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名人传记>

关信辉:香港著名的“福音”导演,借电影传道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2-11 点击:

当时在加拿大,关信辉本来顺应家人心意修读电脑,但一读下去,他发觉这个科目岂止「毫无人性」,更是写错一个符号也不行的「笨得可以」。于是暗暗瞒着家人,试试转修电影,结果,一脚踏进创意新奇兼充满人性的电影世界后,他那能自拔?简直是钟情极深。一次,仍蒙在鼓里的家人观赏关信辉自己摄制的功课,还纷纷赞许片子拍不错呀。尤幸当他们知道真相后,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令关信辉不禁松了口气。九二年凭第一部纪录片在当地的电影节连夺多个奖项,其中包括「新晋导演」奖。

  枫叶国是他信主受洗的地方。他深信,这是神让他走的路;他深愿,神会一直用他在电影圈中事奉。

  他选择回香港发展的原因之一,是加国大部分时间寒风萧瑟,一年只短短的夏季才适合拍戏,对一个年轻新晋、浑身是劲的小伙子来说,当然渴望更大的发挥空间。别看关信辉年轻,他却是踏实成熟,回港之初考进电视台当一脚踢的「制作助理」;后来毛遂自荐入了电影圈,也是由大打杂的「场记」起步,绝不好高骛远,一心靠努力和实干争取经验,同时也可证明自己的能力。

  「每半年我便会检讨一下,自己所做的,是否向着定下的长远目标前进,有没有改变的必要。譬如在电视台,我希望一年内由制作助理升导演,若果成功,便表示自己适合继续在内联发展。」结果,他干了九个月后辞职向电影圈进军时,电视台说刚想升他做导演!

  关信辉常常说,留在戏行的人一定要有热诚,否则不可能收入有限却愿挨更抵夜去拼。他也不例外,他记得一次出外景拼搏一轮后,空档时一身尘垢捧着一盒「死尸饭」(内联对又干又硬的双拼饭之谑称),坐在路边囫囵吞下之际,眼见一个个白领人士衣光颈靓的走过,不禁自问何苦来由?但他对电影的热情令他义无反顾,「即使是今日重看《金枝玉叶》,那种满足开心好无敌!」

  他形容自己工作态度是「粉身碎骨」型,拼搏之极,导演一声令下,立刻飞身行动。一次飞扑跳入泳池游到对岸,为了向演员传达导演的吩咐,结果身上的什么记事簿呀,传呼机呀都统统报销;当时他想也没想过可以绕行泳池去完成任务呢。这份拼劲得到赏识,戏一部连一部的,先后参与了《金枝玉叶》、《流氓医生》、《甜蜜蜜》、《我是谁》等多套电影的制作,由场记到第一副导到第二副导,如是在四、五年间累积了丰富的实干经验。

  戏行有一句口头禅,大家辛苦不过是「为套戏」。为人工作已经如此拼搏,那么为神工作呢,关信辉严肃起来,很认真的说,更要用尽全身力气做到最好!近期在教会轮回公映的福音电影《地茂厨神》,便是由他执导演筒。

  从为人工作到为神工作,中间的一番转折,相当感人。

  有一幕人生哀愁长在他心间:医生宣告身患肺癌的母亲生命濒于弥留,家人哀伤地守候床边。每一秒的流走,带来心头更重的哀愁;他难过地看着母亲的心跳渐渐地慢下来……慢下来……泪又泛起,在打转,话依然沉重得可以,「愈有心理准备,愈是难过。」

  人生若朝露,无定而短暂,亲身的体会令这个年轻人不住沉思。母亲的病,是关信辉事奉的转捩点。

  入电影圈以来的四五年,一直有戏可开,到参与拍制耗资近亿万的《我是谁》时,更自觉攀上了事业高峰。这是神的祝福,他心感激;但自己为神呢?又可作何事?在浩渺荒漠之地拍制《我是谁》时,关信辉亦自寻问「我是谁」?

  母亲离世前,他曾经给她看乔宏的见证带,令母亲很得帮助,后来更在叶特生主领的教会布道会中决志。于是,关信辉决定用几年拍戏得来的积蓄,自资拍制有关癌症病者的见证带送给医院。「当时,我很有信心地去为神计划很多很多,但结果令我很震惊,一切都出乎我的意料。」

  为了储够粮饷,关信辉的如意算盘是先接拍六个广告,多开一部戏。本来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但临到最后阶段,所有计划通通告吹!「点解会咁!?」他震惊,他不解——神过去如此祝福自己,为何现在令他如斯坎坷?在筹划和等待的四个月,银行存折的数字逐渐向下滑,起初很完美的计划已无法实践。

  关信辉是个很感性的人,也毫不掩饰真情的眼泪。当教会的弟兄姊妹听到他分享经历和计划,几个营商的表示愿意出钱支持他开拍——说到这里,关信辉说不下去;泪落,大概是因为感激又感动。他带点歉意地解释,每提起这件事,泪总忍不住。

  好了,似乎是拨开云雾之时,关信辉却收到开戏的邀请。要不要先放下神的工作,拍戏赚钱,免得弟兄姊妹掏腰包?拍戏也讲季节,今次不拍,起码要等两个月才有机会。这个诱惑很大。他的心乱极了,却是牧师的一句话令他下定决心。「做哪件事会令你后悔?」牧师说,「做神的工作从不用担心没有钱。」

  关信辉笑笑说,推辞邀请后自己曾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你都算傻啦,不过不要紧,为神做一次傻仔吧!」他还很认真地对神说:「我在这里,请用我。」

  奇妙的事发生了,一日后一位弟兄忽然向他介绍他未曾认识的影音使团。那一刻关信辉开始明白神的时间了!倾谈之下,他发现自己希望筹拍的跟影音使团的义工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结果,他不用顾虑自己经济短绌,不用烦恼发行网络——以前的挣扎,完全一扫而空。

  「在我的生命曾出现这样的神迹,我以后还可以担心什么呢?」也是因缘际会,遇上周主丰的见证,在拍制《地茂厨神》时又是另一次信心美丽的经历。

  关信辉说去年拍《地茂厨神》时刚三十出头,他说时眼睛都笑了,因为自己曾定下三十岁当导演的目标,虽然迟了一年,也是心满意足,「若果今日要回天家,我也会眼闭,因为一生中已完成了一出电影!」

  真的吗?当然不。他自觉还未为神做得够。媒体是传扬福音信息的好渠道,关信辉语重深长地说,「做制作有经验的基督徒应该挺身而出,为更有价值事去卖命!」

  做媒体的基督徒们你们还等什么呢?开始为主做工吧!

上一篇:神的灵感动我高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