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恩典
当前位置| 主页>见证>奇异恩典>

耶稣对我生命的十一个改变

来源:网络 作者:李晓明 时间:2017-02-24 点击:

上个主日和教会的弟兄聊天,请教他们对我文章的看法。

有个弟兄说我的文章“负能量”比较多。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文章太沉重了,只讲了生命挣扎的过程,却没有讲那个美好的结局。

人们已经习惯了那种皆大欢喜式的影视剧大结局,而不是悲剧,或者悄无声息的落幕。

信耶稣有什么用,信耶稣有什么“好处”,这是我在向很多人传福音时被问到的问题。

我常以为,在信之外要求好处的信仰不是真信仰,而是贿赂,是交易,是拜假神,这个世界上假基督徒很多,然而耶稣却是真。

信耶稣有什么好处?真信耶稣没有任何多余的“好处”,如果你带着求好处的心态去寻求耶稣,你注定只能找到一个假耶稣,还不如拜拜观音,或者家里供个大肚子的保佑发财的弥勒佛,或者去找个大师帮忙开光,或者供养个仁波切,或者入个党,都是可能有“好处”的,唯独信耶稣没有“好处”。

信耶稣是没有任何今生的“好处”的,因为耶稣说真是他学生的人,就要跟随他走十字架的道路,这是什么意思呢,耶稣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他背着十字架前行的路,是他走向刑场的路。

如果仔细读新约,会发现耶稣是一个在今天看来有点“愤青”的人,耶稣经常激烈地批评和斥责当时社会中极有地位的法利赛人,说他们是瞎眼领路的,说他们有祸了。

耶稣根本不怕得罪人,他在圣殿中赶出一切做买卖的人,还推翻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

在一个无神论盛行的国家,真信耶稣,真跟随耶稣的人,都注定在今生今世被世人厌弃,注定是死路一条,要像耶稣一样被逼迫的。

真信耶稣的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疯狂的赌徒,因为耶稣让他们放弃对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并今生骄傲的追求,应许给了他们一个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心里也未曾想过的国度。

在务实的中国人,耶稣这种人不是开空头支票的超级大骗子吗?

是的,耶稣就这样成功骗了两千年,骗了无数人前仆后继地追随他,哪怕死都不肯放弃对他的信仰,多少人为他殉道,为他死在传扬他福音的道路上,宁可死也不肯退步。

为什么呢?因为耶稣确实有改变人的能力,以我自己为例,谈谈耶稣如何改变了我。

我是201513日那天相信耶稣的,再过几天,就是我归主两周年的日子,谈谈这两年耶稣对我的改变,我断断续续地写,写完了发现概括起来有十一个:

一、我严重的抑郁症和高频的自杀念头消失了

因为童年和父母关系都不好,我有比较严重的孤独问题,这种孤独造成了心里的病态,经常莫名其妙地、没有原因地心情低落。

从上高中开始就愈演愈烈,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是沉重的,整个人喘不过气来,迷恋海子的诗歌,同时自杀念头开始高频出现,到大二时达到巅峰,就是我真的试着自杀了,幸存后这种自杀念头依旧没有消失,依旧经常感到虚空并且厌世,没有安全感,感觉低落。

硕士毕业参加工作以后,很长时间都压力超级大,而且特别孤独,经常一个人在办公室待到很晚很晚,也经常会有从办公室跳下去的念头,办公室在16楼,要是跳下去,也就真的完了。

信主半年后,我的自杀念头消失了,抑郁逐渐消失,而之前几乎是每周或者每两三天都会想到自杀的问题,就是有一种活着没意思,不想活下去的念头。

二、烟瘾消失了,然后就戒掉了

其实我的身体并不适合吸烟,烟瘾是一种安慰行为。高中开始偶尔抽,到本科时也偶尔抽,等到研究生时,就是经常抽烟了。

心情不好时,一天抽过两三包,甚至一个小时里抽过一包,经常猛烈地咳嗽或干呕。很多人都吸烟,戒烟也很难,也不愿意戒,但我信主不久以后,我决定不再吸烟了,就很轻松的结束了,虽然中间有过几次吸烟的经历,但是已经没有烟瘾了,也不会轻易碰烟,对烟是厌恶的。

