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老孝亲
当前位置| 主页>家庭>敬老孝亲>

夕阳下的思念

来源:网络 作者:王矫 时间:2015-09-27 点击:

最近,我时常想起我的父亲。特别当黄昏来临,我漫步在绿茵小径,我的眼前时时晃动着他的身影。上次,他来美国探亲时,我和他一同漫步在这条小路上,听着他兴高采烈的讲时事,论政治,也抱怨光阴似箭。我们一起欣赏落日霞晖,也谈起昔日那些难忘的日子。

“你知道吗?爸爸,你是我小时候心目中的白马英雄。”我说,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父亲年轻时帅极了,他那张明星般的照片,一下子就打动了母亲的芳心。而且,他还有一副宽宽的肩膀,为我遮风蔽雨。小时候,我常做恶梦,每次哭醒,我发现自己躺在他的怀里,我的头靠着他的肩膀,惊恐的心不一会儿就恢复了平静。那时,我觉得,即使恶梦变为现实,只要他在身旁保护我,一切也会平平安安。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看到父亲能力的有限。他其实和我一样普通,都得独自面对人生,历经风雨。在远离家乡的日子里,我因遇到困境而渴望得到帮助。虽然望眼欲穿,但仍然看不见任何人的踪影。夜深人静时,我抱着枕头独自落泪,我的白马英雄在哪里?

后来,我认识了一位真正的白马英雄──我天上的父。他和我父亲一样爱我,但是,他的肩膀,宽阔无际;他的能力,无以比拟。他能护卫我走过风风雨雨,也能伴随我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去。他不仅看顾我走过曲折的小径,更会在关键之时赐给我机遇(生身父亲虽爱我如命,却没有这样的能力)。

在北京过年

那次,我牵着父亲的手,陪着他沿着一条小路,向山坡上走去。到达山顶时,他已十分疲惫。他喘着气,停下来:“我走不动了。看来,我真的老了。唉!真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确,他已经77岁。想当年,他比我能走,只要和我在一起,他怎么都不会疲累。

在我13岁那年,他到北京陪我过年。初一那天,我们在王府井大街上逛了一整天。他不停地给我买零食,我也不停地吃。他看着我品尝美食,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在那个动乱的年代,父母的收入,时常不够应付最基本的家用,但父亲总是想尽办法满足我的馋嘴。他常常对我眨眨眼说:“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我。大不了,我把自己最好的衣服送入当铺。”

那时,肉食是凭票供应,每人每月只能买一斤肉,但他总是把他的那一份全部给我。父亲常常说他那句名言:“我的那一份归于小帆的名下,我和她是永久的同伙。”

在北京的这个大年初一,父亲的口袋中揣着他一个月的薪金,他决意用这些钱让我玩得开心,吃个痛快。等我吃完了,他兴致勃勃地说:“昨天,我搭公车到十三陵地下宫殿和北京天文馆,买了今天的门票,我想陪你好好去玩一玩。”

我毫不领情地摇摇头:“今天,我好不容易不用参加游泳训练,也好不容易没有凶巴巴的教练在身边,你就让我轻松地放肆一下吧!大年初一看墓地,不吉利。看星星,多寂寞呀!”我振振有词。“不如,我先去你的旅馆房间美美地睡上一觉,然后,我们去餐馆好好吃一顿饺子。”

“你还没吃够啊!”他失望地看了看手中的门票,看来,他跑的路和花的钱都泡汤了。但他还是满足了我的要求,他从不让我失望。的确,从父亲的身上,我常能看到天父的影子,爱我、愿意为我倾倒他的所有,只是天上的父亲无比富有,而且还有疼爱孩子的智慧。

伤心有隔阂

这次,父亲来美国探亲,我想藉这个机会,好好报答他对我的疼爱。我送他和母亲跟着旅行团,去美国东、西部的各大旅游点,满足他的宿愿。每个周末,我还带他们出去吃海鲜、逛大街,只要父亲喜欢的,我都买给他。

今天,这个黄昏,我陪父亲出来散步。从他步履蹒跚中,我看出他真的是日渐黄昏,我们不知还剩多少个这样漫步的日子?真希望他在这不多的年日中,能认识那位爱着他的阿爸天父,从此他就不必独自走前面的路。我想,我能送给他的最大的礼物应该是:认识阿爸天父!

