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杯满溢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福杯满溢>

传福音是你怎么把神活出来——麦子一家非州宣教奇遇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7-01-05 点击:

麦子在非洲宣教差不多有20年,最开始是在非洲宣教。大概是1983年的时候,夫妻两人一起去到非洲宣教,那个时候还没有孩子,孩子也是在非洲出生的。1978年在韩国读书的时候,接触到很多非洲来的同学,他们都觉得韩国的教会好多而非洲太少了,所以就特别希望能有一些人到非洲宣教传道。

在非洲的农村没有水,没有电,没有医疗设备以及医生。用水的话,就是挖一个水井,在雨季的时候储存一些水,然后可以帮忙度过旱季。因为当时是在非洲的一个部落里,就学当地的部落语言,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水井就是在当地人的帮助下,在家的附近挖的。他们很好,很热情也很乐于助人。

非洲人很友善也很单纯。因为在非洲呆了很多年,而且儿子也在那边出生,他那边的语言讲得很好,我们也就变成非洲人了。非洲人很注重家庭和群体的,一个村子一千多人就好像是一个大家族,所以我们在那里也被他们当做自家人。因为我们来到他们中间,他们非常高兴,还说将来要我儿子做村长呢。在村子里,只要芒果熟了,我们是第一个吃的。也就是说,其实非洲人并不像我们平时想象的那样野蛮粗俗,而是非常善良热情,而且他们之间彼此相爱。村子里如果有一个人生病,那么其他人早上起来下田之前一定会去看望一下他的,晚上从田里回来也要去问候他。他们很注重关怀,有一个小孩子生出来,大家虽然都很穷,还是会把衣服啊,尿布啊拿出来。他们非常相爱,彼此很照顾。他们的很多行为很符合圣经的,就是很愿意分享,彼此帮助。他们很注重人际关系,对于钱不是很看重。有时候帮忙干活或许会有一些劳务费,但是他们来干活并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爱你。不爱你的话,他们是不会帮你打工的。

我们一落地,宣教士的差会就有配一些人一起来接飞机,刚开始我们看到黑人觉得每一个人都一样,分不清楚谁是谁。其实在我们去之前,差会已经做了一些工作。我们有个名为ELWA广播电台在那里,中文的意思就是神永恒的爱要得着非洲。这个电台很有名,因为我们是用土话来广播的,所以他们听到后就写信来说,他们有人信主了,还有的在读电台的函授课程,需要教授圣经的来帮助。所以,差会就安排一队的宣教士来到镇上,分配不同的人到不同的村子。当然,到哪个村子是要自己找的。

我先生找了一个会当地土话的人骑着摩托车去找需要服侍的村子。有一些村子说我们是回教的,不需要。还有一些说我们已经有宣教士了。于是一直找,直到找到有愿意接待我们的村子。有一天,我先生找到一个名为paulowu的村子,我先生说正好音译成中文是保罗悟啊,呵呵,保罗醒悟的村子。那个村长很高兴地接待,他们那里的规矩就是这样村长如果不接待,别的人都不理你。要村长先来接纳你,然后把你带进去介绍给长老和其他人认识。那天村长见到我先生很高兴,说你是我们的老祖宗去到中国然后现在又回来。而且送了一只活的白鸡给我们,代表我们要建立友谊。村长说,你一定要来我们的村子啊,我们听到了广播,我们很需要你。而且告诉我先生说,村子里的一百多间房子,随便你选,只要你看上我就叫别人腾出来给你们一家人住。后来,我们租了一套没有人住的新房子住了下来。

真的是很感谢主,在神的带领下麦子一家来到了“保罗悟”村。

必有神迹奇事随着

我们进到村子里面住,村长带领整个村子的人来欢迎我们,送给我们一只羊、一大盆的米。

第一件事的发生是有一天一个年青人踢足球的时候腿断了搬到我的家来(非洲人非常喜欢踢足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把我们一些急救的书有图片的拿出来,还拿了一个锯子把一些树枝砍下来固定他的腿。然后就为他祷告,希望有一部车来把他带到医院去,因为那时候已经傍晚,没有什么车来,结果神真的听了祷告,不到5分钟,就有一部车把他带到医院去,后来他的腿就痊愈了。

接下来我先生开始认识了他们那里的校长,他那里需要有人教英文,我先生就这样被邀请到他们学校去教英文,我先生教圣经、教唱歌,我呢在那边就是家庭主妇,因为在那里没水、没电,所以在那里生活要砍柴、烧水等花很多时间。而且村子里常常有人生病,在那里没有医生,医院又很远,所以人都很容易死掉。有一次神给我开路做医疗工作,其实我也不是护士,只是受了几个月的训练去照顾自己的家人。第一次的经验就是有一个老太太快要死,他们就来找我,我就祷告,圣灵就告诉我她不死,我就告诉他们不要把她放在地上,我摸她,知道她是肺炎,我就把她放到床上,给她喝一点热水,拍痰,又给她吃药,然后又为她祷告,第二天再去看她,感谢神,她退了一点烧,三天以后就完全退烧了。因为这个缘故,他们一有病就来找我,我就这样做了赤脚医生。就这样,我先生教圣经,我做医疗的工作,这样配搭起来,就有机会给他们传福音。

