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以琳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玛拉以琳>

不要枉费了你的抑郁症

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 时间:2015-04-30 点击:

高三时可怕的彻夜失眠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叫做《不要枉费了你的癌症》,是一个神学家、牧师——约翰·派博在得知自己罹患了前列腺癌之后写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列出了十条在罹患癌症后要注意的事项。他试图告诉我们:尽管来势汹汹的癌症看起来并不可爱,可它却是上帝在你生命中的一项设计。

从古到今,没有人渴望苦难,但是苦难却是一直伴随着人类。而疾病,就是在人类诸多苦难中最常见的一种。

疾病,尤其是像癌症这样的重症,往往能夺去人们的性命,既是如此,又怎能说不要枉费了呢?让我来告诉你,只有在耶稣基督里,只有在刚强的信仰里,可以这样宣告:不要枉费了你的癌症,不要枉费了你的生命风暴,因为这是上帝奇妙的设计。

在我十八岁时,我罹患过一场严重的抑郁症。现代人对抑郁症不陌生,但是说到抑郁症,却又没有多少人真正了解。大多数人以为抑郁症就是自我感觉不好,情绪消极,心情忧郁,只要想开点就可以了。但其实,抑郁症不是这样的,它实实在在是一种病,如同身体上其他的疾病一样,所以它也需要接受正规的治疗,需要专业的意见,需要恒久与之斗争的勇气。

虽然十八岁那年的抑郁症离现在的我已经很久了,但每每想起,仍然心有余悸。在那时写了很多日记,直到现在,要翻开它,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日记当中充斥的是绝望、黑暗、无助以及无可奈何的悲哀。

诊断出抑郁症,是在高三,在大家都拼搏复习时。我突然睡不着了,虽然在高中住宿这几年我的睡眠一直不是很好,但还不至于彻夜难眠。晚上睡不着,白天当然精神不好,但为了学习,我还是坚持一段时间。

但是,过了不久,状态每况愈下,不仅晚上睡不着,而且白天情绪极其低落,精神无法集中,学习受到很大的影响。有时候正在上课,我都觉得无法忍受了,整个人简直窒息地想要疯了一样。但我还是想继续坚持下去,心想也许是学习紧张了吧,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可是情况不是那么简单,整晚睡不着觉这样的情况愈演愈烈,很多时候,在黑暗中,我就一个人跑到厕所里哭泣,因为实在太难受了。凌晨两三点,我实在忍受不住了,我就打电话给妈妈,向妈妈哭,妈妈就在电话那边安慰。如此一段时间,直至父母都觉得无能为力了,因为我的情况太不正常,所以他们决定带我去看医生。

医生给我做了一系列的心理测试,诊断我患了抑郁症,并且表情严肃地告诉我的父母,怎么这么晚才带这个孩子来看病,虽然还不是精神分裂,但是……”后面的话我已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在回家的路上,我拖着妈妈的手,哀求妈妈:妈妈,你们千万不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我死也不会去的……”妈妈难过哽咽地告诉我,说不会的,不会的。就这样,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与抑郁症抗争,一直服用抗抑郁症的药物,期间断断续续,一直到我工作后的第三年。

痛苦的活下去都是一个奢望

耶稣,我从小也听过,因妈妈是基督徒,我从不陌生。我就像你们当中的一些人一样,从不觉得我需要他。我们都在一直接受人定胜天的教育,觉得生命是由自己掌管的,只有愚昧无知的人才需要信耶稣。

但抑郁症让我知道,人生不是这样的。你无法掌管你的生命,因为人真的是非常软弱。如果你患过抑郁症,我相信你们当中有人患过,相信你会明白我所讲的,它痛苦到一个地步,就是让你觉得能活下去都是一个奢望。在那时,你以前认为重要的东西统统不重要了,因为你饭也吃不下,觉也不能睡,连过正常人生活的权利都没有。

耶稣正是通过这样的疾病来得着我。当我觉得人生无望时,妈妈再次向我介绍耶稣。我觉得我无可选择了,虽然我还不明白什么是福音,但我知道,既然耶稣说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那走投无路的我就应该去靠近他。

