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名人传记>

中国基督教的一个著名牧师—席胜魔

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 时间:2008-08-25 点击:
光绪三年(1877)山西大旱,饥民遍地,饿死数百万人。山西旱灾严重的消息传到各通商口岸,正在中国传教的基督教会立即在上海组织起赈灾会,向海内外募捐。光绪四年春,上海赈灾会派英国循道会牧师李修善(Rev.David Hill,1840—1896)等到山西放赈并传教。李修善来到临汾,施赈白银5万多两。他住在临汾城内铁佛寺,从赈灾入手传教,后又在三府街何二胡同买了院子,用作教堂。就在此时,他遇到了席子直。 
席子直1835年出生于襄陵县西张村(今襄汾县大邓乡西张村)。他在16岁时就考上了秀才,可谓少年得志;但不幸染上了吸鸦片的恶习,到了30岁左右,所有的雄心大志已被消磨殆尽,与家人兄弟们也处得不好,还把他的继母赶回娘家去,得了不孝子的骂名。席子直的入教,是在光绪四年(1878),他死于光绪二十二年(1896),正在此时,英国传教士李修善到了临汾,他发起征文比赛出了六道题目,其中一题为“吸鸦片烟的害处”奖金为第一名30两白银,第二名20两白银,第三名15两白银,席子直就化名写了四篇文章去应征,当时一共有120多位应征者,结果第一、二、三名均为席所得。席子直对吸鸦片烟的害处了如指掌,深恶痛绝,针针见血,写得淋漓尽致,但自己深受其害却无法脱身!后来这位传教士看他大有学问,就邀请他来教他中国国学,并送他一本圣经,他从躺着读到坐起来读,最后跪下来读,深受神的爱与大能的吸引,越读越觉得自己是个有罪的人,后来终于跪着流泪,悔改接受主,并决志靠着神的大能戒烟,经过7天7夜的苦苦挣扎、祷告、搏斗出了一身大汗,终于战胜了烟鬼的捆绑搳制,改名为席胜魔,并彻底了结以往过去,与兄弟们道歉和好,把继母接回养老送终。据《中国基督教新教历史大事年表》记载:“1881年清光绪七年,山西内地会长老席胜魔在邓村(邓庄?)创立福音堂,是内地会最早的自立教会。”席胜魔随后就在山西洪洞县的范村一名信徒家中成立“天招局”(福音戒毒所),帮人戒烟毒。“天招局”的戒烟成效卓著,接着又在邻近村庄开分局,成为设立教会的前导。最后共在山西、陕西、河南、河北开了45个“天招局”,帮助数千人戒去烟瘾、并进行传道,在当时的山西省产生极大的影响力,成为山西晋南的基督教总神甫,直至1896年去世。
因为席先后在霍州、临汾以基督教会的名义教人戒烟,所以有人就认为席是霍州人、临汾人。《临汾城市社区》的帖子《送您五千年临汾大事记》就有:“光绪六年(1880)邑人席子直入基督教,研制出戒鸦片烟瘾药丸,开设戒烟局(天招局),很快戒烟局遍及晋、陕、豫、冀4省,至光绪三十三年(1907),3万余人戒断烟瘾。”
《基督教 “中国教派与人物”》在介绍到“席胜魔”时说:  “席胜魔(1835—1896年),原名子直,山西省临汾人。中国19世纪著名的基督教牧师之一。……1886年他被中华内地会按立为牧师,开始在附近各县传教,产生了广泛的影响。1881年席胜魔开设了独立福音堂,成为中国早期自立自养自治的本色教会之一。席胜魔作为一位传统的中国士绅而接受基督教,成为山西省基督教乃至中华内地会19世纪历史上重大的事件之一。”席胜魔为传教做了五六十首诗歌,在当时家传户晓,甚至不信的人也跟着唱起来。在“天招局”里戒烟的人,忧愁烦闷时,就唱诗解忧;信徒如遇试炼,也随口唱一首,这样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歌谱部分是创作而来的,部分是中国民间歌曲改编而成的。席胜魔自己喜欢唱歌,他唱的时候把音尾拉得很长,象京剧一样,收到很好的功效。下面的一首诗是席所作的,为山西的基督徒所喜爱:
为信主,家贫穷,我心似难安;
想念主,在客店,我心便喜欢。
为学道,遇逼迫,我心似难安;
想念主,受捆绑,我心便喜欢。
为福音,经试炼,我心似难安;
想念主,被鞭打,我心便喜欢。
为教会,遭磨难,我心似难安;
想念主,钉苦架,我心便喜欢。
副歌:主赐我平安,主赐我平安,主所赐的平安,与世福无干,人不能夺去,平安乃在天。
最近出版的《上海文化艺术志“宗教音乐”》在谈到席的这些歌时说:“西方宗教音乐为了适应中国文化,为了使中国信徒乐于接受,因而不少传教士都曾考虑如何使西方宗教音乐具有中国风格和特色的问题,在基督教内曾长期议论过“赞美诗中国化”的问题,并进行过实践。在尝试创作中国化赞美诗方面,除上面提到过吴渔山创作过圣诗外,还有英国新教内地会牧师、山西霍州人席胜魔(原名席子直),可以说他是中国创作赞美诗曲调的首创者。清光绪九年(1883年)他第一次创作了赞美诗《我们这次聚会有个缘故》,歌词通俗易懂,曲调用的是中国五声音阶,带有明显的民歌味道。其后他又陆续创作了《主赐平安》,曲调有山西临汾地区民歌特点。他还采用现成曲调填词,如《奉主差遣》,就是采用民歌“孟姜女”的曲调填词而成的。他不但是中国风格赞美诗的开创者,也可说是中国最早的近代歌曲创作的探索者。”王旋在《基督教赞美诗在近代中国的传播及其影响》一文中谈到“中国人开始创作具有中国风格的赞美诗”时指出:“到了清代末年,也已有人参与外国传教士编译赞美诗的工作。但山西霍州的席胜魔(1835?-1896),则是中国创作赞美诗曲调的第一人。”陶亚兵在《中西音乐交流史稿》(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4年,第175页)中指出:“1883年,山西霍州人、英国新教内地会牧师席胜魔创作的《我们这次聚会有个缘故》,是中国人创作的第一首中国的赞美诗曲调。”
上一篇:虔诚的拒绝
下一篇:美国总统布什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