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名人传记>

传道人计志文一生的见证

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文中旴 时间:2009-02-06 点击:
 
计志文于1901年一月十日生在上海。父亲计友仁,是读四书五经的中国学者,在家中设立塾学,收有生徒,所以他在家受父亲教育五年,直到在十二岁时,父亲逝世。他的母亲陆夫人,贤慧慈祥,待人接物都很好,只是未受教育,所以不能教育他;不过,这寡母昼夜劳碌,纺绩不辍,以所得抚养她的儿子志文,和他两个妹妹。在困难之中,她不得不忍痛把最幼的女儿给了人家,以维持儿子的教育费用,并勉励儿子,不怕贫穷,要刻苦立志向学。
以后几年的时间,志文进入商场学徒,所获只够糊口,工作却很是辛苦,倒得了不少坏习惯。这段时间的经验,使他知道,必须学习英文,才可以获得更高的收入。后来发现,在距他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所伯特利中学,是石美玉医生和美国宣教士胡遵理(Jennie V. Hughes)创办的,因为是教会学校,收费不贵。这样,他到那里就读。
像当时其他的学生一样,志文初到学校,对基督教不感兴趣,甚至还有敌视的态度。他想尽方法,避免参加学校所规定的早礼拜。但他不仅不逃避,还极想参加“圣经文学”的课,唯恐失去机会。在选读马太福音“山上训众”的经文中,他接触到耶稣的教训:“要爱你们的仇敌”。他心中想,这比中国儒家的教训高得多了,不禁暗生景慕。
 那时,有内地会的一位教士,来校开奋兴会,听到罗马书第三章23节,他受圣灵感动,承认自己是个罪人;立即觉得罪的重担脱卸,得到救恩的喜乐,和赦罪重生的平安,成为在基督里“新造的人”。
不久,上海邮政局招考新职员。因为英国制度的邮政局,是当时有规律,收入高而稳定的职业,有几千人前来应考。经过恳切的祷告,志文列名在一百名录取的人中。他领到第一个月的薪水,拿回家交给母亲;母亲喜极而泣,因为那是自丈夫去世以后,她所见到最多的钱!现在,儿子终于可以孝养母亲了;夜半纺织的日子过去了。
1925年,英国布道家Paget Wilkes到上海主领夏令会。神的圣灵同在,许多人得救了,许多人奉献自己事奉;志文在决志献身事主的人中。他受主的大爱感动,愿意走上那窄路,把福音的信息,传给还不知道主名的本国同胞。
他作出这决定,是经过长久激烈的挣扎。他记得:母亲在贫穷中如何劳碌,亲友对他们如何轻视的滋味。当他告诉母亲的时候,真使他心碎。但他毅然辞去邮政局的职位,投身伯特利圣经学院受造就,走上十字架的道路。以后,他先后带领自己的妹妹,母亲,和祖母,都皈信基督。
  
计志文夫妇
毕业后,志文成为一所伯特利小学的校长。
1928年,他与在伯特利中学认识的低年级女同学张多加结婚。多加原名“翠英”,是一个富商的女儿,生于1906年六月十五日。在一次校中的奋兴会中,听到加拿大布道家古约翰牧师(Jonathan Goforth)讲道,而重生并奉献;先在远东医学院肄业,因为学潮停课,临时在伯特利小学任教员。二人选定在1928年一月十日,志文二十八岁生日那天结婚。新夫妇同心尊主为大,把婚礼变成布道会,引领来贺的宾客信主。当天,出发去杭州度蜜月,实际是布道的旅行。
多加貌美温柔,常带着笑容。看到她的人,不止一人说,她是“孤儿的慈母”,适合于作孤儿院的事工。计志文是孤儿出身,知道孤儿的痛苦,从对日战争期间,就着意慈惠事工。以后,多加不仅办孤儿院,也在许多方面,襄助计志文牧师。
他们二人的蜜月,只是标识着同负一轭,含辛茹苦开始。为了家贫,连蚊帐的预算也没有,夜里新郎用扇子替新娘驱蚊子,另有一番风格。
1930年,从美国远道而来,卫理公会的亚斯伯里大学环球布道团(Asbury College World Evangelistic Team)到来,参加伯特利夏令圣经会。来自彼岸的那些年轻人,全凭信心仰望神,供应他们一切需要。中国青年年轻的心,怎能不也受到激动?计志文,李道荣,林景康,聂子英等四人,决定一同组成布道团,向中国千万失丧灵魂宣讲福音;计志文为团长。几个月之后,宋尚节也参加了。
1931年二月八日,伯特利环球布道团正式成立奉献。二月十八日,他们出发往北方,见证基督的名。中国教会的历史,展开了荣耀的新页。
 
