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以琳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玛拉以琳>

我看见“天使”了

来源:丰台堂 作者:朱晓航 时间:2009-07-06 点击:
阳光下的“凶信”
610中午。那天的天气非常好,蓝天白云,阳光灿烂。我正准备去权红家聚会,忽然收到了丈夫Richard的短信,告诉我他这次的工作又不行了。
我无法描述当时自己的心情,涌上心来的第一个念头是:主啊,上周四(63)祷告见证会,我还为你陪我们一家渡过21个月失业与疾病双重夹击的试炼之后,终于赐给了我丈夫一份工作做感恩的见证……
这做完见证还不到一星期,怎么Richard就又失业了呢?他上班还不到三个月啊。
于是,我跪下来祷告神:“神啊,我虽然不知为什么你这么清晰的带领忽然又出了意外,但我相信你有足够的、对我们这个家庭有益的理由,我顺服;但是,我求你看顾我的丈夫,请你使他非常荣耀地离开,请你充充足足地供给我们家未来一切的用度,因为我们不知这次你又要让我们等多久。”
坐在权红家门前的石阶上,当我跟权红讲述丈夫再次失业这件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很平静。的确,那么那么湛蓝的天空、那么那么洁白的、像大团大团棉花般的白云,飘浮在以色列神脚下如平铺的蓝宝石(出2410)般明媚的空中,如此好的天气,怎么看怎么想都不应该有凶信传来啊!
所以我的心又怎可能糟糕呢?
但是,丈夫再次遭遇失业是真真实实发生的一件于我们家来讲,很大很大的一件棘手的大事!我没有眼泪,我只是担心我亲爱的丈夫Richard的心境,我担心他太过难过、却不忍表现出来,我怕他心情郁结。
虽然我的人是平静的,但我知道这种平静下面一定正酝酿着某种“可怕”:不在沉默中消失,便在沉默中爆发!我只是不知道如果爆发了会是什么样子罢了。
“凶信”的起因
我早早地去54路车站等丈夫,担心丈夫事先没有准备,使得他在办公室的东西一下子拿不回家,心情会更加糟糕。所以我想在他刚一下车就第一时间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再来,因为我是他的admiring wife
使我万分想不到的是:下午刚刚失业的Richard竟然荣光焕发,轻轻哼着赞美主的歌曲,稳步向我走来。感谢主,他的生命不是伪装的。
他说:“我真感谢John Chen(他的基督徒老板),做事非常大气,我们在主里面都谈开了,没有伤害和人为的虚伪跟热情。”
我问他:“既然要离开了,为什么还回家这么晚?”
他说:“我还见了客户,并把得到的资料和信息都留给John Chen了。”
看到丈夫如此平静和大度,我心里也踏实了许多。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John怎么会解雇你呢?”
丈夫坦然大度地说:“美国方面因为经济危机,加之中国对猪流感防范非常严格,使得我们项目中的大型设备都不能进到中国来,而且没有人知道猪流感会持续多久,更没有人知道这个项目到底能上不能上,所以公司决定暂时停止这个项目。这样一来,我就是多余的人了,John Chen的公司这么小,是养不起闲人的;再说,都是主里面的好弟兄,我怎么可以成为别人的负担呢……”
我拍拍丈夫的胳膊表示我听明白了,但丈夫一把抓住我的手,他的手非常有力,主所赐给他坚定的信心和平安的喜乐,透过他的手掌心传递给了我。
我真感谢主赐给了我这样一个坦然大度、大气执着地真心仰望主信靠主的好丈夫啊!
我表现得也很不错:真的一直很平静,而且心中有个很强烈的念头:主啊,上次(之前21个月的失业+疾病的双重夹击)我表现得不好,感谢你给我机会这次补上我的亏欠。
但我还是不可否认,我的平静“超出”了我的生命;
所以我吃惊自己平静的同时,也的确地知道我的这种平静下面一定有事!但我更知道主的灵一直在庇护着我,因为靠我自己,我虽然不会再忿忿不平地问主为什么了,但我很有可能哭、失声地哭、找个人看不见的地方绝望地哭……
天父回复“凶信”
我把丈夫再次失业的事情,以短信的形式发给了我在主里所敬爱的肢体们,很快就有了回复。可是你们知道吗?最晚的、也是最最重量级的,来自于天父最直接的回复是第三天,也就是612日早上7:48:52秒,由主内于我来讲非常敬重的肢体之一刘明姊妹发给了我!!!
这个短信太精彩了,也太重要了,我愿意与你一起分享天父的信实:
“亲爱的,主内平安!早晨为你家祷告,神的带领是:1、以色列民在旷野四十年脚上鞋没穿破,神亲自喂养;2、出埃及在红海边法老的追兵以后必不再见;3、神如老鹰搅动鹰巢,扇动翅膀亲自接着背在背上。你再想想,这是神给的这个顺序的三句话。愿神亲自安慰你们!以马内利!”