我愿意俯伏下来成为一个基督徒

接下来,事情没有戏剧性改变,我的失眠没有突然消失,我的抑郁症也没有突然康复,痛苦试炼还在继续。但曙光已经在前面了。

我发现,上帝要医治一个人有很多方式,有时一蹴而就,手一触摸,病就好了;有的却要经过漫长的考验和等待,医治才会降临。

信主以后,情况没有马上好转,相反,有时甚至更严重了,虽然睡眠一步步好转,但抑郁的情绪和相关的身体反应却让我陷入到痛苦的挣扎中,吃不下,胸口堵塞、精神涣散、心神不宁、终日的惶恐不安、无时无刻不在脑海盘旋的强迫性思想和负面思想足以把我折磨得不成人形。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无法坚持下去了,痛苦难忍的时候真想一死了之。很多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了自杀,只要我们打开报纸,因患抑郁症而走向不归路的不胜其数。

就在我大四时,同宿舍的同学因患了抑郁症在宿舍楼顶自杀,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我的周围。我也常想,我会不会也走向这条路?似乎患抑郁症的人最终都会选择这条路。但我的神保守了我,如今我还活着,不仅活着,我已经脱离了抑郁症五年,也找到了情投意合的弟兄,结了婚。如今,正在享受着美满幸福的婚姻。

要选择借着抑郁症除掉你生命中的罪

有很多人问我,你的抑郁症到底是如何被医治的?

因为我决定,不要枉费了抑郁症,要选择相信这是上帝在你我生命中奇妙的设计。我相信圣经的话,就是如果没有上帝的允许,一根头发都不会掉在地上。上帝对我的生命有着绝对的主权,如果没有得到他允许,我是不会患上抑郁症的。既然患上了,而他又是爱我的神,那么这一定有他的心意。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不要枉费了抑郁症,要选择相信这是神给我的恩赐,而不是咒诅。很多人觉得患上抑郁症是一件很让人羞耻的事,以前我也是这样想。

但后来,圣经告诉我,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完完全全地流出宝血,洗净了我的罪恶也洗净了我的羞耻,他已经将一切的咒诅挪开,取而代之的是祝福。

当我回想这一段往事时,我真的充满了感恩,因抑郁症我成熟了很多,因抑郁症我也坚强了很多。疾病让我享受了很多弟兄姐妹的关怀,疾病也拉近了我和家人的关系。

我还记得我的父母为我跪下来祷告,我的父亲不是基督徒,但他因着爱我的缘故,愿意跪下来。直到现在,我的脑海中仍然会想象他跪下的那一幕——那是一个怎样理智而又冷漠的父亲,为着自己的孩子,愿意向一位不认识的神下跪,真是我意想不到的了。

因着这场疾病,我更深切地体会父母的爱,这世上没有任何的爱能比得过父母的爱,但有多少人能认识。感谢神,借着抑郁症,让我领受了这个祝福。

不要枉费了抑郁症,要选择借这个机会来认识神,寻求神的安慰。很多人不能相信神,因他们没有见过他,没有听过他说话,所以不能相信有一位神存在。

但当我在疾病时,在极端软弱中,却更能体会到神的同在。神的声音是很温柔的,有时他借着一首诗歌,有时会借着一段经文,有时是借着别人的一句话或见证。

我还清楚地记得又一次我辛苦地想死了,课也上不了,我上到了宿舍的顶楼,心想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可心里面总有一种想法,那就是要活下去,鼓励我不管多么辛苦,总要坚持下去,不管多么漫长,总要坚持下去。

所以我从楼顶上下来了,还活到了现在。我深切地体会到神的同在,这种认知,没有信心是不可能做到的。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说你想认识神,却不知道他在哪里,我鼓励你先要相信他。你不相信他存在,你怎么能认识他呢?如同你想知道这个苹果的味道,你不亲自去尝尝,怎么知道它是甘甜的呢?

