美人开始在两河流域的示拿平原,烧土作砖,然后用砖去堆筑一座高塔,称为「巴别」,多少的树木要砍来烧,多少的泥土要挖起来,多少的人要来制模作砖,多少人要来搬运。
这座高塔既不是给人住的,也不是为了战争的攻守,更不具有经济的利益,只代表苏美人向上天的宣告。「看!我们能建造。」「听!我们要传名。」忽然,塔没有建完,大家都不建了,散了。只留下一座危塔,逐渐倾蹋在示拿平原上的风雨中。
赫人的锻铁工程
听,战马奔腾在巴勒斯丁的高地,呼喝响自黑海南端的草原。大地,因着游牧民族的迁移而震动;烽火,因着他们的攻击而四起。埃及人、苏美人都害怕,称他们为「赫人」(Heth,这字后来成为恐怖Horror的字源),人类工程制造的杰作一「铁」,竟然大量出现在他们手握的武器上。自此,铁器时代步上了人类的舞台。
公元前1400年,赫人统治了两河流域与尼罗河口的大片土地,历史上没有留下任何的记载,哪位聪明的赫人知道使用鼓风炉让火烧的更旺,知道高温的燃烧能使铁与其它的杂质分开,知道将熔铁倾注模型,制造铁刀。在君王专制的时代,君王的名字就代表那个世代,君王决定使用铁器去征伐,比谁是炼铁者更重要。这是工程初期发展的不幸,若不是为了战争、为了盖塔、为了建坟,工程似乎没有单独存在的意义。
铁,让少数的赫人统治多数的人口,但是当炼铁的技术被学走了,赫人的王国随着优势的消失也走向灭亡。
亚述的战车
有趣的是王国的更替,竟带着工程技术的更新。公元前1100年,来自幼发拉底河南方的亚述军队驾着「铁车」,打败了赫人的「铁刀」军团。车的行进比步兵更快,在双方互战时更易抢得先机。亚述人灭了赫人的王国后,又侵占大片的土地。「铁车」的轰隆带着杀戮的吶喊,成为战争前恐吓对方的心理战术,亚述人战前都会派人上前咒骂对方的神祗、君王、祭司、将领,既然要骂别人,自己要最大才够格,所以亚述王自称「宇宙的神」。
公元前681年,亚述王西拿基立率军攻打犹大的耶路撒冷城,他又如法泡制的以宇宙之神的身份咒骂对方,这一次却踢到铁板。一夜之内,他的军队死了十八万七千人。可能是一场午夜来的瘟疫,或是突然而来的鼠疫。亚拿基立率着残兵回到首都尼尼微,他的儿子杀了他。
迦勒底人的空中花园
尼尼微啊,你尚能喘气到几时呢?公元前625年,来自波斯湾的迦勒底人兴起,他们也拥有制铁的技术,有铁刀、铁车,尚有便于长距离争战的「铁枪」。公元前621年,在尼尼微城的攻守战,迦勒底人的铁枪攻不了城墙的坚固,迦勒底人用水坝拦阻河水,放水冲塌尼尼微的城墙,再杀尽一切亚述的军民,拦水建坝是工程的技术,可惜用在战场比在平时为百姓谋的福利更多。
迦勒底人给自己的王国取名为「巴比伦」,其意是「上帝之门」。巴比伦位于幼发拉底河的河口,处于便于航行的波斯湾内,一度这里是世界海运的中心,「上帝之门」是当时的全球经贸中心,当时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在此建立了著名的「空中花园」,这是用拱形结构将建筑一层一层挑高,到了七层,再由层顶引水浇下,使每一层的花木获得滋润,远看彷佛挂在天空的花园。这座花园住的人不多,对社会经济的改善不大,突然代表君王的炫耀。
历史有趣的地方,是人类似乎永远无法由历史学到什么,以致错误一再重演。尼布甲尼撒建了空中花园后,夸口道:「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他讲完这一句话,就疯了。真是傲到极处变成疯,七年后,才清醒过来,他说道:「赞美尊荣恭敬天上的王,因为祂所作的全都诚实,祂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动骄傲的,祂能降卑。」他死于公元前562年。
他的儿子伯沙撒继位,他重用行法术的、交鬼的、施咒的、相命的术士,后世的星象算命,多源自此时的巴比伦。
公元前539年,伯沙撒大宴群臣,酒杯不够,他下令将耶路撒冷圣殿中的器具取来当酒杯用。当夜,他被负责守卫的波斯人大利乌谋杀,波斯王国兴起。
波斯的钻井工程
波斯人来自伊朗高地,两河流域相当于现在的叙利亚。巴比伦强盛时,波斯人是巴比伦人的佣兵。当过雇佣的,比较能体会被掳百姓的痛苦,波斯王古列与亚达薛西期间,让许多被俘的回归故国。
伊朗高地缺水,波斯人最杰出的工程是使用地下截水沟,以垂直深入的竖孔,取地下120公尺深的地下水,这方法后来传到新疆,又称为坎儿井。公元前480年,波斯人为了扩大地盘与希腊人争战,波斯王国逐渐衰败。公元前331年,被亚历山大所灭。
马其顿的军事机械工程
亚历山大可能是古代最擅作战的人,他在公元前338年担任马其顿的国王。当时马其顿只是希腊半岛北方的小国,他只有三万个步兵与五千个骑兵。他将工程与军事行动大量的结合,例如巨型抛石器、撞城锤、攻城梯,又制造四公尺长的大矛,用机械杠杆投掷。以工程产生的力量,他非常有效率地征服希腊各城邦,南下灭了埃及王朝,向东攻占中东诸国,又灭波斯王国,最后一直攻到印度。他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横跨欧、亚、非的帝国。他在公元前332年病逝,他下令在棺木上钻两个洞,伸出他的双手,什么都没有抓到,在死亡面前仍然是一场空。原来还有一个王国名叫「死亡」,这王国的疆界又宽又广,所经的年代又长又远,是历代以来没有人可以征服的。
罗马的建筑工程
亚历山大死后,他的国家分裂为三,由三个将领分治。位于意大利丘陵的一个小镇「拉丁」,罗马人逐渐兴起,他们曾被法兰西南方的克尔特人管辖,几过百年战争才打败克尔特人,而后攻占法兰西、意大利、西班牙与北非。公元前二世纪,马其顿帝国因内战衰微,在庞贝的率军下,逐渐攻占马其顿帝国。而后罗马陷入内战,到了西泽才又统整。
罗马人与马其顿人相似,在战争上大量应用工程,如宽长的盾牌、弓箭,尤其擅长测量与道路工程。罗马帝国里四通八达的道路,更有利于管理。公元前一世纪,维特鲁威尔(Vitruvius)综合当时工程技术,出版了「建筑十书」(De architectura libri decem),分别叙述建筑方位、材料、柱子、布置、公共建物、气候、色彩、水的使用、天文与机械等十个主题。他是第一个在历史上留名的工程师。他将这套书献给西泽,但是西泽在议会被谋杀,罗马又陷入内战。
公元前三十一年西泽的侄子乌大维平定内战,他称自己是「奥古斯都」(Augustus,皇帝),而后残暴的提比留继位。他称自己是「统治者」(Principate)。但是真正的统治者在哪里呢?
在遥远的耶路撒冷,有一个名叫耶稣的人,他被罗马兵鞭打,被带到城外的髑髅地,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不过是简单的刑具,二根木头组成的十字架与数支铁制的钉子,但是那看不见的死亡王国,却被彻底地震憾。
一个全新的开始,完成于最简单的工程制作上。
上一篇:水把我们带到生命的更深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