6128:8:24秒,刘明姊妹从神那里又得到了这样的启示:
“神所要的是一个婚姻中的誓言:无论疾病健康、贫穷富足、顺境逆境你都一生爱他不离弃他吗?这是对神也是对人。你明白吗?你再问问神的旨意。”
我不知道亲爱的刘明姊妹,在这近三天的时间里,有多少时间不想着我们家再次突然遭遇的这个难题……但我知道她的“以基督的心为心”的爱从收到我的告急短信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地与“哀伤”的我同“哀哭”了。
她若不是太牵挂太担忧我们,一定不会这么早起来特别为我们家祷告,她若不是一直与主同在地长时间为我们家祷告,主不会赐给她这样的启示。
当我读到神回应刘明姊妹由爱主之心所发出的祷告时,已经上午十点了。当时,我正坐在主日学的培训班里,感恩的泪水就这样一下子涌了出来,禁不住在冯指挥面前,泪湿了衣襟……
我给冯指挥念了天父的话语,我说:“我信、我真的相信这个世界真有一位上帝,而且上帝真的一直在看顾着他自己的孩子,您看,上帝派天使给我传话来了。”
感谢天父赐我感恩的泪水,因为我的泪水化解了从第一天得知丈夫再次遭遇失业就酝酿着的那种莫名的“可怕”的安静或曰“爆发”,那隐藏在我连日来所谓平静外表下的“危险”,终于被彻底清除掉了。
顿悟“凶信”
感谢主,我像抓住救生稻草般那样贪婪地、如饥似渴地反复读着天父藉着刘明姊妹发来的短信,因为我知道:这是神对我们一家所讲的话,而且这样的话对我跟丈夫的生命有着划时代的作用与意义。
什么叫传佳音报好消息的天使?
刘明姊妹就是那个报佳音的美丽“天使”啊!我知道,我的的确确地知道刘明姊妹是“天使”,至少在那一刻是神差来向我说话的“天使”!!
为什么呢?我对这几句话的理解是:
1、以色列民在旷野四十年脚上鞋没穿破,神亲自喂养:
我们在之前已经遭遇了21个月的失业和疾病的双重夹击,现在丈夫仅拿少于以往工资的一半,结果上班不到三个月又再次失业,难道世人都能看出的、我们家可能会有的窘境,神难道看不出吗?那么为什么神还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要知道我丈夫是极为敬虔、极为忠心的基督徒啊!况且我们还不知道这次失业又要持续多久……
神当然知道,所以他派刘明姊妹告诉我们,不必在乎多久会上班,更不必担心家里什么时候会“弹尽粮绝”,因为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他会亲自供养我们。
2、出埃及在红海边法老的追兵以后必不再见:
我丈夫以后的工作会与服事主息息相关。所以,来自于公司内部的你死我活、鱼死网破的人事之争以后必不再见到了;即使有争战,也会是基督徒肢体共同与仇敌的争战。
3、神如老鹰搅动鹰巢,扇动翅膀亲自接着背在背上:
这是神回答我平静的外表下所酝酿的最想问神但又“敢怒不敢言”的、隐而未现的“忿忿”之问题:
神啊,我丈夫已经放弃了当“金领儿”的打算,我们已经决定一生跟随你了,而且我已经不再贪恋五星级饭店的享受,我已经为了你放弃逛商场的嗜好了……我们就想有份儿稳定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难道这点要求过分吗?你干嘛搅动鹰巢?
神啊,这次Richard,连少于原来一半工资的工作都毫无怨言地干了,你已经让我们经历了那么苦的21个月,为什么现在还让Richard这份薪水并不高的工作干了不到三个月就失去?
我们一直好好地、努力地服事你,我们的儿子Jack都穿同学的旧衣服了,我也早已放弃什么所谓人的自尊,把这一切都当成是你赐的恩典了,我真的欣然地接受了别人的“帮助”,难道这还不够吗?
主你知道的,以前在福音教会,几乎每次大家在一起,都是我跟丈夫付费,连圣诞节Party超出预算的部分都是我跟丈夫欣然奉献的。现在我却成为一个享受肢体帮助最多的人,为什么你不愿意我们再像以前那样成为弟兄姊妹们最喜欢的慷慨肢体?为什么你要剥夺我们用金钱服事你?
为什么你连我们最起码的生活要求都夺走?
人家四十岁正是事业如日中天的好时候,您倒好,却让我丈夫39岁不到开始失业而且眼看着就满两年了,您到底想干什么呀?……
现在透过刘明姊妹的短信,我似乎明白了些神的心意:
……原来神什么也不为,他只想用他自己,来替代我跟丈夫Richard,对这个世界所向往的全部依靠——眼目、肉体的情欲及今生的骄傲!
