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查经
当前位置| 主页>讲坛>系统查经>

赎罪祭

来源:丰台堂 作者:余督兵 时间:2008-10-09 点击:

    在《利未记》一至三章中,神为人设立了燔祭、素祭和平安祭,都可称为馨香的火祭,但在《利未记》第四章和第五章里,神又为人设了赎罪祭和赎愆祭,就是罪祭。使犯罪的人可以得着赦罪之恩典。经上说:“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罪若不得赦免,人无法取悦上帝。所以上帝所设立的赎罪祭和赎愆祭不像燔祭、素祭和平安祭那样可以自由献,而是规定要献上的祭。

一、         为人误犯的罪而设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若有人在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上误犯了一件,……就当为他所犯的罪,把没有残疾的公牛犊献给耶和华为赎罪祭。”(利413

赎罪祭是为那些误犯耶和华律法之人而设立的,使他们可以因着赎罪祭而罪得赦免,与神和好了。什么是“误犯的罪”呢?“误犯”,希伯来文直译是“错误地犯罪”。黎悟德在这节的译义中说:“你拿起了箭上弦发射——但不中的!你射不中,并非你邪恶,只因为你胡闹、顽皮、疏忽、散漫,也许懒惰或更可能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生命的目标。”吕振中译本“不知不觉地”。可见,“误犯的罪”是由于无知疏忽,例如:保罗以前逼迫教会是由于不明白神旨意;又如骂大祭司并非不知神旨乃在特殊情形时而不晓得是大祭司(徒235);又如约书亚与基遍人订立约,他并非不明白神的吩咐,乃因他疏忽受骗,不知基遍人就是近地人(书9

许多人以为误犯的罪不算罪,即或把它当作罪,而又把神恩典的对付作为应有的权利,这两种想法都是大错。其实,无论是有意或无意,罪始终是罪。人犯罪的原因在于他的本性,自从人类始祖亚当堕落之后,使人都陷入罪和死亡的捆绑之中,即使有最良好的动机也会做错事,不过名称不同而已,故意犯罪与误犯的罪,或“隐而未现(之罪)”(利413),其实都是已经犯了罪。主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528)可见,误犯的罪并非比显现的罪轻些,反倒是更重些。因为心主宰着人的全部,掌管着人的意志、思维和决定着人的一切行动。主耶稣说:“你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太123435)可见,误犯的罪,是人内心黑暗的反映与流露。内心即已黑暗,外在的行动就不能分别是非,生活在罪中却不以为是罪,其后果非常可怕。所以说误犯罪的后果,比显然所犯的罪更重些。例如,保罗未重生前名叫扫罗时,他不知道自己逼迫教会和杀害信徒是个“罪魁”(提前11316),却自以为是为祖宗的遗传“更加热心”(加11314)和“热心侍奉神”(徒223)。又如约书亚因无知与基遍人立约,后来他们成为以色列人“肋下的荆棘”和“网罗”(参士213)。误犯的罪之影响力既如此严重,所以神就为“隐而未现”之误犯的罪,设立赎罪祭,好使人误犯的罪可得赦免。

感谢神!他以基督耶稣为赎罪祭,既赦免人隐而未显之罪,更赦免显而易见的罪。为什么基督耶稣的宝血连“隐而未显的罪”也能赦免掉呢?因“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弗14)。他宝血的功效从创立世界之前的永远至永远,他又从创世以来为被杀的羔羊(启138),从创世以来的永远至永远都有效果,就是“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暇无疵献给神”,所以,基督的宝血既“能洗净你们的心(隐而未显的罪)”,又能“去除你们的死行(显而易见的致死的恶行)”,使你们侍奉那永生神(来914)。旧约以牛羊为赎罪祭之所以有赦罪之功能,全因基督耶稣从创世以来为被杀的羔羊。

