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以琳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玛拉以琳>

我婚姻的见证

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中灵 时间:2008-08-25 点击:
婚姻是神赐予人的,那么,怎样的婚姻生活才能体现神当初设立婚姻的本意呢?
很多弟兄姊妹的另一半还没有信主,夫妻间时常吵架,他们看见信主的夫妻一起来教会敬拜神,就非常羡慕,心想:要是我的另一半信主就好了。他们也一直向神祷告,好象神不理不睬。但是也有的夫妻,都信主了,仍然会吵架,为什么呢?这几天,圣灵一直催促我,要我把我与我的另一半的故事写出来,与弟兄姊妹一起分享。也盼望还未信主的朋友,借着我的故事与我同得这福音的好处。
1978年,我十八岁,由父母之命、媒约之言定下了婚姻。我当时的唯一条件是:对方要有高中毕业。正好,她与我同岁、同校,小我一届高中毕业,我是七七届,她是七八届;在学校时,我们并不认识。相亲之后,我就点头同意了。同年年底结婚,结婚前,我们只见过三次面,说过几句话。
1980年8月我移民去香港,直到1992年3月,我们才在美国纽约团聚。这12年中,我们基本上是分居,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一年半,最长的一次分离是五年零两个月。这一种夫妻生活,对美国人或中国的城市人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但是,在美国第一代非法偷渡的福州人中,我这种情况是非常普遍的。我还算是很幸运的,因为很多人都是三十多岁才结婚;我们虽然结婚早,但真正的婚姻家庭生活是从九二年才开始,我也当作三十二岁才结婚吧!
在过去的12年聚少离多的日子里,我一直努力奋斗,追求上进(当然是在世界知识方面,因我那时还没有信主),而她基本上是不读书、不看报,停滞不前。她九一年在香港信主,但我从没有见过她读经祷告。
来美后,她身体一直不好,去检查又没有病,做工又全身不舒服。在服装厂只做了十来天就不做了,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家带孩子、做家务。她自己说是贫血,精神衰弱病。我从来没有说过她,只有努力工作养家。可是她很容易发脾气,还经常骂我。冷嘲热讽,骂我无用,没有赚大钱,没有开餐馆当老板,别的男人有怎样怎样的本事,骂我是最没有出息的男人。九三年我们生了第三个女儿。福州人比较重男轻女,很多人一定要生男孩的。因为没有男孩,她就骂,说:如果我是你早就去自杀了,还有脸见人?如果我嫁给别人,早就生男孩了。真是岂有此理!我怎么想也想不通。是男人都会生气,我就与她理论,但越与她理论,她骂得越难听,我百思不得其解。
妻子骂丈夫,不外是:好吃懒做、不顾家、有不良嗜好(比如抽烟、喝酒、赌钱)、乱发脾气、半夜三更才回家或是在外过夜等。可是这几样我统统没有,我工作努力,正常工作之外有时还要加班。可是工作回家还要挨骂,真是很难忍受。而且她还专揭我的伤疤,与别人说起我的伤疤、丑事她最高兴,别人一表扬我她就不高兴。亲爱的弟兄姐妹,你见过这样的妻子或丈夫吗?
