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以琳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玛拉以琳>

我怎能撇弃父亲?

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蒙恩惠的女孩 时间:2015-03-16 点击:

爸爸精神出了问题,又得了肺癌

我是一个广东潮汕地区的女孩,生于1987年,在我和我父亲身上,上帝做了奇妙的事。

我爸爸曾是个公务员,小时候我就听说他得了精神分裂症,2009年爸爸又被医生检查出来有肺癌,医院就不让他继续住在那里,不但医院拒绝他,家人也不要跟他住。

于是大家就商议要把他送回老家。我想搬出来租间房跟爸爸一起住,我舍不得爸爸一个人住在家乡。但家人亲戚极力反对,你想做一件事情时,当周围人都说你是错的,你就没有方向了,也没有勇气继续反抗了。

当时我好难过,大家还是把爸爸送走了。他一个人住在乡下,生活环境很辛苦,到晚上漆黑一片,爸爸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

面对爸爸的处境,我也认为自己对他无能为力,我甚至不敢关心他,因为这会越发让我感到对爸爸的亏欠,我害怕自责,只能把对爸爸的爱埋藏在心底最深处,不去触碰他。

然而每次看到和爸爸的合照,我都会痛哭流泪,对着爸爸的照片说:对不起,大家嫌弃你了,我也不要你了。我的内心非常痛苦,我是多么希望能照顾爸爸,让他过得好一点,可是我无能为力。

我是2010年中秋信耶稣的。刚信时内心很挣扎,我们家乡每家每户都拜偶像,我妈妈也一样。我知道真神只有一位,如果我信耶稣,我就不能再拜了,如果我不这么做,妈妈会很伤心,我很怕她伤心,所以有好几次我想要放弃这信仰。但每当我软弱到想放弃时,神总是借着各样的事让我坚强起来。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耶稣受难记》这部电影,当我看到耶稣被鞭打,被辱骂、被讽刺、被钉在十架上,是血淋淋的、无比痛苦的,而他所承受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拯救我,甚至为我死,他如此爱我,我怎能不信他呢?

妈妈知道我信主了,很伤心,软的硬的都用尽了,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取笑我,辱骂我,但我很清楚,我不能放弃我的信仰。

就这样,我被妈妈关在家里几个月,直到第二年春天,妈妈才答应放我自由。对我来说,信仰的路很难走,但上帝看顾我,使我不至于因压力而放弃。

家人都放弃了,我独自照顾爸爸

有一次读圣经时,我看到圣经上写着耶稣治好大麻疯的、瘸腿的、被鬼附着的,我就想,耶稣既然那么有能力,那他能不能医治我爸爸?

一想到爸爸我就好难过,撕心裂肺地哭,就在这时,我看到一张纸掉在地上,我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请为某某人代祷,因她的儿子不听话,她得了精神分裂,求主治疗。

精神分裂求主治疗,这难道不就是我所求的吗?上帝啊,你知道我的苦楚,在那一刻,我的心被深深触动,上帝听我的祷告,他要借着这张纸上所写的告诉我,他与我同在,我的心感到从未有的平安。那几天我一直看圣经,很奇妙地,许多深埋心底的记忆就像电影一样一幕幕浮现。

于是我带着从来没有的信心回到家乡,我在镇上找了一份工作,边工作边照顾爸爸。

2011年清明节时,爸爸被发现脚拇指被钉子钉到,发了炎,医生要求做手术。可爸爸没办法照顾好自己,每回去医院包扎好伤口,回家后第二天伤口里全是泥,医生告诉我这样即使表面好了也会再复发。

因乡下房子条件差,我想把爸爸带到镇上住,但家人和亲人都反对。我只好每天骑1个半钟的车回家乡载爸爸去医院。我感到力不从心,很无奈。上帝啊,我该怎么办?每当我一个人在路上时我就这么祷告,我自己一个人真的没力量,我不知该怎么帮助爸爸。

我一直问上帝该怎么办,虽然没答案,但我相信上帝会帮助我,所以有时一个人骑车在路上,我就一边唱诗赞美,一边和上帝说话。上帝果然为我预备了教会的弟兄姐妹来帮助我。

我之前从没打算让他们知道我家的情况,但被他们一点点挖出来,他们知道后要我带他们去看爸爸,之后就要帮助我把爸爸带出来,我对大家的热心有些顾虑,担心只是一时感动,但他们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们真诚的爱,我的心中充满了感恩,我很清楚是上帝让这些弟兄姊妹来陪伴我,他没有让我一个人承担,他与我同在。于是我们把爸爸接了出来。

我一直为爸爸的肺癌祷告,因我没有足够的钱帮爸爸看病,也不想连累身边的弟兄姊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求上帝医治我的爸爸。

上帝果然听了我的祷告,一段时间后我带爸爸去做检查,就是那位宣布我爸爸得肺癌的医生,宣布我爸爸的身体康复了。莫名其妙的医生岂能知道,是上帝治好了我爸爸的癌症。我当时感恩的心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

“要靠神,不要靠人”

虽然癌症被治愈了,但爸爸的精神病还在,他发病时很喜欢乱写乱画,会影响邻居。于是我想最好能找到一间破旧而且周围没人住的房子,这样会让我感觉平安些。

我就是这么向上帝祷告的。果然不久,就有弟兄姐妹帮我找到了我理想中的房子,于是我就租下来,跟爸爸住了进去。上帝的恩典实在超出了我的所求所想,爸爸之前受伤的脚也被一位弟兄治好了。