二、         赎罪祭的献法

经文说:“如果有人……无意犯了罪,”这句话说明有不同的人,既然有不同的人,赎罪祭就有不同的献法。这是上帝的恩典,使所有人都有机会按着自己的经济能力献上赎罪祭。

1、             祭司的赎罪祭

祭司受膏,为要侍奉神。他们的职分,是办圣事,地点是在圣所。他们既受了神的教训,明白神家的规矩,不但应当保守自己不犯罪,还应当教训会众不可犯罪。但是,祭司若犯罪,其后果关系重大,不但使自己和百姓都陷在罪里,而且污秽圣职和圣地。这个罪污,必须要涂抹,才能免去神忿怒的追讨。神照他恩典测不透的丰富,为他们设立了赎罪祭,藉着代死牺牲之血来补偿。

那犯罪的祭司献赎罪祭,必须用各祭中最大的祭牲——一岁公牛犊一只。那犯罪的祭司带着公牛犊来到会幕门口,耶和华面前,并且把手放在祭牲的头上,然后把它杀了。因赎罪祭是血祭,故此主礼大祭司取些公牛的血,带到会幕里洁净会幕。这血在会幕三个不同地点使用:首先,主礼祭司把指头蘸在血中,对着圣所与至圣所分开的幔子弹血七次,表明完全洁净了会幕。事实上这种行动象征把血放在至圣所内的施恩座上,但由于大祭司也只能在每年的赎罪日才进至圣所一次,所以在其他日子只能站在圣所里对着幔子弹血。因为人犯罪,就成为人神中间的隔墙,使人与神断绝了交通,所以必须要弹血在幔子上七次。表明向神献血而完全息了神的震怒(罗5910)。靠耶稣基督的宝血,拆断神人中间的老罪墙,使人坦然无惧来到赐恩座前,得以亲近神,与神和好,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其次,抹血在香坛四角上,用主宝血涂抹罪污而赞美神。如大祭司每天早晚在香坛烧香,代表百姓向神赞美祈祷。但若祭司犯罪,神就不接纳他们的赞美和祷告,所以必须特别用血涂抹我们所有的罪孽,好使我们仰卧在神前,举起圣洁的双手,提起发酸的双腿,成为四角的香坛,向神天天献上感谢和赞美并祈祷;又为众人祈求和感谢,成为我们为君尊祭司的职责。最后,把其余的血都倒在圣所外的祭坛脚旁边,表明完全牺牲、更新的奉献。我们既已罪污得以涂抹,就当把我们的老旧人和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如此倾倒在十字架底下,使我们活着不再是自己,乃是基督在我们身上活着。

为犯罪的祭司献赎罪祭的程序,到此时已经完成了,因为它是血祭,所以整个赎罪祭在将其余的血倒在祭坛脚旁时就结束了。至于肝脏的脂油和腰子并肝如平安祭那样烧在祭坛上,表明罪既已因血得以赦免,而消除了神的义怒就仍得蒙神的喜悦。所以在弹血、抹血、倒血在神前之后,就把脂油献在坛上为馨香的火祭。

最后处理牲畜的遗体:公牛的皮和肉并头、腿、脏、腑、粪,这是指全公牛,祭司不能享用,因它是赎罪祭,都要搬到营外洁净之地,用火烧在柴上。所谓“洁净之地”,不是在有其他祭献的“倒灰之所”里烧掉,乃是在没有其他祭献的另一处洁净之地烧掉的。因为赎罪祭的灰不可与其他祭献的余物混杂在一起。

2、             会众的赎罪祭

这里“会众”,是指以色列整个民族。

“会众”的意义:“神呼召一群人出来,交付特别任务或召集他们一起敬拜”。新约“教会”的意义,也是因旧约“会众”的意义而表达出来的。神拣选以色列民族,要他们在万民中作属神的子民,要归神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1956)。但若会众犯罪,这就使以色列民族在万民中丧失了作神子民的资格,污秽了祭司的国度。因此,必须要为全会众的罪献赎罪祭。