她的亲人中,有人这样说:你为什么不打她?也就是说她的亲人都认为她是该打的,可见她多让人受不了。按世界的标准,我至少有一百个理由与她离婚,就是按信主的婚姻讲座的标准,我和她的夫妻关系也是属于危险区了。
世界知识是什么?如果我们的生命没有改变而只有世界知识的话,我们就会变得更自高自大,更狡猾,更瞧不起人,更会计算人的恶;世界的知识越长进,我们与另一半的距离就越大。这就是我信主之前的君子风度,我也不跟她大吵,也不会打她;但是,她骂我一次,我就多了一份我可以离开她的资料;她越骂我,我离开她的理由就越充足了。真有一天我们离婚了,别人会议论说,是她太坏了,我并没有错,是她不配作我的妻子,是她没有福气。
感谢主,感谢我们的天父,赐下指导我们生活的圣经。当我信主后在读经的时候,神的话进到了我的心中: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记2:24)
  要喜悦你幼年所娶的妻。(箴言5:18)
  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马可福音10:9)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书13:4-8)。
我们口口声声对另一半说“我爱你”,但我们到底爱了多少?什么是爱?我想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明白。
上帝说:我以永远的爱爱你 (耶利米书31:3)。我本是不配的人,死在过犯之中,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了救我脱离死亡与离开罪恶而舍身;我也曾像保罗这么说过:我的旧我已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既然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我为什么不能以永远的爱爱我的妻子呢?何况我们刚结婚时还是相配的人。
2000年5月16日,是我三女儿七岁生日,是星期二,陈召清牧师来教会带领查经,我在距离家中50哩外的地方工作,因每天塞车,路上来回要三个多小时。我五点半下班,到教会差不多七点多一点,心想查完经后,再回家庆祝女儿生日。九点左右,查经结束,我与弟弟还有另一位弟兄一起回家吃晚饭。
回到家,我太太看见我回来,还带一个弟兄回来,就大发脾气,把好端端的饭菜统统倒掉,一边倒一边骂:信主这么好,去教会吃,不要回家吃,今天女儿生日不回家陪女儿,还去查经,迟早变成神经病,明天还要那么早上班,那你也不要吃饭,主会给你吃!
我首先跟她说:对不起,也跟这位弟兄说对不起。后来我与弟弟和这位弟兄一起去店里吃饭,吃饭后回来已是十一点,第二天早上六点钟我还要上班,但她脾气还没有消,开电视机、录音机,很大声对我说:不让你睡觉,你不是有主吗?不睡觉明天照样上班。
我心中一直跟主说话,求主帮助。我一点都没有发怒,一样平安喜乐,我弟弟过意不去,从房间出来,想为此而说些什么;二女儿都急哭了,也想说什么。我说,都不要说,进去吧!你们唯一能作的,就是跪下祈祷。
她却越骂越厉害,她说:你去吃饭的时候,我把你听道作的笔记撕掉了,还有启导本圣经也撕掉了。我真想冲下去看,然后打她。但是我马上想到主,主对我说:“这是魔鬼做的,不是她本人做的。”我不动声色,心想:笔记,我还可以补记,启导本圣经我还可以再买。她实在没有办法,就用拖鞋打我,我也没有还手。到凌晨一点半,她累了。我祈祷说,主啊,请让我好好睡觉,明天还能上班。
第二天下班回家,我又叫她,好象昨天没有事一般。她说我脸皮很厚,二女儿也问我,“爸爸,你为什么都不生气?”我用一个她最容易明白的道理比喻给她听:如果有一天,你身上有一万元现金,你非常高兴,哼着歌准备去买你要的东西。出门的时候,有一个人过来与你争吵,只为了三十块钱,你为了节省时间,也不管谁对谁错,你就给了她三十块钱,就走了;又来一个人,为了五十块钱,你也照样地给他...,当我们有了主耶稣这无价之宝,我们还会去斤斤计较吗?况且,他拿走的,主耶稣又加倍补上,我们永远都是丰富的。
还有一次,有一位弟兄打电话给我,我们正在分享神的道,可是她竟然把电话线拔掉。我知道是她做的事,只好插上线头后对弟兄说:电话坏了,我们以后再说吧!亲爱的弟兄姐妹,这就是与我一同受洗归入基督的妻子!有的弟兄姐妹说:这就是我的十字架。
