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杯满溢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福杯满溢>

“一个活在膝盖上的基督徒”——蓝志一的见证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17-02-27 点击:

今天有一位弟兄从苏州来,他多年来办一孤儿院(初名信心孤贫教养院,现称希伯仑幼幼院),始在武汉方面,后迁苏州。他在这工作上学习事奉神,颇多对付,在认识神的事上,也有很多实实在在的经历,他曾和我个人谈过几件事,我深知道这工作是神托付他的。今天邀他向我们作见证,这位弟兄就是我们大家熟识的蓝志一弟兄。

在这非常时期,大战的日子,地上充满了黑暗艰难,人在困苦中,以为神隐藏了,不独外邦人在说:“你们的神在哪里?”甚至许多神的儿女也竟疑惑神的爱、神的能力。他实在我们所事奉的神,是永活的神!他的爱,他的能力,丝毫没有改变,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幼幼院成立于武汉失陷之际,那时,当地的弟兄们都避难西迁,地方秩序未定,长江封锁,汇兑不通,在这样毫无依据,毫无援助,非常恶劣的环境中,神多年来藉着神迹供给我们养活孤儿,从来没有误过事。若有误事的时候,不是神误事,乃是人误事。今天俞医生要我作见证,我只说几件事证明神是永活的神,不改变的主。若是我们单纯地依靠他,忠诚地顺服他,他必不向你隐藏。

在一九四〇年的秋天,其时我们院在武昌。一天,我刚刚为院买好二十石米,每石三十二元,过了几天,因事来汉口,遇到一位弟兄,又托我买二十石米,并说明系送给我院的。感谢神,他赐丰富,并不偶然,我回到武昌,就接到武昌救济会的通知云:“本会得关系方面许可向第一纱厂运柴煤二百吨,以半数应市销售,(适时武汉闹煤荒)半数配给教会机关慈善团体。每吨价若干。限期检缴现款定购,逾期不购,就无法购买了。”当然以常识来说,买煤的机会,千万不能错过,何况正闹煤荒呢?但是我们买煤的款项,没有预备,在限期内,我们并不着慌。我们祷告,等候神,仰望神的供给。一天,二天,光阴易逝,转眼限期最末的一天来到了,人也开始筹划了:“以为米并没涨价,院中尚有大量的米,错过今天就买不着好煤,何不先挪汉口米款来定煤呢?”人经过了内心的挣扎,外面的彷徨,终于在最后的时间里,挪了米款,定了五吨柴煤。煤是定了,人作错了神的事了!不数日米价大涨,一涨就是一倍,由三十二元涨到六十四元。第二年的春天,且发生粮荒。煤呢,预购时,本说几天内就可运来;谁知一月不运来,两个月不运来,过了三个多月才运来。运到时,正值冬令,救济会因须用堆煤的处所,充作施粥厂煮粥的用场,运到的煤无法存储,必须立时全部售出,于是公开发售,非预定户也能以同样价钱,自由购煤。赞美主,这样,人的大错才露骨的显明。这次失败以后,再有难处,就不常摇晃了。人应是神的仆人,不该作神的参谋。

太平洋战事爆发的那一年农历除夕日的前一天,腊月二十九日的那天,家家户户准备度旧历年的时候,我们正好食粮已尽,囊内钱空,明知除夕一过,有钱都买不到东西,年内有供给来吗?希望是很少的。时辰已到二十九日下午了,同工们聚集在办公室,并不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难关在眼前,里面却都有安息,也没有筹划人的办法。正当这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来了两位面生的客人。接见之下,他们也不说明来意,就要参观。我满腹疑云,心里稍微有点忐忑不安,暗忖道:“怕他们是来要占用房屋的吧!”引他们参观后,他们才说明来意。他们说:“我们从没有听说有这个地方,我们系从汉口负命专为代送几笔款来,因时候已晚,我们要搭末班轮渡回汉口去。”赞美主!送款的人,我们至今也不认识。除夕日的上午,我们上街,买了米、赤豆、果品、菜蔬,丰丰富富地过了那一次的新年。在他没有不能的事。

一个主日的早晨(我们已经搬到苏州来了),管钱的姊妹来说:“草只能烧午饭,今天若吃荤菜(大概我们主日总是肉食),只够买一日的菜,如吃素菜,明后天还可维持。”我想了一想道:“还是不替神打算盘,该荤食的还是买荤菜,尽所有的用完算数。”当时并没有计算到晚饭草不够用,不止明天无钱买菜哩!

