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以琳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玛拉以琳>

罗献诗姊妹见证系列(四)──主耶稣给我第二次生命

来源:丰台堂 作者:罗献诗 时间:2009-03-18 点击:

我五岁那年秋天的一个傍晚,我的父亲(就是那位我只能叫大爷的老人)用土车,即木制的独轮车,推着一车青萝卜到徐州市去卖。天没亮就走了,一直到晚上吃饭都没有回来。记得我的奶奶一下午带着我到公路上迎三次,都没有迎来。该吃晚饭了,只有母亲(即我只能叫大娘的人)、妹妹、奶奶和我四个人吃。这时天上下着毛毛雨,吃过饭也不能出去玩。过去的农村没有电灯,天一黑为了省油(食用油点灯)就睡觉了。

我家住的是刚刚盖起不到半年的新土坯房。这是三间正房,父母、妹妹三人住西头,中间放的是织布机,东头一间靠南墙是双人床(过去简称大床)。我吃完晚饭(那时在老家吃晚饭叫喝),头枕着奶奶的胳膊就睡觉了。睡得迷迷糊糊时,听到到外面打了两声雷,就听见两声,再也没有听着就睡着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也不知道已睡了多久,像做梦似地听见有很多人吵吵,说的啥也听不清。觉得有人从我前面过,大约过了十几个人,手里的灯都在胸前。我当时像是睡着了,没有睁眼,一动不动也没有说一句话。我不知道自己是躺在院中的石榴树下,天还下着雨,而我浑身都没有一条绒。在那一群人过去不久,只听到我母亲拼命的喊声“我的雪梅哪去啦!”这时我觉得才醒,随口答应说;“我在这儿”。母亲听到我的回声,飞似地向我扑来,她当时上身穿的是带大襟的衣服,解开怀把我抱在怀中,抱到本院西屋三奶奶的大床上。让我走,我能走,让坐我也能坐,举胳膊时只有右胳膊抬不起来,仅能抬到与肩平,我右肘内侧破了一寸多长的大口,有一厘米深,像一个孩子的嘴那么大。当时我妈吓得直喊,问我疼吗?我说不疼。我又说不知道。

当夜从邻村叫来一位老的土医生给我来回动动,又拽一下胳膊,她说没事筋骨都没事,用药抹伤口,包住几天就好了。记得我没有哭闹找妈妈说疼。

处理好我的事才听说,因为下雨我和奶奶住的那边房子倒塌了。奶奶已经在房屋倒塌的时候死在土里。因为从土里没有扒出我来,母亲才拼命地哭喊找我。因为当时床上睡的是两人,老人死了,剩一个五岁的孩子哪去啦,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所以我母亲才拼出命的大喊:“我的雪梅哪去啦。”

这房说也怪,父母亲住的一间倒完整存在,中间这间有家具也没有倒,我和奶奶住的这间房是三面土墙全往里合,把我和奶奶睡觉的床都埋在土里,扒的时候是人用手把土坯从奶奶身上取下来。这时睡的床全坏了,奶奶虽然死了,仍躺在那张床上。我当时是枕着奶奶的胳膊睡着的,扒出的人只有奶奶一个,我却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睡着了。我奶奶死的时候才49岁。

后来我慢慢长大越来越觉得这事奇妙:49岁的奶奶被埋死在土坯里,我这五岁的孩子怎么出来的,有能力逃跑的是大人而不是孩子,何况年仅五岁的孩子,睡着了还能怎样逃。

今天我只能说:我要感谢父神,感谢我主耶稣基督这三位一体的真神,这位全能的父拯救我生命的救主,阿们。

上一篇:一路走来,无限感激——我要带着赞美走下去
下一篇:赞美的生命——苦难中的赞美(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