但我不把她当作十字架,我认为是神借着我太太来磨练我,把我所谓属世的骄傲本性、男人的“气概”、男人的“自尊”、男人的“面子”统统磨平、磨光。所以,她越“坏”,我就越认为是神看得起我,看我的耐力够不够,直到卑微的我能成为神可用的器皿。
靠着主的怜悯,无论何时,我都有平安喜乐。感谢主,圣经真是天下第一书,只有圣经、唯独圣经真能帮助我们、解决我们的问题。你越读圣经,就会越爱你的另一半;属世的书,你越读越嫌弃你的另一半。金钱,地位,权力越丰富,你也会越嫌弃你的另一半。我按着圣经的教导,无论她对我怎样,我还是以永远的爱爱她,专心仰望神的奇妙带领,因为“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55:9)
有一天,神的灵感动我说:你要去读神学院。我马上回答: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读神学,不要说我太太不许可,经济也不许可,因大女儿读大三,二女儿次年九月也该读大学了。我就暂时不去想这事了。
过了几天,我太太跟我说,“你信这么好,这么积极,为什么神不让你早日调回来工作,就不要来回三个多小时这么辛苦,又可以多一点时间在教会事奉。所以说,我不是不让你信主,但是不要信这么迷。我想你还是在邮政局附近租一个房间,不要天天回家这么辛苦。”
感谢神,我突然想到,如果住在那里,我就可以在工作后读神学院的函授课程。读神学不是一定是要当牧师、传道,我觉得每一个基督徒,如有机会都需要读。因为神的道太丰富了,我们要受一些神学上的装备。但因租不到房子,这事又放下了,我是想读,但计划再等两年之后。
可是,接着两个月内我突然连续发生两次车祸,人没有受伤,钱倒损失不少。感谢主,我知道主在管教我了。我就跟主说,如果你让我住在邮政局附近,边工作边读神学,首先要让我租到一个房间啊。感谢主,当天就租到一个房间,在一个外国人家里,价钱又合宜,厨房在隔壁,允许我煮东西,方便很多。所以,从九月十五日起,我就开始读纽约信心圣经神学院的函授课程。我太太还不知道。
现在我住在邮政局附近,一个星期回家一、两次。我每天打电话给她。她的性格是:爱在心里,骂在口里。我女儿说,每次电话来,说是爸爸的电话,她都很高兴,也许接过来说得不对劲就骂起来了。下面是她与我的对话:
她问:“本事不本事?”
  我说:“不本事,一点都不本事,但能娶到你这么漂亮的妻子,就是我的福气,所以,我天天感谢上帝。”
  “星期二去不去查经班?”
  “不去。”
  “工作下班干什么?”
  “累了睡觉,有时看看新闻。”
  “有没有传福音?”
  “没有。”
这样她就很高兴。我们谈到的都是张三李四,日常生活的事,从结婚到现在,我们从没有谈过理想,随便聊天可以,但一谈福音,她就骂人。
感谢主,我们全能的父,却借着我太太外表上的“不属灵”和传福音的“绊脚石”,让我能在工作之外,全力以赴的读神学,也能自由地传福音,还能在我回家和上班的路上去看望自己还未信主的朋友。
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的主是独行奇事的主,是复活的主。只要我们顺服主的带领,你会发现,我们人生的路越走越宽敞,越走越喜乐,越走越甜蜜,越走越经历到神的同在。所以,不要以为我太太“不属灵”,如果没有她照顾家庭、孩子,有时还要带一个别人的小孩,我能这样毫无后顾之忧,除工作之外,全力做主的工吗?
以前对我太太,不是爱,是责任;现在,我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尊重、关心、宽恕、称赞,因为人不可能十全十美,我也有很多缺点。圣经说:要看别人比自己强;我太太做家务事井井有条,家中任何一件东西都要问她。现在我能时时称赞她,拥抱她,亲她,像美国的夫妻一样。她会骂,因为我们福州人没有这个习惯,但我知道,她心里非常高兴。
她才四十岁,却常说自己老了,心态大概比六十岁的美国人还要老,而我常常觉得自己很年轻,她就说,如果女儿像你那么早结婚,你早就作了外公了,还不老吗?我就说,不是说女人四十一朵花吗?你还很年轻漂亮,真的,我怎么以前都没有发觉呢?我知道她心里是很甜滋滋的。
感谢主,感谢我们的天父,让我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什么才是真正的美满的婚姻生活。虽然我们结婚快二十二年,但在我说来,我们真正的婚姻生活就像新婚一样,才刚刚开始。我们肉体的生命会一天老过一天,但是我们属灵的生命会是一天新过一天。