那么,这里的“全会众”指谁?《利未记》第四章13节里和合本两次都译作“会众”,但希伯来文是两个不同的字,上个“会众”即全会众;下个“会众”是指民众代表的议会(参箴2626;伯3028;诗2222等)。这字后来在新约时代用来称呼最高法庭的“公众”。在《利未记》第四章15节说:“会中的长老(们)就要在耶和华面前按手在牛的头上,将牛在耶和华面前宰了。”根据献祭条例,犯罪者献赎罪祭必须亲自按手在祭牲头上。可见,这里可能是会中的长老们犯罪而影响全会众。例如亚干犯罪连累整个以色列民那样的结果(书71)。长老们犯什么罪呢?“误犯了罪”,可能长老们在某些事上对百姓错误教导,以致使以色列民行错了事而陷在罪里。所以起先“是隐而未现,会众看不出来的”,直至他们陷在罪里时,才知道这是罪。“会众—知道所犯的罪,就要献一只公牛犊为赎罪祭”。

为“公众”的罪献赎罪祭的程序与犯罪的祭司所献的祭是相同的。大祭司将公牛的血弹在幔子上七次;抹血在香坛的四角上;倒血在祭坛的脚旁。献脂油烧在坛上也一样,处理牲畜的方式也同样,把全公牛尸体收拾起来,搬到营外烧了。唯一的分别是由会众的长老代表全会众按手在祭牲的头上,把公牛宰于耶和华面前。由此可见,会众犯罪与祭司犯罪是同样的严重,因为全体以色列人在神面前就是一个祭司的团体(出196)。所以也必须用一只公牛犊由大祭司为会众献赎罪祭,神才赦免全会众的罪。

3、             官长的赎罪祭

官长是政界中的人,就是管理百姓的各级官长(出2228)。例如:君王(王上1134)、军中的统领(民116)、千夫长、百夫长、五十夫长、十夫长(申115)、族长(创1720)、支派首领(民23)、家族首领(民324)。官长若犯罪,“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利423),这是无知的犯罪,与本章二节“误犯了罪(明知而不慎犯罪)”是不同的,“自己知道了”希伯来文的句法不是中文的主动自觉知罪,意思是有人使他知道,向他指出错误才知罪(伯624;来313)或神藉着事物使他良心发现(诗1912)。

犯罪的官长献赎罪祭,与祭司和会众所献的赎罪祭不同。不用公牛犊,是用公山羊,这公山羊,希伯来字根意思是多毛,是指一种长毛而卷的山羊,有时也译作野山羊(赛13213414),有时也被认作“鬼魔”的表记(利177小字;代下1115小字)。埃及人拜公山羊,认为是旷野的鬼魔。以色列人在埃及时可能也曾拜过这一类的偶像(书2414)。人常用这种公山羊作赎罪祭的祭牲(利931652319;民7162815222951116)。可见,用公山羊作赎罪祭,是神为以色列人特别设立的,完全没有外邦宗教的影响。但献燔祭和平安祭所用的山羊,都是顺毛的(民7172329;赛111346;诗509136615)。就是以色列人平时常吃的山羊(申3214;耶5140)。官长除了祭牲与祭司和会众的赎罪不同外,第二个不同就是宰祭牲的地点不同,祭司和会众献赎罪祭是在会幕门口宰杀(利44),而为官长或平民献的赎罪祭是在祭坛北边宰燔祭牲的同一地点(利111)。第三个是主礼的祭司不同,为犯罪的祭司和会众献赎罪祭是大祭司,官长犯罪主礼献赎罪祭是普通的祭司。第四个不同是官长犯罪没有一点血弹在幔子上,就只抹血在祭坛角上和倒血在祭坛的脚那里。第五个不同是处理祭肉,前者把全公牛收拾起来在营外焚烧;后者把脂油烧在坛上,祭肉可供祭司享用(利62477)。

这种献祭方法说明官长责任虽属重要,但他们不是圣职人员在圣所内供职,而是政界人物在圣所外管理百姓。可见,教会中牧长若犯罪其影响力更大,所以神对教会内人的要求与对教外人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4、             平民的赎罪祭

在利未记四章二十七——五章一至十三节里,虽用“赎愆祭”一词,但指的是赔补所犯的罪的祭物,因此,也并入赎罪祭内。五章十四至十九节才是正式的“赎愆祭”。

神对以色列的平民献赎罪祭的条例:先认罪,然后献一只母山羊为赎罪祭,这是一般百姓献得起的祭物。祭司用指头蘸血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把其余所有血都倒在坛的脚那里;又把羊的脂油都取下来,如平安祭牲的脂油一样,烧在坛上,在耶和华面前作为馨香的祭,为他赎罪而得赦免。祭肉献祭者不可吃,是归祭司的(利62630)。