刚开始他们没有自己语言的圣经,我们是一个团队的,有宣教士做翻译圣经,第一个翻译出来的就是创世记。他们会讲,但是没有写的文字,所以宣教士就学他们的语言,然后造字,再翻译出来。

我是经常接触妇女,所以比较知道村里面发生什么事,我就会告诉我先生,我们一起去探访他们,帮助他们,也开始有人有心去了解福音。有一个信徒刚盖好了一个新的家,拿出来做聚会的地方,所以每天早晨他们去田里工作之前就来聚会,晚上工作回来聚会完就回家,就这样每天两次的祷告。还有在教育孩子方面,乡下学校是不行的,所以就变成我要在家里教他,我教他教到5岁半,然后就送他到首都差会的学校读书。

我的孩子1984年出生的,其实就是在去非洲之前就已经有小孩子了,分娩是在差会的医院。生完之后,我就把他抱回去抚养,所以他是从小就跟非洲的小孩子一起长大,所以他的个性是很非洲人。

传福音是你怎么把神活出来

非洲有些人信回教,其实他们的传统宗教是拜邪灵的,他们有一个组织叫“秘密社会”,每一个男的是属于男的这个秘密社会,女的是属于女的那个秘密社会,这个秘密社会是夫妻不可以讲他们做什么事情。他们小孩子从小就进到树林里面,有秘密学校的训练,他们有很多训练的,不但训练他们怎么做镰刀等一些农业的工具,怎么盖房子,还学习他们宗教祭祀的一些礼仪。一到晚上他们有一些带着面具的鬼出来,所有人都不可以开窗户看的,乡下的房子都是木头窗户,如果晚上是男人的秘密社会出来活动,整个村子里属于那个社会的都要出来,女的都要被关起来,他们做什么活动不能给人家看也不能让人看,是秘密的宗教活动。

我们中心有个弟兄他也是秘密社会的,他信了耶稣,他就跟村长讲自己已经信了耶稣,生命有了很大的改变,现在不能再参加而且要离开秘密社会。但他们说不能,因为你知道了很多东西,你离开了很容易把东西告诉别人。所以长老跟那些人就审问他,审问时就说他要离开就要他死。就要把他绑在树林里面,让他饿死,他说可以。他说:“死也不怕,因为我死了我知道我的灵魂要去天堂。我了解我经历到耶稣是那么的真实在我的生命里面。”他生命有很大的改变。村长都知道他是真信耶稣的,不是要求好处,看着他生命有很大改变。本来把他在树林里绑住活活饿死,结果后来就饶了他。这个弟兄后来成为村里教会的领袖,他的家拿出来,他非常好,也是村子里外地来人的一个父亲,招待、看顾外地来的人。他是个非常难得的老人,他很特别只有一个太太。在他们的文化里面对外地人是他们是很接纳、很好客,很像中国人,跟中国文化也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因为都是农业社会。

我们要跟他们有好的关系,比如回教的祭祀有好几个太太,很多孩子,他来看病我就给他看病,他要是出远门,求我为他祷告。他们不是像我们现代社会这样,我们不同宗教但是和睦同居,也能够彼此尊重,他叫我去他的清真寺给他祷告,我说不需要我的神是无所不在,既然你来到我家,我就在这里给你祷告了,给你出远门平安,也让你的家人平安。其实最主要是跟他们的关系,你爱他们、关心他们,他们不会拒绝。宗教的对立、不同不是那么尖锐,那个地方人与人之间是非常和睦、友好的。不管你信什么,从哪儿来的、是什么皮肤、说什么语言,他们都是很相爱、很接纳的,这是他们当地特有的一种文化。

每个人都有寻求真神的心,因为神就是把灵放在人的心里面,他们虽然拜邪灵、回教,他们这些都是传统的,因为我们人都是跟传统,上一代是这样下一代我们就跟着来,其实对这个神是完全不认识,但是心里面就寻求一个真的神。有这样一个机会,我们跟他们接触,让神介入他们的生活,给他们关怀和爱。我就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老远来到这个地方,不为什么,只是神爱你们,把我们差来,跟你们分享上帝的爱。”传福音不是用嘴巴,要你的生活。他看不见神,但是他看到你的生活,你怎么把神活出来,这是最重要的传福音,在这些落后的地方,他们不是要听什么高深的理论、教义,他要看你所代表的神,你怎么把他活出来,要看生命的方面。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知识、文化,一些神学的知识对他们很难理解,他们比较注重的就是我们实际的生活见证,你的见证好、活出来的生命好就是信仰好,这方面非常重要。