我以为,父亲那么爱我,又从不拒绝我的要求,那么这一次,他一定会接受我这个礼物。但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他因为爱我,答应随我去教会,但对神毫无兴趣,只是为我而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

他去参加主日,讲道刚开始,他就鼾声四起;他去团契,别人一开始分享,他就坐立不定;带他去特会,他只勉强地在那里住了一晚。他只是忍受着,一点也不想要这份礼物。

我想起父亲非常喜欢读我写的东西,不论是毫无诗意的打油诗,还是列举琐事的书信,他都读得爱不释手,将它们按日期编排在一起,珍藏起来。但是,当我把自己近两年写的信仰文章给他看时,没想到,他竟毫无兴趣。“我难道写得那么糟吗?你竟然不屑一顾?”我有点生气。母亲也在一旁说:“女儿的文笔,真的比以前好很多,你要不要读一读?”但是还是没有用。

最后,我给他一本《海外校园》说:“我有一篇文章刊登在这本杂志上。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能在杂志上发表文章吗?这可是一本世界级的杂志啊!你不要读一下吗?”他懒洋洋地回答:“如果这篇文章中没有宗教内容的话,我就马上阅读。”

他还真顽固!我对他有点失望,也有些不耐烦了。从此,我不再对他提起神国的事,他也开始藉故不和我一起去参加聚会了。看来,人的力量真的有限,即使面对自己所爱的人,也是软弱得毫无影响能力。

虽然在六个月中,我们享受亲情和快乐,但是,我也时常感受到,我们中间彷佛隔着一道无形的墙,阻断了我们心心相印的默契,也造成我们彼此间的误解。他不喜欢我时常三句话不离神,我也对他们的闲话感到无精打采。不过,我们还是因为爱对方,而相互忍耐。

父亲的泪迹

终于有一天,父亲有点忍不住了,他认为,我整天忙于属灵的事是故意疏远他,故意忘记他们提到的人和事。因为上次,他来美国的时候,我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那个晚上,他和母亲轮番数落我。对他们的指责,我不知如何做出解释。我的内心在说,我的神实在是太有魅力,他让我陷入追求中而情不自禁,并悄然地改变了我的心。我已经不知道我是否还能用其它的方式过日子,也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比走在天父的世界,更让我开心。

我什么都没有辩解,只是对父亲倾诉内心的真情:“爸爸,我爱你!我从没有见过比你更好的父亲,你使我真实地看到天父的慈爱,感受到他的柔情。”

说到天父的爱,我不禁泣不成声。我对他们述说这两年来的经历,讲到第一个等候神的清晨。我看见,父亲颤抖的手拿起一张纸巾,他的脸上早已满了泪迹。

没有白疼你

父母回国的日子到了。挥别的时候,我的心满了无奈和惆怅。什么时候,我们能再度携手漫步呢?什么时候,天父会成为我们的共同话题呢?

今天,我独自漫步在黄昏,夕阳的余晖斜印着长长的身影。我又想起远方的父亲。我刚给父母打了一通电话,他在电话的那端说:“我老了,更想听到你的声音。”我感受到,他的思念如一口深遂的井,爱在深处流淌,只是口难开启。

“那么,你要不要听我念一段最近写的文章呢?这一段是描写你的。爸爸,你出名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有一位世界上最棒的父亲!”

我念完那段往事,他感慨地说:“真没有想到你还记得那件事,我真的没有白疼你。可以把这篇文章寄给我吗?以后,常常来信寄给我你的文章,我会像以前一样珍藏。”他又开始喜欢我的文章了,我好开心!

看着渐渐西下的夕阳,我禁不住向着天上的父亲祷告:“主啊,让我的父亲认识你,是我最大的心愿。你能赐给他这份祝福吗?不论他现在何处,不管他周围的环境怎样,但是,在你岂有难成的事?”

远处,金色的晚霞开始变得暗淡。云霞中,我彷佛看见,我与父亲携手漫步在小径,父亲又兴高采烈地开始了他喜好的话题,而这一次,我们都不时地提到我们共同的父亲。彩霞一直挂在天边,夕阳下不再有彼此的思念……

作者现在美国加州,任职于牙科诊所。

上一篇:养老院里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