三、脱离情欲和淫乱之罪的缠累

圣经中有个行淫的被抓的女人,而我就是那个没有被抓的行淫男人。

性一直是我生命中的偶像,以至于自己不断去寻找性,用来替代爱,直到扭曲。

曾有朋友让我写信仰见证,但是我一直都没有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自己性方面得罪神的地方太沉重了,我曾经在黑暗中走过很久的路,我知道自己有多内疚和绝望,前尘往事已经没办法写成一般的见证,只能写成忏悔录。

2015年教会圣诞节晚会有个节目是圣剧《救赎》,我就出演罪人(白衣者饰演上帝),从堕落到被救赎,到与神和好。排演的那些天的某个清晨,我突然特别早醒来,感到巨大的哀伤,就坐在床头流泪忏悔。

主啊,我真的有罪。

我想我迟早会写出关于这段在黑暗中行走的经历,关于自己生命的罪与罚。今天敢袒露自己的问题,是因为我知道我的神接纳我,他已经赦免我,不再定我的罪。

但我也不敢说我明天就不会跌倒,我敢说的是我的神帮助了我,我相信他必定救我远避这样的罪孽。

主啊,你帮助我,我不想再回头走一步黑暗的路。

四、我不再惧怕黑暗和鬼

从小对黑暗就特别恐惧,也经常怕鬼,虽然我从来没见过鬼,可我就是感到极大的惊恐,我会梦到鬼,会在黑暗的空间中感到极大的惊恐。

这种恐惧是难以言喻的,是毛骨悚然的,这种恐惧控制了我多年。有两次深夜在办公室里加班,我都有看到鬼的错觉,当时那种惊恐真的是难以言喻。

有些时候,我不敢闭着眼睛洗脸,因为总是眼前会浮现一个女鬼的形象,甚至祷告时都不敢闭上眼睛,因为总是觉得周围有东西,这种内心经历是相当独特的,私密的,个人性的。

直到今天,我脱离了这种恐惧,不再怕鬼,也不再太惧怕黑暗,很多时候即使感觉鬼就在旁边,也不害怕,因为我知道圣灵与我,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有一次做梦,我梦到自己赶鬼,我对那个女鬼说:“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给我出去。”然后我就醒了,发现自己原来真的是在梦里把话大声说了出来。

五、经常性地流泪,并因此得到医治

信主两年,我大概流过一百多次泪,大部分不是哭,就是默默流泪,泪水像泉水一样。也有几次眼泪像洪水一样,而且放声大哭。

我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软弱,开始体恤自己的情感,也更深地认识到主对我的恩慈和怜悯,这种泪水是可以让我轻松的,而不是委屈或难过,泪水背后是平安,是感恩,心里的伤害在流泪的过程中得到医治,苦毒和黑暗的冰山在融化,撒但的营垒已经被圣灵的宝剑拆毁。

六、开始接纳自己,不想再为优秀而优秀

自小的家庭环境,是特别苛刻的,有很多的要求,父亲脾气暴躁,常常发怒,伴随着家庭暴力。母亲则不善于表达爱,和父母没有正常、又紧密的关系,而更多的是惧怕和防范,感觉不到自己被无条件地爱和接纳。

自己也是个道德主义者,也因为自己道德上的污点很瞧不起自己,给自己定罪,觉得自己太差劲了,自我评价很低,心里特别自卑,不肯接纳自己。

另一方面,觉得自己相貌平平,甚至是长得丑,在女性面前特别卑微,不觉得会有女孩子会喜欢自己,和女性世界的关系在重复和母亲的关系模式,就是渴望又恐惧。我渴望母亲的爱,然而我多年来都不相信她爱我,她在感情表达上太弱了。

我一直都觉得,只有自己做得很好,才能得到别人的肯定和爱,所以这么多年来拼命地努力,活在别人的期待和评价中,惧怕别人的论断和否定。

信主以后,我渐渐接纳自己,觉得有耶稣很在乎我,耶稣都爱我,都接纳我,我有什么理由不接纳自己呢?