不要枉费了抑郁症,要选择借着它思考什么是生命,什么是死亡。中国人不喜欢谈死亡,因为死亡代表着不吉利。但他终究会来到的,那么死亡之后人将去往何处呢?

抑郁症让我思考很多有关生命,有关死亡的事。疾病就如同一个路标,告诉你人的尽头就是死亡,它让我看到死亡是一件随时会发生的事情,它不是老年人才有的机会,我们活着的人都应该好好思考死亡。

只有我们懂得了死,我们才会晓得如何生,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而我却要说:未知死,焉知生。如果你懂得生命是这么短暂,这么脆弱,你怎么会轻慢你的生命、虚度你的生命呢?感谢神,透过抑郁症,让我更认真地生活。

不要枉费了抑郁症,要选择通过抑郁症看到唯有耶稣基督才是我们生命的至宝。患了抑郁症后,以前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东西通通变得不重要了,而以前觉得理所当然的东西却变得弥足珍贵。

以前觉得,学业、成绩、能力、外貌很重要,但抑郁症把这些都摧毁了,我还记得患病后,我的成绩一落千丈,从小到大,我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的,但一次考试后,我竟然跌落到全班倒数第几。但那时,我已经没有力气去伤心了,因为我觉得能睡得着,能吃得下,能笑得出,已经很幸福了。

抑郁症也让我看到,能力、学业、外貌、金钱在疾病面前多么不堪一击,但人类不是一直在寻找不朽吗?有什么是永不改变的吗?有,那就是耶稣基督的爱,圣经上说: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

不要枉费了抑郁症,要选择借着抑郁症除掉你生命中的罪,塑造你生命的品格。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罪,以为杀人越货,奸淫掳掠才是罪。其实不然,当我回想自己的抑郁症时,我发现苦毒、不饶恕、自怜、错误的价值观和自我形象是造成抑郁症的罪魁祸首。

当然,抑郁症的成因有很多,医生在考查我的家族史后,甚至也告诉我,我的抑郁症是遗传的。我不否认遗传的因素,但基因只表明你有这个机会,并不一定会发病。

而促使它发病的,在我身上真真实实是这些罪的影响。我生长在一个不健康的家庭里,父母感情不好,经常吵架,所以从小我就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特别对我的父亲,我有一种深深的厌恶,厌恶他的暴躁,厌恶他的懦弱、厌恶他的冷漠。

如果说别人的家是温馨的港湾,而我的家就是起风暴的大海。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天生就没有安全感,我会认为自己就是没有人疼爱的,没有人肯定的。

我就是带着这样的苦毒拼命读书,因为我要离开这个家。但却不知道苦毒和不饶恕是罪,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伤害。据有关医学资料介绍,大部分的疾病都是因为内心苦毒不饶恕引起的。而我的抑郁症也是。

当我信主后,我意识到这就是罪,罪就是损害我们生命的,我要胜过它。终于在一次的讲座上,讲员讲了天父的爱,他告诉我,世上的父亲都是有限的,因为他们都是罪人。

而唯有天上的父亲,他能给我们完全的爱。不仅如此,他也要求我们要饶恕,因为天父饶恕了我,我也应当要饶恕我的父亲,并且他让我知道,我的父亲之所以这样,因为他也未曾得到完全的爱,所以他也无法给我完全的爱。

当我听到这句话之后,心中所有的苦毒和不饶恕全部都瓦解了,所有的苦毒都转化为怜悯。

如果要问我,我是怎么从抑郁症中走出来的?就是因为我选择坚信了上面我所说的。我选择相信神的爱,神的医治,神的应许,也选择回应了他的爱,他的命令。

人之所以能成为万物之灵,是因为他拥有选择的能力。不管你落入到多么不堪的境地,你仍然有选择脱离痛苦的能力。当年,摩西在西奈山高呼:我今日呼天唤地地向你作见证,我将生死、祸福陈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拣选生命,使你和你的后裔都得存活。

神命令我们要拣选生命,选择活在他的真理之中,由此,存活是指日可待的胜利!

上一篇:我怎能撇弃父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