原来他是想亲自背着我们走他所走过的路!原来他要操练我们对他100%的信靠!原来他要教会我们经历人生真正的平安是在主耶稣的手里!
刘明姊妹最后的短信,是神找我要的一个婚姻中的盟约!
因为在这21个月的试炼中,多少次我曾怀疑主、试图逃离主的怀抱去走“人以为善却至终通向死亡的路”。神知道丈夫的生命比我好得多,所以他怜恤我的软弱,借着刘明姊妹的口,彻底打消我的顾虑,使我不会再像上次那21个月那么羞辱他的名;
神不要我看环境,他要我单单仰望他,所以他想听到的是我对他的——这个无论疾病健康贫穷富足顺境逆境都一生爱他不离弃他的亲口承诺啊!
神真是太爱我了,他拿去了我的担忧,给了我信靠他的凭据,让我看到他的笑脸之后才问我要这样的承诺……神真是太好太好了。难怪世人没有一个愿意学神宁可亏本也要做成生意……
这样的承诺我又怎可以不给?因为根本不是我承诺神什么,而是神要了我的承诺以后,他会自己一直帮我守约到底。其实是神自己承诺自己。因为没有比他更大、更守信用的了,所以他只能自己保证自己。(来613
神啊,你为什么这样爱我?我该拿什么回报你?只有我的生命了!我是你的,主,这是我对你最深最真的承诺!
“凶信”背后的祝福:我是健康的
跟着《赞美的生命》纪实见证系列,及百度上搜索“朱晓航基督教”一路走来的肢体们,一定知道我身体曾经遭遇过七次体外肾盂部位碎石。
我在见证、灵修小札中,多次提到我的身体非常虚弱。可是你们知道吗?这不全是真的!即便是真的,也是英文中的“过去式”了。
613,就是丈夫失业的第三天,我跟堂里的义工去十五渡郊游,1500的连绵山峰我是第三个爬上去的,第一名可是个18岁的小伙子!厉害吧?并且我居然不累,下山之后还想约人再走一遍开始走过的摇摇晃晃的木架桥!这个“成绩”足以证明我是体力充沛健健康康的人吧?感谢神!
可是说真的,那条路即使我没生病的时候,肯定也走不下来。
因为走这条路不仅需要健康的身体,更需要有一颗勇敢的心,这一切对于我这块“软骨头”来说,根本等于“难于上青天”!吊桥、凿在高高山腰处镂空的窄铁楼梯、横亘在山与山之间的掏空的铁架子桥、由山脚下直通山顶的陡峭的旋转简陋铁梯子、寂静幽深的山崖拐角、下山时哆嗦的大腿根……
感谢主,我都一个人很轻松地坚持下来了。因为一开始我就决定一个人爬山。我想“消化”主借着刘明姊妹给我们家的启示。其实从收到她的短信开始,我就没有停止过咀嚼它们。我就这样一个人走着这样一条我从来没有走过的山路,因为我几乎没有爬过山。
凭着感动,我知道神一定有话要对我说,所以我带着要与主“面对面”的决心和目的,一个人执着地前行着。我一直想着刘明姊妹的话,想着神如老鹰要将我背在身上,所以我一直高昂着我的头:我不敢往下看,因为下面是万丈深渊;我不敢往前看,因为怕看见更加崎岖坎坷的山路我会当逃兵;我不敢向左、向右看,因为我会头晕掉下山崖;我只能高昂着我的头,心里呼唤着爱我的主……
主的灵一直陪着我,虽然我看不见主,但是我听到了主放入我心中的感动:“朱晓航,真正的天路,必会有一截需要你独自行走;就像审判时各人要向我交各自的帐,别人帮不了你,唯有你跟我有了生命的联结,方可以走完最难最难的路!”
立刻,我的双腿就有了力量:我环视了一下空旷的山谷,我在山的高处大声叫着我所尊敬的刘牧师、刘明、还有可爱的汤圆小姊妹的名字……
在快到山顶处再次遇到刘明姊妹时,我确信不疑:她是上帝派来对我们家说恩言的使者!我知道我们全家已经被主带到他创世之初、造我们之前就命定好了的、让我们行走的路上了!不管我愿不愿意,我都要专心仰望主;不管我情愿不情愿,主都会在我走不动时亲自背起我前行……
感谢主,让我没有了退路。感谢主,之前魔鬼丢给我的什么肾被打过七次的人,寿命会缩短十年,什么身体不可能很快恢复的,什么身体有病太虚弱等等一切的谎言,现在都被主自己用他的大能彻底击碎。
真没想到主会在现在这样艰难的时候,赐给我这样的祝福:借着丈夫失业的凶信彻底医治了我身体的一切疾病;感谢主赐我宣告的权柄。所以,我现在奉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尊名宣告:
朱晓航是健康的,朱晓航早已没有任何疾病了,朱晓航靠着那加给她力量的凡事都能做,从此会永远健康地跟随主,直到见主面的那一天。阿们!