于是我渐渐接纳自己,按照自己的软弱和败坏的本相接纳自己,也不想再为这个世界的肯定大悲大喜,也不想继续为优秀而优秀,我想按照耶稣教导的方式合理地生活、幸福地做人,从容地走十字架的道路。

七、回归家庭,爱并饶恕

从小经常梦到与家人隔绝,或者家破人亡,印象最深的梦是多年前梦到家人都中毒死亡,我在梦中看到哥哥中毒极深而死,整个脸都是悲惨的颜色。

人的灵魂何等奇妙和敏锐,回头看过去的梦确实是后来生活的预表。

我害怕我的家,我也不想回家,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家。本科时去心理咨询室,咨询师带我做沙盘,我用一只鸟来表征自己在家庭中的位置,就是可以随时飞走。

20146月,1987年出生的哥哥第一次心肌梗死,之后就持续心衰。我在2015年信主后就开始劝家人信耶稣,并努力在经济上支撑哥哥看病,哥哥反复住院,我反复从北京回到赤峰,经常在凌晨赶到医院。

哥哥被病痛折磨得悲惨,整个家庭都陷入绝望的情绪,面对这样的苦难,人真的无能为力,2015年陪哥哥在赤峰医学院附属医院看病时,医生告诉我,哥哥的心脏随时都可能破裂,就像一颗定时炸弹。

我为家人跪下来祷告了半年,断断续续,几乎每天,但也不够恳切,有一天祷告中看到一个画面:母亲在家里的灶房做聚会用的无酵饼,她的表情是很喜乐的,但是家里的房间里缺少了一个人,在模糊的画面中,我在东屋主卧只看到一个人。

看到那个画面,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不确定是不是“异象”,但我担心爸爸和哥哥中的一个可能会去世,但当时还是担心父亲会突然离世,因为父亲的身体也不够好,我那段时间就经常和父亲打电话。

20163月,一直抵挡基督信仰的哥哥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要去教会。我回乡,陪他到了教会,他承认了耶稣的名,教会的长老当即就决定给他施洗。

哥哥受洗那天我俩在教会。

2016427日凌晨,哥哥被主接走了。

哥哥人生最后的两年是极为艰难的,我们一家人也是极为艰难的。特别感谢耶稣,如果没有耶稣,哥哥去世以后,我大概会和父亲断绝父子关系,因为长期的家庭暴力对哥哥的心灵伤害很大,导致了他的自闭和暴躁,间接引发了他的疾病,我很恨父亲,也很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哥哥,很长一段时间都特别内疚,常常想如果自己早两年信主,早点回归家庭,也许哥哥就不至于死。

但没有苦难人又怎么会悔改呢?上帝就是定意压伤我哥哥的肉体,要救他的灵魂,也要用哥哥生病离世这件事,带领我们一家悔改,归向他。

爱的过程艰难,饶恕的过程艰难。我一次次回家看哥哥,20163月他决定要信主那次,我为他禁食祷告了两天多。后来决定吃饭,是因为整个人心灵很软弱,已经毫无力气,也没有安静的心,就绝决定不再继续禁食下去了。

那天中午正好给哥哥打了一份酸菜打卤面,他吃了一些,剩下了很多,我就吃了。

我吃的时候,哥哥特别感动,他大概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弟弟这么接纳他,愿意吃他的剩饭。

因为禁食了两天多,吃的时候整个牙床痛得厉害,就忍不住捂嘴。哥哥说“你牙疼了吧?”我问他:“你怎么知道?”他回答说:“我之前在山上放羊,饿过了吃东西也是这样难受。”

