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信引导
当前位置| 主页>慕道>初信引导>

医治过去的情绪注意两件事情

来源:《胜过黑暗》 作者:尼尔·安德生 时间:2015-02-11 点击: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受伤害或痛苦的经验,使我们的情绪留下疤痕。可能被你童年的玩伴或者成年后的朋友欺骗背叛,可能在小时候受过严重的惊吓;你在过去有过痛苦的人际关系,与你所爱的某人决裂。在过去任何情绪方面的创伤,皆可能在你的情绪中留下包袱,阻挠你在基督里的成熟和自由。

  不同于每日思想中所产生的情绪,而你的情绪包袱一直留在那里。多年来的生活经验,已在你里头蚀刻了道道沟槽,使你一旦遇到某种情况,就必定表现出某种反应。事实上,做为一名成年人,你不可能对任何事情都采取中立的情绪反应。因此对过去的情绪给予医治,需要注意两件事情:

  以你今日的身份来看过去

  我相信对于过去的伤害,上帝的答案在诗13923-24节“上帝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上帝知道隐藏在我们里面的伤害,甚至是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的。当我们求上帝鉴察我们的心,他将在合适的时候,把我们过去黑暗的部分带到光明中。

  过去曾受伤害的人,当眼前的事挑起那本能的情绪,他们便相信自己的感觉,而不是相信事实。例如,那些曾被父母话语伤害的人,很难相信父上帝无条件的爱。他们的基本情绪告诉他们,为人父母者皆觉得他们是不可爱的。若一直有人对他们说,他们的一生不会有任何成就,这些人也很难相信自己在基督里的价值。他们相信自己的感觉,以至生活也受到影响。唯有相信真理,依真理而行,我们方能得着自由。

  现在你已成为基督徒,能以现今的身份看过去的事。你可能有一种疑惑:“那些事发生的时候,上帝在哪里?”不要担心那时候发生的事。事实是,他现今是你的生命,且极愿意释放你脱离过去。那是福音,耶稣来使被掳的得释放。以你在基督里的新身份,看过去发生的事,这是受伤的情绪得医治的开始。

  饶恕过去伤害你的人

  医治过去的情绪创伤,需要饶恕过去冒犯你的人。也许你会问:怎能饶恕那些伤害你的人呢?

  首先,上帝要求我们饶恕。当耶稣完成他那祷告的模范——其中也包含了求赦免的一段——他立刻说:“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614-15)

  我们与人的关系,也必须跟天父与我们的关系一样,建立在爱心、接纳和饶恕的条件上。(太1821-35)其次,饶恕才能避免撒但的陷阱。保罗勉励人彼此饶恕,“免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我们。因我们并非不晓得它的诡计。”(林后211)不饶恕人,就等于邀请撒但来捆绑我们。

  确实,饶恕是所有基督徒的标准行为。保罗写道:“一切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上帝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弗431-32

  饶恕不是忘记。人们想要借着忘记来饶恕,结果发现在两方面皆失败。我们常说上帝忘记了我们的罪。但上帝是无所不知的,所以他不可能忘记。可是,只要我们承认自己的罪,他就会赦免我们,不再记念那些罪行,恢复罪所带来的鸿沟,使我们得与上帝相和。(来1017;诗10312)同样,饶恕并不是说我们忘记了曾经的伤害,而是从心底里饶恕对方。

  赦免不等于容忍罪。饶恕不等于忍受别人继续得罪你。饶恕不包括报复,或要求补偿过去的损失。“你的意思是,我就这样放过他?”你也许反驳。是的,你放过他们。你可能觉得不公平,但你不是最公平的法官。上帝是最公平的审判官,他按公平审判各人。(罗1019)你的责任是以怜悯和饶恕待人,把审判留给上帝。

  期望饶恕带给你好的结果。过不久,或许你仍能想起那些得罪你、伤害你的人,但你已经不再因此而受伤害,忿怒或者怨恨了。

  作者的见证

  在我个人服事的经历中,最大的危机之一也与饶恕有关。我跟一位名叫凯文的关系不够好,所以我问他是否愿意每周跟我碰面一次,目的只为跟他建立有意义的关系。

  在我与凯文碰面四个月之后,我向董事会提出带队前赴以色列的请求。凯文马上举手反对。“我反对!因为如果牧师担任领队,他就可以免费旅行,那样做等于给了他一份红利。”在我向凯文保证自费和利用年假前往之后,董事会才同意了。

  尽管我对凯文耿耿于怀,但这次旅行对我的灵命有了很大的助益。在这个过程中,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在教堂里向上帝祈祷,也为凯文祷告。我想到耶稣为了背负全人类的罪而汗如血点,而我也甘愿忍受与一个难以接近的人相处。

  两周后,我回到家里。发觉凯文已把攻击目标转移到青年牧师身上。够了,我能面对凯文对我的排斥。可是他竟攻击我的青年牧师,我终于失去了耐性,决定辞职。

  在递辞呈的前一个星期,我生病了。我躺在床上,完全不能说话。我开始读福音书,读到马可福音八章耶稣医治瞎子那一段。我发现,在耶稣摸了他一次之后,瞎子说:“我看见人了。他们好像树木,而且行走。”我忽然明白,在我眼中的凯文也是如此:一棵树。一个在前面阻挡去路的人。每次当我接近他,树枝就把我刮伤。然后耶稣再摸那人,他便看出人是人,不再是树木了。“主啊,我需要另一次触摸。”我流着泪低声说。“我知道你把凯文放在这里,叫我把焦点对准你设定的目标上:成为合你心意的牧师。”我在那一刻决定完全饶恕凯文。

  下周我回到教会,不是辞职,而是去讲道。我的声音仍然沙哑,几乎不能说话。但我还是根据马可福音八章二十二到二十六节的内容勉强讲了一篇信息。我谈到自己如何在极其需要上帝和他人的时候,竟然想要独立。我向会众承认个人想要独立的想法,和如何渴望主再次触摸我。好叫我把人看作人,而非拦路的障碍物。

  讲道结束时,我邀请所有渴慕主再次触摸的人到台前来。我们唱一首歌,人们如水流般走到台前。不久走道上和讲台前都已站满了人。我们打开两旁的门,让人们站到走廊上去祷告。结果很少人没有走到前面来。那是一次复兴!

  猜猜看谁没出来。据我所知,凯文从没有改变,但是我真实地改变了。我仍然忠实地坚持圣经的原则,因为我不能容忍罪。但我不再是以苦毒的态度回应。直到今日,我仍感谢上帝使我躺在床上,改变我对凯文的态度。使我成为合他心意的牧师。

上一篇:魔鬼的“八福”
下一篇:上帝医治身心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