亲爱的弟兄姐妹,无论我们身边的另一半怎么样,他或她都是天父赐给我们的白马王子、白雪公主,既然天父以永远的爱,爱我们在先,我们也应该以永远的爱来爱自己的另一半。你迟早会发现你的另一半越来越可爱。只要你能以永远的爱去爱他(她),祝福他(她),我们的天父迟早一定会改变他(她)。
我太太对我吵架时,经常这样说:好,你上天堂,我下地狱,反正谁都没有去过,去哪里都无所谓。你越说属灵的话,她越反对。有一天,神的灵感动我,我对我太太说;“我知道你嘴巴虽然这样讲,心中是爱主的。但是,骂人实在是不荣耀主。只要你支持我做主的工,你在家里也是做主的工,因为我们的天父说过,二人成为一体,我们将来见主面时,我无论得多少分,你都有一半。”我感觉到她很高兴。所以,我们要多鼓励、肯定予我们软弱的对方。
在与我同样背景的同代人中,并没有几个能考上邮政局,我在第一代就改变自己的命运,在美国的政府工作,可是,她还骂我没有本事。她为什么一直骂我没有本事呢?感谢神,敬畏神是智慧的开端,现在我知道了,因为她没有做工,一做工就生病,在福州人眼中认为她没有本事,只是“命好”,所以她要把我骂成没有本事,这样才相配。如果我“太本事”,别人一直表扬我,她就会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所以,我要降卑自己,多表扬她,她就很高兴。感谢上帝,神的智慧使我明白如何理解她、如何建造她。
当我自己顺服神、按圣经的教导来爱自己的另一半时,神就奇妙地作工。一天,我太太牙齿痛,她最怕牙齿痛。弟弟说,看你还要不要骂人。我说:神所爱的,他必管教。她说:这么说神还是爱我。我回答说:当然,神如果不爱你,就不会让我给你骂。她就说:以后我不骂人了,我也要为主作见证;当圣灵感动我的时候,我不用写稿,我可以开口与人分享。感谢主,我早已期望着这一天的来到!
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经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神啊,请你改变我的另一半。而我们的神要的却是我们自己先改变。当我改变了,真正懂得去爱她的时候,她也明显地改变了,我们也能一同跪下祷告了。
前不久我对她说,“我们家里要是能有一个家庭聚会就好了,先从一个月一次开始,如果你喜欢,以后每星期一次。”她同意了。感谢主。今年六月二十日,我们家开始了第一次查经聚会,以后每个月一次。聚会前几天她都会打电话邀请朋友与弟兄姐妹来聚会。看到她这样参与服事,我真再次从内心感谢赞美主。
今年九月劳工节,我们教会举办“家有爱”家庭退修会,在麻省的一个营地,距离纽约要四个半小时的车程。九月一日早上八点出发,三日晚上九点左右回到教会。她来美快十年了,第一次与我和小女儿一起去,非常开心。唱诗,听道,打乒乓球,拔河比赛,她说好象回到了中学时代。我在厨房事奉,因为我们自己负责饭食,共有150多人。
九月二日下午,一位姐妹病了,需要先回纽约。大家都是乘巴士来的,只有少数人自己开车来, 而我是其中之一。几位弟兄姐妹正在商量不知谁送她回家。我妻子也在场,她说,“不如我们送她回去吧!”她来告诉我的时候,我正在游泳。虽然我们有点儿舍不得离开,但通过她的爱心,我看到神实在是爱我们每个人。我四日早上五点半要出门去上班,如果三日晚回家,到晚上休息时至少也是十二点了,也很累了。神让我早一日回家,是让我能好好地休息。我们一家走了,也能留下了三个棉被与毛毯给别人(营地美中不足的是夜晚太冷,有弟兄姊妹带的被褥不足)。神的爱再一次向我们显明了。
我们现在的婚姻生活,不知合不合天父对婚姻的启示和心意,但我还会继续努力,让天父的心意更得满足。
亲爱的朋友,主耶稣是无价之宝,是爱的源头,只有信靠他,你才会真正的爱你的另一半,爱是永不止息,而他或她终会被你的爱所感动、融化。我不怎么会祷告,当我读经时,我每天都这样向天父求:“主啊,我是愚昧无知的,求你让我明白你的话语、你的真理,更让我能够行在你的话中。奉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感谢主!感谢“生命季刊”的弟兄姐妹们的代祷!愿一切荣耀归给我们在天上的父!
(转载于<<基督徒生活网>>)
上一篇:科学与信仰并不冲突—— 一名医生的心理路程
下一篇:寻找就寻见 叩门就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