2016年春节时,哥哥在家庭会议上交代说要把属于自己的那份牛羊留给外甥。

说完这几句话,兄弟俩相对无言。

哥哥小学四年级肄业,之后就一直放牛放羊,而我一直读书,小时候我们是很好的玩伴,很小的时候很穷,没喝过什么饮料,我们在公路上捡到一个别人扔的饮料罐,还倒在手上分着喝剩下的饮料,这个场面至今都让我觉得温暖和快乐。

后来我一直读书,我们的交流越来越少,哥哥脾气越来越差,不愿意沟通,直到他去世之前,我们才有一点沟通,然而这也是因为耶稣基督才成就了这样美好的工作。

饶恕父亲的过程很艰难,我不断给他定罪,把哥哥的死的大部分责任归在他头上。

看《冰与火之歌》第四季第十集的时候,当提利昂提着弓弩去和他的父亲去对话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他一定杀死他很糟糕的父亲,后来他果然这样干了,我拍手称快。我在心里也一样杀死过我的父亲,而且不止一次,我是精神上的弑父者。

草原是多么美啊,哥哥留在了那里。

哥哥去世以后的九月,疲惫软弱的我回乡看望父母,也是想得到休息和安慰,可进家门没到两三个小时,父亲就当着我的面辱骂母亲,母亲委屈的没办法,在屋里走来走去,我坐在椅子上为父亲默祷,话语制止了他几次他不听,他依旧继续骂,我起身冲他说了一句“你不死我是不会结婚的”,就夺门而去,走着去哥哥在草原上的坟墓,一边走,一边痛哭,又在哥哥的坟墓边哭了几个小时。

那天哭完了,坐在哥哥的坟上和他合了一张影。

晚上吃完饭,父亲从外面回来,主动和我说了句话,我也没搭话,就一个人去了西屋,那是哥哥的卧室。第二天凌晨四点,闹铃响了,我很疲惫,可我知道自己必须离开,班车离开村庄,又开过了两个村庄时,母亲打来了电话,说“你真走了啊”,我听到她在那边流泪。

从故乡到北京,从北京到故乡,两千多公里,三天一个来回,回京后我半个月里一个电话也没有和父亲打,心情特别糟糕,直到有一天在教会传道人送我回家的车里,谈到哥哥离世后自己的感受,整个人泪流不止。

下车步行回住处的路上,我才有饶恕的力量,给父亲打电话,和他说:“爸爸啊,我是爱你的。”

和姐姐的关系也是一个结点,姐姐脾气很像父亲,很强势,对我很照顾,但也有很多控制,我很反感姐姐的行为模式和话语模式,因为她太像父亲了。哥哥去世三天后,家里氛围极其压抑,因为姐姐出言不逊,我一下子就大发雷霆,动手打了她一巴掌,姐姐先是反击,被舅舅等家人劝阻,之后就是大哭,然后就是表示要断绝关系。

昨天和姐姐聊微信。很久以前我俩闹矛盾时,她都是说看不到我信主后有什么变化。

我当即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知道在这样的时刻不能再任由事情恶化下去,就向姐姐下跪道歉,和姐姐交流自己的内心状态,挽回和恢复关系。春节时为了挽回和哥哥的关系,我也向哥哥下跪道歉过,说自己以前太骄傲,不够照顾他的感受。

我们家五口人,我是给父母、姐姐和哥哥都下跪过了。跪下去,像奴仆一样表示谦卑,诚恳地认错,我们家庭的关系也在这下跪的过程中得到了挽救,其他方面的努力也是在各种做。如今和父母、姐姐都是经常电话和微信联系,我们中间的墙,终于倚靠耶稣基督被拆掉。父母已经和哥哥一起信主,母亲最近明显开始更多地寻求神,姐姐之前很抵挡,最近则是答应这个元旦会去呼和浩特的教会。