午后神差来一位弟兄远道来苏州,送来一笔款。据弟兄见证说:“他一周前,就受引导要送款,今天才有机会。”神的供给来时,夕阳已经西下,同工们知道时候已晚,买草不易特分头上街四处寻购,一个大的学生走错了路,遇上了两挑草正待售主;草买来了,不快不慢的接上炉灶里末了一把火,烧熟晚饭。哦!神的预备,常在最后的一秒钟,才向人显现。

去年刚交冬令的时候,一个礼拜六的下午,阴霾四布,气候有急剧转变的征兆,且有雨意。我正给孩子们剪发,一位院落住的邻人,叩门而入,手里拿着一束钞票,一见面就问院里可要买草,他明天下乡装一船来街,预购的先付三分之二的钱,还有二十担的额,可以让院方认买。我当时只记得院里存草无多,大约仅够两天用;今年冬草还没有预备,竟忘了现在手中并没有钱,而随口答应,要。就问一同事私人借了四分之一的现金,开了四分之三的支票,凑成二十担草价的三分之二的钱数付给他。等他走后,我猛然一醒,我手中既没有钱,现款系问同工借的,支票亦系透支,为什么借钱买东西呢?当即认罪祷告,晚上召集全体祷告。我认罪后,立刻对付,对同工说:“你出的钱,作为草是你买的,开出的那张支票,明日去收回。”第二天主日,一早下雨,主的话一直在我里面“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既已认罪,离弃不可迟缓。趁早我就冒雨出城,找那位邻人去讨回支票。哪里想到一到那位办事的工厂里,那位还没有等我说明来意,他先对我说:“蓝先生!草已经给你们买好了。”他的手向河边一指说:“就是这一船,等天一晴,就放进城起卸。”他又说:“我昨天从院里出来,到厂里就看见这船草,问问价钱比下乡买还要合算,所以就替你们买定了。”我听了他的话,当时一呆,心里暗想“如此安排,必有神的美意。”随即返院召集全体祷告说:“如果这船草是神为我们预备的;第一,求神使天放晴。第二,求神在草秤了之后,算帐时能付得出草款而不是欠债。”感谢神!当日天晴了,下午草船开进城。第二天上了一天的草,第三天继秤未秤完的草,当晚必须算帐;可是第一天,第二天丝毫没有看见神的预备。第三天的下午,还有一弟兄家中传福音聚会,我心里想:“如果今天神的供给不来,算帐时就要塌台了。”跪下祷告,赞美主,里面深处有极深的平安,且有主的话(罗4:20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下午照常去传福音。那天灵里并不受压,散会后,归途中一直要唱“或这样,或那样,主总必预备在主所定的时候,主总必预备”的那首诗,欢喜快乐走到家。

一进门,开门的学生对我说:“今天有银行送汇票来的。”知道了草款已有半数的预备。明天中午(第四天了),草船老板才来算帐,刚刚结好了帐后,有人敲门,又是一张银行汇票送来,数目正好,付草款,还有点余裕。并且这笔汇款系从一个向无来往的小地方,藉一素不相识的弟兄寄来的。这次神为我们预备的草,足够一个隆冬之用。看见神所作的,只有俯伏敬拜。

一天的早晨,我在园子里摘苋菜,因为手中的钱不够买一餐素菜;但是同工及院生皆不知底细。我一心仰望神,想到慕勒先生说过的话:“一千次的试炼是九百九十九次,加上一次,是带来祝福的。”就安心等候神的祝福。果然下午二点收到一份汇票,系千里外的一笔款,转托较苏沪三倍远的一地方由银行平信汇来的,汇款的日期,距收款日期,仅隔了一天。其时苏沪的快信,往往须一周半月方可到达。就是电汇也不能这么快,因为明日系礼拜六,过了主日银行要继续休假三天,哈利路亚!

神不误事,他的国统管万有,所以我们平日电信的快慢,皆是掌权在神手里。

(选自基督教经典文摘)

 

蓝志一简介:

蓝志一(1908年—1989年),江苏泰州人。蓝志一年轻时进入上海福音书房工作,1937年抗战爆发时去武汉开展,兴起了当地的地方教会。蓝志一曾在苏州开办了一所孤儿院。这个孤儿院没有任何固定的经济来源,完全是蓝志一凭信心开办的。蓝志一是一个极其虔诚的基督徒,“一个活在膝盖上的基督徒”,经常与人一见面,不是先谈话,而是先一同跪下祷告。

上一篇:传福音是你怎么把神活出来——麦子一家非州宣教奇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