新的“凶信”,“新”的感恩
Richard说:“不要学彼得往下看,要看主……”
Richard又说:“如果我知道我哪天会上班,我就不是靠主,乃是靠人了……”
Richard还说:“如果我们知道前面的路怎么走,我们就不是在主的手里而是在自己手里了……”
Richard反复说的是:“我们要把每一天等待的日子当成是主给我们的假期,因为快乐是一天,不快乐也是一天,干嘛我们不好好享受呢……”
他说得绝对有道理,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感谢神,将我忧虑的心换成了感恩的心。我感恩之前21个月丈夫失业我生病的试炼中,我们能笑着回顾而不是抱怨我们怎么信主信得这么倒霉;
我感恩之前21个月的银行贷款没有将我们的积蓄完全用掉,而不是抱怨钱怎么少得这么快;
我感恩神保守了我儿子Jack的钢琴学习和考级,而不是抱怨神万一没钱了怎么让Jack接着往下学啊;
我感恩我在丰台堂几乎一直没有停止服事,而不是抱怨神干嘛还让我在堂里作义工为什么不给我安排一个找钱的差事;
我感恩Richard的生命因为这些磨难才如此之棒,而不是抱怨神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对待我的丈夫让他失业快两年了;
我感恩有一对不需要我去伺候的健康的公婆,而不再抱怨神为什么不把他们被别人骗走的巨款追回来使我们能够享受一些补贴;
我感恩我的父母有能力给自己治病,而不再抱怨为什么他们不像公婆那样智慧地不给儿子做牛做马式地生活;
我感恩在丈夫上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努力向神奉献,而不是嫌神只给丈夫少于以往一半儿的工资问神日子怎么过;(真的希望您能看完我的见证《蜕变》,因为精彩在最后面!)
我感恩神给了我聪明大气懂事的儿子Jack,而不是抱怨神为什么他总不能成为朗朗;
我感恩神虽然只给了丈夫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上班,原来是要我们吃些饼加添心力,然后往前去(创185),而不是抱怨神怎么连这么一个只能领到原先工资小一半儿的工作都不给Richard守住;
我感恩我们还有不知多久的“假期”,而不是抱怨神怎么还不快给Richard一份工作……
我感恩直到今天我们的生活水平仍然没有降低,而不是催促神快点解决我丈夫工作的事情;
我感恩于我生命来讲如此之长的磨难历程中神将我培养成为一个赞美他的琴师,而不是向神抱怨自己没有办法在苦难中赞美他;
我感恩虽然在这些困苦当中我却变成了一个越来越温柔的母亲+妻子,而不是心情沮丧颓废的孙二娘+母夜叉;
我感恩自己深深经历了没有主的允许我连一根头发都不会落下的风雨中的宁静,怒涛中的平安;
我感恩纵然我所遭遇的一切有多么的不顺,我知道我是在主的手中。因为我深信主全然定规了我们再次等候他赐丈夫Richard又开始工作的时间;
我更加坚信没有主的允许,我们一家三口的头发都不可以掉下一根!
我还知道在我们的身边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有主的爱充满心中的,愿意为肢体献上祷告和切实帮助的“天使”!
你若想像我一样见到真正的、更多神的使者;那么,让我们都来求神先把我们自己变成可以把主的爱传递出去的“天使”吧!
我更愿相信每一个人在自己的属灵生命中,都或多或少地看到过“天使”,自己也或多或少作过“天使”!愿主祝福孩子手中他自己的工,愿主使用孩子的见证!
附记:
在之前的21个月,在我跟丈夫在情感毅力信心快要撑不住,在我们把最大的希望寄托在NG最后一轮面试并全力以赴的时候,神的另外一个“天使”谭远华姊妹,也是像刘明姊妹那样为我们家迫切祷告,并在面试之前告之我神的回复是:NG的工作不是神所预备的,从而避免了之后当我得知面试失败时的情绪失控与崩溃……
在我跟丈夫Richard迄今为止所遭遇的苦难之中,共计两次得到神亲自差肢体对我们最直接的讲话;也就是说,我见到过两个“天使”:第一位是谭远华姊妹;第二位是刘明姊妹。
深愿苦难中的肢体,无论你的遭遇有多么多么大,向神敞开求助吧,神一定会在合适的时候借着他的宝贵器皿告诉你他心意的。感谢神。
上一篇:悔改:在众人眼前被“撕破”面皮
下一篇:当恨已成往事——我与我的公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