有时爸爸病情发作时会骂我,但我心里却有平安,上帝总是提醒我说爸爸所做的他自己不知道,所以我的心总是被喜乐充满。

我一直在想要是没有上帝我能做到这一切吗?不,我做不到,绝对做不到。要是没有上帝我还能在如此的处境中拥有喜乐吗?我除了感恩没有别的,因我所经历的都是真实的。弟兄姐妹把聚会点搬到我家,爸爸有时候也会读圣经。有时也跟我们一起祷告。

六七月是爸爸精神病的高发期,爸爸每天都在疯狂状态,我知道我带不了他,因他总在外面惹事,我害怕他会出事,就想带他去医院,家人还是要我把他送回家乡,我知道要爸爸去医院我不能靠家人,我要自己挣钱送他到医院。

我非常需要钱的时候,一天夜里小偷进了我家,把我最值钱的东西、手机偷走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很沮丧,为什么连我身上最贵重的东西都被偷了呢?

但转念又想,这一定有上帝的美意,或许他觉得我太迷恋上网聊天了,他不喜悦,这么一想,我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几天后一位老弟兄送了我一个手机。

我妈妈的手机里也有我的一些朋友的号码,我就回她那里要了手机抄我朋友的电话号码,突然看到爸爸同学的电话,我也偷偷抄了下来。

想不到,就是这号码让我找到了可以帮助我的人。爸爸的这位同学在政府上班,我想他或许可以跟医院说说有没有可能减少一些医药费等。我把爸爸送医院的那天,我打电话给爸爸的这位同学,我还没说什么,他就叫我把爸爸送去医院,不要交钱,叫医院打电话给他,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民政局的局长。

我爸爸是个退伍军人,以前也是国家单位的,只要有人帮助,可以有这样的待遇。因爸爸正在发病期,很不合作,他安静不下来。我只能带着医生去接爸爸。在路上我很难过,我舍不得爸爸被这样接到医院,一个星期内还在高度发作的爸爸,当我们回家时居然像平常人一样很安静,看到医生却很开心,手拉手上了车,那天我再次流下了感恩的泪。

那晚我住在一个姐妹家,和她女儿一起睡,我心里很愁烦,因我不知道如何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心里好自责,很压抑,很难受,一次次祷告,还是未能解怀,无法入睡。

大概凌晨三点,睡在旁边的姐妹开口说:要靠神,不要靠人。我还以为姐妹知道我的祷告内容,感到很不好意思,可是我认真盯了她好久,她居然是沉睡的,并且我是默祷的,她必然不知道我祷告的内容,她是在梦中说话。

但我是清醒的,这句话让我很受安慰,也让我醒悟,是啊,我依靠的是上帝,是他亲自感动人来帮助我,就连我自己能做的这些事都是上帝给我的力量和感动。想到这些,我内心顿时很轻松。第二天我问姐妹昨晚为什么会说那句话,她说她从来没说过什么话,也不知道我在祷告。事情就是这么奇妙,上帝在暗中帮助我,引导我,我一直受他的庇护。

苦难是经过包装的礼物

到今天我信主已有四年了,信主让我内心充满喜乐、平安;是这个世界所不能给我的。信主后我才真正的找到自己,认识自己。

我过去的路程曲折难行,是上帝在我前面一点点把我的路铺平,这样的经历让我更加信靠上帝,我知道他是真实的,相信他的旨意是美好的,相信他爱我们,他愿意帮助我们,他必指引我们前面的道路,只要顺服就必经历到他大能的带领。

所以我们不要为明天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一步一步跟随他,我相信上帝对我们的爱永不改变,我们虽是渺小的,神却是伟大的,所以不要忧虑我能做什么,只要每天都确信他在我生命里的主权,相信他的带领,做自己该做的,尽上自己的本分,喜乐平安必随着我。

因爸爸的事,我有一段时间不能原谅我的家人,对他们感到失望,甚至不想再见到他们,可是主让我看到:我们都是罪人,我是因为主的爱在我里面动工,是主赐我力量照顾爸爸,如果没有主,我能做什么呢?或许与他们一样选择逃避,我没有什么可夸的,都是神的恩典临到我这个卑微的罪人,而他们因为不认识主,不明白真理,所做的他们不知道,他们需要主的爱,我愿意因主的缘故,重新与他们重归于好。

当我第一次回家时,我看见妈妈变了,很尊重我的信仰,她甚至觉得我是失而复得的女儿,很耐心听我讲我和爸爸的经历,我对妈妈说是因主的爱,是主把我带回了这个家。

这几年我看到家人对爸爸越来越好了,心里很感恩,这都是神的恩典。我很感谢主让我生在这个家庭当中,我相信从小到大我所经历的每个困境都有神的美意。圣经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参耶29:11

就是这些苦难让我的生命不再一样,苦难是经过包装的礼物。外表丑陋难看,但带着信心和勇气坚信主的美意,一点一点拨开包装的话,我们会惊喜地看到里面珍藏的礼物!

上一篇:从吸毒者到牧师,从强盗变传道:我今日成了何等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