贫困的人献赎罪祭,他的力量若不够,献不起一只山羊,可用两只斑鸠或两只雏鸽,一只作赎罪祭,一只作燔祭。但这两只鸟并非成为两种不同的祭,而是按照两种不同的祭指示而献上。按赎罪祭的方式献的那只鸟,祭司把鸟的头揪下来,“也把一些赎罪祭牲的血,弹在坛的旁边,剩下的血要流在坛的脚那里”。因为鸟的血不多,因此器皿的血量不足以指头蘸血,然后抹血在坛的四角上,所以只弹在坛的旁边,其余的血流在坛的脚那里。至于另一只鸟以燔祭那样处置,是烧在坛上,没有这弹血的程序,只须把血洒在坛旁边。最贫苦的人献不起斑鸠,可用细面伊法十分之一为赎罪祭。细面是以色列人的主粮。伊法十分之一,又称为俄梅珥,相等2.2,是一个成人的食量(出1616)。“不可加上油,也不可加上乳香” ,因它不是有素祭象征喜乐的这两种配料,乃是伤痛悲哀的赎罪祭。祭司要取出一把细面烧在坛上,献给耶和华,为他赎罪。他必蒙赦免。剩下的细面归与祭司。根据赦罪的原则,“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但因圣洁公义慈爱的神,对贫苦的人满有体恤的心肠,而为他预备赎罪的方法,使得经济不成为属灵追求的要素,而使穷苦人都可以获得赦罪之恩典。所以,细面虽无血,也能代替牛羊而其功效是具有血牲畜的地位,也符合律法的代赎精神。

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曾献了赎罪祭,他不单是为以色列人的罪,也是为普天下人的罪(参约壹22)。就是为普天下君王到平民百姓所赐的救恩。但对被赦罪者有不同的要求,就是按地位高低而定。因为地位高关系重大。地位高的虽与地位低的犯同样的罪,但地位高的其犯罪的影响比地位低的大,所以神对地位高的赦罪之要求也大。正如我们传道人和长执若犯罪,影响力比信徒更大,信徒犯罪不过其个人受影响,但牧长犯罪就会影响到整个教会。所以保罗提醒年轻的传道人提摩太说:“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提前412

三、赎罪祭的果效

旧约献牛羊为赎罪祭之所以有赦罪之果效,这并不是牛羊的血具有什么功能,其实牛羊的血不能除掉人的罪(来104),乃因牛羊献为赎罪祭是为基督赎罪祭的“形状和影像”(来85)。因此,每次牛羊被杀献祭时,其实是隐藏在牛羊为赎罪祭背后的基督在受苦,因为他是从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参启138),“就必多受苦难了”(来926),所以基督藉着牛羊为赎罪祭而显出赎罪的果效。

耶稣基督既是“从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所以自从人类的始祖亚当起,直到世上最后一个婴孩出生为止,基督赦罪的宝血,不但足够,而且有余。因为不是用牛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来912)。为什么基督的宝血永远赦不完、永远新鲜而不干,是因为基督是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暇无疵献给神(来914)。基督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又是那永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启11718),所以,他所献的赎罪祭,就从永远到永远,是有功效的。正如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之后的手上“钉痕”和被枪刺的“肋旁”而仍然开着(约202527),到基督耶稣再来时,连刺他的人也看见(参启17),直到在永世的国度里还是称为“羔羊”(启21142223272213)。但在永恒里,羔羊不是为救赎,而是为纪念羔羊的救赎。所以,“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来925)。

感谢神,他差爱子基督耶稣道成肉身,而为全人类的罪献为赎罪祭。钉死在十字架上赎尽了我们从始祖亚当带来的原罪,更消除了我们的本罪,并且成了我们永远有效的赎罪祭。只要我们用信心的手按在祭牲——耶稣的身上,承认我们的罪,主耶稣必能担当我们的诸罪,这赦罪的恩在我们心中,是永远有能力有功效的。

上一篇:赎愆祭
下一篇:使徒行传系列查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