八、从恐婚到期待家庭生活

因为家庭暴力的缘故,我重度恐婚,因为我在父母的婚姻中看不到任何爱和乐趣,他们就是彼此虐待和折磨,我也害怕把孩子带到这个悲惨的世界上,因为自己的经历,我也担心自己有家庭暴力倾向,照顾不好自己的妻子,尽不了做父亲和丈夫的责任。

那天陪我们教会的小慧慧去医院换药,她的手指受伤了。

信主到教会以后,教会里有好几个家庭,看到他们的夫妻关系以及亲子关系的甜蜜和和谐,我对婚姻和家庭的观念都被更新了,教会的孩子让我心疼,也特别容易让我感动和落泪。

不知不觉间,我不再恐婚了,也开始期待有一位和我一样被主的恩典深深感动的妻子一起生活,一起同奔天路,建造家庭祭坛。

九、学会委身,学会爱

“委身”是什么意思呢?委身意味着忠诚,意味着不离不弃,不管所委身的对象是否值得。

我所在的教会是一间很稚嫩的教会,有很多问题,我进到教会后特别火热,就不停地在教会里做事,招呼大家做事,但是得到的回应很有限,这样就很压抑,曾有很多抱怨,之前很多时候都萌生离开的想法,然而耶稣渐渐让我知道他的心肠,知道他的爱是永不放弃,是永不止息,知道他珍惜每一个人,因着对耶稣的心肠的理解,我开始学习委身自己的教会,委身每一个弟兄姊妹,委身每一个教会里的孩子,而不是热衷于宏大的基督教事业。

对于所在的律所,也是一样,上帝让我更多看到了重要的不是律所的大小和好坏,而是那些同事几年来的友爱关系,我的同事们都没有相信耶稣,但我知道神必定亲自动工。若圣灵感动,谁又能抵挡福音呢?

我知道神设立我为守望者,我要守望我的家人,我的教会,我的律所,我的邻居,我的故乡。我不会放弃爱,爱是永不放弃,爱是永不止息。

爱就是不问值与不值,因为爱本身就是值得。哥哥去世以后,我也发现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爱他爱得不够多。而自己这些年做得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爱。

因着耶稣基督的爱,我学会了爱,开始更多地关注美好的人际关系,关注别人的生命,而不是关注事情的好坏。

我知道这是委身和爱都是一生之久的功课。

十、不再执着于政治,却更关心公义

以前自己是个关心政治的人,喜欢收集各种政治动态,也喜欢谈论政治,也对国家的前景深感忧虑,甚至成了我很大的心病,我从小就经常做国家战乱的梦,甚至还梦到自己向国家领导人大声疾呼自己的忧虑。

如今却理解国家的兴亡存废在于上帝,我们更多的应该是跟随耶稣关心个体灵魂与生命的得救,神也叫我们行公义,而公义是要落实到人的,爱就完全了律法,爱就完全了公义。

真的基督徒要带着爱心去行公义,克服惧怕,也愿神赐给我们为仇敌祷告的爱心、信心和勇气。

十一、我要跟耶稣走

2016123日,在北京教会联祷会上,赞美一起,我的泪水就哗哗不止,圣灵带给我极大的感动和平安,让我确信,自己的一生要跟随主,未来很可能会去读神学,参与牧会或者宣教,我是个软弱不配的人,唯愿主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

跟随耶稣,心甘情愿,立定心志,无怨无悔。日光之下并无新事,社会上的不公义从人类堕落至今就极为普遍,最近的新闻何尝不是旧闻?

我会因社会不公感到愤慨,但更多地会思想自己是真的基督徒吗?自己真的跟随了耶稣吗?真的跟随耶稣的人不应当被这个世界逼迫和厌弃,如同我的主耶稣一样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吗?

我很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基督徒,很怀疑自己有没有走十字架的道路。

但我知道,我要走这条路,我必须走这条路,绝不回头。他的十字架大,我的十字架小。他是爱我,为我舍己。

我要做个真正的基督徒,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我的主。

上一篇:奇妙的转变:我的信主经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