伯特利布道团(左一:宋尚节,右二:计志文)
这批年轻人,都是完全为主摆上。他们有共同的卫理公会圣洁运动信仰,有火热的心。其中宋尚节是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博士,专业应用化学;在美期间,正是足球明星布道家桑岱(Billy Sunday,1862-1935)事工的晚期,亲见过或耳闻听众的见证,也采用桑岱活泼表演的证道方式;在当时的中国,极为新鲜动人,颇受欢迎。
他们团队的运作,显出十分有效。在北上布道的初期,宋的兴化国语,极为难懂,造成传通的困难;只得讲英语,由计志文翻译为北方话。他们当中,有的善用器用演奏,有的领唱诗,有的讲道,配合良好。有时可以轮替,有时分头往不同的地方,以应付临时的邀约。他们所传的信息,是一致的:认罪,悔改,重生,对付罪,追求圣洁,被圣灵充满。有圣灵的同工,奋兴的火焰,在全国延烧开来,几乎遍及每一省。在四年中,他们旅行五万里,在133城市,举行3,389次聚会,听众总计逾五十万,蒙恩得救者逾五万人。更重要的是,在所到的各地方,组成了1,863队布道队。
这样,从更深的意义来说,所兴起划时代的平信徒布道运动,在三十年后,结出丰盛的果子。这批青年人的“投入”,激起的涟漪不断向外扩展,持续了两代之久,到今天仍然传播不衰。
宋尚节因为有圣灵的感动,知道他在世的工作,只有十四年。他于1935年,决定离队独立工作。像保罗和巴拿巴,在人情上不愿见到分别,但在福音工作上,可以更有效的发展。到1944年,他在北京香山息了世上的劳苦,神在东方兴起的火炬,为主烧尽了。
伯特利布道团佳美的脚踪,远至西北边疆,长途跋涉,到云贵山区的苗族和栗僳深山,需要多日步行,到云雾缥缈的地方,传扬福音。
1937年,日军侵华,挑起了八年艰苦的战争。计志文牧师率领伯特利布道团的孤儿院,包括胡遵理教士及石美玉医生,共103人,由上海迁徙往当时尚是中立国的英属地香港;嗣后并转往后方。一切安顿妥当后,计志文牧师又上征途,辗转各地布道;由于人心空虚,工作颇有功效,许多人失去了故土,却得了新生,有了天上的国籍。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福音的局面改观。
1947年七月,在伯特利工作了二十二年后,计志文凭信心创立中国布道会(Evangelize China Fellowship),是一个超宗派的国际机构。从一无所有开始,这个创立的布道会,以训练华人同工,拯救华人同胞为目标。由上海开始,几年之间,扩展到亚洲七个国家及地区:香港,澳门,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并美国,加拿大等地,建立了自立的教会;还有中学,小学,数所孤儿院,收养失去父母爱的儿童。计牧师因为自幼是孤儿,他的心放在那里;每当讲到孤儿的需要,常会声泪俱下。在他周游列国的布道行程中,有时深夜到达机场或车站,他就在长椅上过夜,为的是省点钱帮助孤儿的工作。
他不仅用口传,也注重文字宣道事工。在香港,成立了圣道出版社,发行生命月刊,是华人教会读者相当多的刊物;先后主编的,有陈终道,吴恩溥等,深为得人。此外,并出版基督教书籍,供应生命灵粮。负责文宣事工最长久的,是李启荣牧师,直到他年老退休。
  他最大的希望,是造就华人青年,继续负起传扬福音的事工。1952年秋,在印尼成立了东南亚圣道神学院,培育青年工人;半个世纪之后,竟然成为当地出色传道人的洪炉,对于发展福音事工,有极大的贡献。其中有第一届毕业生(1957年)黄彼得,后来继任院长;第四届毕业(1961年)的唐崇荣,成为国际的布道家,影响一代的华人青年。在泰国,也成立一所圣经学院,学生来自印度半岛的国家。
1935年,计志文第一次到美国,在慕迪圣经学院的创立者纪念讲道,继往加拿大,英国,法国,并北欧国家;1936年回到香港。以后,他每年旅行世界各地,传讲信息,并在内地会百周年大会上讲道(1965)。中国布道会在全世界各洲的许多国家,都有代表。
与他个别晤谈时,计牧师温文儒雅,和蔼可亲,像是从来用不到忙迫;但他没有秘书,所有邮件都得自己处理,以致生活忙碌。他手写的字体,常是难以辨认;英文打字的时候,用两个指头,但速度还不差。
 计牧师伉俪情深,因为太多旅行在外,聚少离多,在家的时间不及五分之一,常是藉信上联系,但从来没有感情问题。虽然他们没有自己的孩子,所收养的孩子以千百计,计师母不仅要为他们的衣食筹维,也要处理布道会的日常事务。
回顾神藉着他的仆人所作奇妙的工作,计牧师谈到他事奉的经验说:对神有信心。神既应许,他必供应。
编者按:1978年,计牧师宣布退休,传道53年。1985年2月13日,84岁的计志文去世。
上一篇:马丁·路德·金和《我有一个梦想》
下一篇:闽南的使徒杜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