讲一个回教徒的故事,回教徒很不容易信主,因为他们有好几个太太,但是我们觉得非洲人还是很单纯,回教只是一种传统仪式,信了回教可能会有些好处,很重要一件事情就是说他真正的寻求神,他跟神通上电。有一个回教徒来参加我们早晨的祷告会,非常想了解神,这人很特别,他只有一个太太,两三个孩子,他们通常在九、十月份没有东西吃,就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因为他们每年割一次稻米,所以非常忧愁,通常一个男的要担起一个家。太太告诉他,今天最后的煮完,明天没有米了,他就要想办法。我们宣教士就要教导他,给他米没有用,我有一天会走,他总是要学会依靠上帝,所以我们只是为他祷告。他那天晚上做梦,他就说今天从田里面回来,稻米还没有熟,可能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熟,但是梦到田里稻米熟了,他就醒了,把他太太拍醒去割稻子了,因为已经熟了,他太太说没有,昨天从田里回来都没有熟,怎么可能熟。他们正在讨论的时候,就有人敲门,是太太的娘家人哥哥,他的稻米熟了,请他们过去帮忙收割。非洲人是这样彼此帮助,你的田熟了我来帮你,你来帮我割稻米,我也分点给你,我来帮你也是这样。他们就高兴,真的看到稻米熟了,虽然不是自己的,但是是娘家的亲人,他们就去收稻米,也有饭可以吃。他们经历神的公义,宣教士给钱没有用,在非洲更多的是需要信心的操练,靠信心和祷告经历神奇妙的供应和带领

传福音是要生活在一起的,跟我们相爱的或者你想传福音的对象要有关系的。

简朴的生活带来有爱和谐的家庭

在非洲的村子里,家庭生活有很大的好处。有人觉得我们的生活很简朴,因为生活很简单,什么都没有,只有人打到猎的时候才可能有肉吃。但是很感谢神,这样的生活让我们的家庭很有爱很和谐,因为物质的生活并不能带给家庭幸福,今天很多人追求更物质、更丰富、更高的享受,更多的机器,更多的家具,但是我们在简朴的家庭生活里面彼此相爱。

在教育孩子的事情上,从身体来讲,我们没有医生,就是靠祷告。我的孩子有哮喘病,从小就有,在20年前也没有喷雾,我们只能吃药丸。可是药丸要45分钟才有效,我们就用最原始的方法,煮一锅烫的开水,倒在桶里,用很大的毛巾盖住头,用水蒸汽打开气管,这样我们只能祷告。

孩子也跟着我们祷告,现在我们到了先进国家,一有病也是先祷告,而不是先找医生,祷告是最有效的,起码我们知道神会帮助我们。耶稣不但是传福音救人,在耶稣的事工里有一项是医治的事工,所以还是需要神来帮助我们的。有一次我孩子在春节的时候脱臼了,我们没有电话,从村子去找医生有12公里远,那里的道路高低不平,对我们来说是很远的距离,并且医生不在的时候非常多,他经常要跑很多镇。那个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不能去,我们就祷告,第二天我们去的时候,他真的在,这个就像中大奖了一样,真的很感谢上帝。

后来他离开家去首都读书,住在一个美国人的家里。他是有哮喘病的,我们都很担心,但是上帝真的很奇妙,负责接待他的那个家庭有两个孩子,加上父母一共是四个人,但四个人里面有三个都是哮喘病。并且那家人的邻居是个肺科专家,主要是治哮喘病的,感谢神让孩子住在这里。

我们送孩子去读书也学习了一个功课,父母能够为孩子做什么呢?有些东西你做不到,你的力量非常有限,我们是人,要交给神。就像我的孩子中学读完了,神就安排我们来加拿大,让他能够来这边读书。我儿子说:“神怎么这么好,让我可以来这边读书。”我没有钱供他读书,但是你看现在,不但我儿子来这边读书,而且我还陪着他来读书,上帝是有供应的。上帝很奇妙,上帝爱我们的孩子超过我们,上帝给我的孩子的超过我们能够给的,所以要学习把孩子交托给上帝。

其实一个人成长的环境对他是有很大影响的,我的孩子是在乡村长大的,虽然经过很多的贫穷、辛苦,但是他的心里有很大的满足。他也很节省,两双鞋,一双冬天的,一双夏天的,几件衣服,就是这样。并且他非常成熟,跟一般的年轻人不一样,本来是不好的环境,却造就了他,让他有很多很好的品性。

关于我们夫妻的生活方面,因为在非洲的农村,除过我们两个就是孩子,没有人能够讲我们的话,我们不能跟别人讲我们的心事,他们也没有去过我们国家,所以就变成我们夫妻是唯一的沟通。孩子也是,家庭关系就很亲密,因此,在这个离乡背井,没有人跟你一样的地方,对我们来说很好。非洲的时间不是那么忙碌,我们有时间去过家庭生活,也没有电视,没有购物,也就有了更多的交流,更多的彼此相爱,更多沟通心意的时间。

最后给大家讲一个笑话,我先生说非洲以前是“黑白”电视,因为过去的宣教士是黑人和白人,而我们是黄色的,当我们去了非洲以后,他们就开始有了“彩色”电视。有些宣教士也讲我们中国人的文化和非洲的很像,透过我们这些亚洲同工可以更好地了解非洲文化。所以我先生说,我们的差会在非洲不再是黑白配,有彩色电视可以看了。我们虽然是作为第一批到非洲的传教士,但是很感谢神,我们有很多的学习,在神的爱里有同工。

上一篇:丰台堂“感恩十周年”家庭事奉榜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