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园地
当前位置| 主页>神学>学术园地>

退场机制的“衰微神学”

来源:金灯台 作者:殷颖 时间:2013-11-26 点击:
施洗约翰在与耶稣相遇之后,他的门徒纷纷向他汇报:“从前跟从你的人,都跟从耶稣去了”,言下不胜唏嘘,无限感慨。约翰却说:“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约3:30)约翰对于自己的处境,并不以为意;反而有一种卸下重负的轻松感。虽然约翰只长耶稣六个月,但他的任务却是要为基督预备道路:是主的前锋,是斥侯与先遣部队。任务达成,功成身退;不居功,不恋战。约翰当然也会有孤寂的感喟;但他更了解自己的立场和角色,泰然交棒。约翰并非被迫黯然下台,其名言“祂必兴旺,我必衰微”,为千古的世代交替确立了出色典范,订下了精彩的退场机制;也为他自己留下那最完美的退场身影。
约翰上场时,是十分戏剧化的。当传统的祭司制度走到末路,耶路撒冷的宗教界早已颓废不堪;人们所嗅到的尽是腐败的味道。祭司、文士、法利赛人等结成朋党,圣城里的圣殿也弥漫着商业的铜臭味。整个耶路撒冷宗教界,散发一波波让人欲呕的气氛。约翰原为祭司世家,本可承袭其父撒迦利亚作祭司,成为该群体之一员,但他却毅然放弃了祭司职位,选择作时代的先知。耶稣曾评介约翰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太11:11)约翰不仅离开了颓废的宗教界,甚且离开了令人窒息的耶路撒冷。他独自来到旷野,成为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一个人在自然环境中求生,穿粗糙的骆驼毛衣服,吃蝗虫野蜜。他在旷野中大声疾呼,要求人们悔改罪行,并且在约但河的清流中为人施洗。于是,大批群众都拥到旷野中去聆听约翰震撼人心灵的鲜活信息。跟随他的人以千万计,这举动使耶路撒冷的宗教界胆战心惊,他们差遣人去问约翰:你是谁?(是基督吗?)是以利亚吗?是那先知(摩西)吗?但约翰并不掠先哲与基督之美,坚决否认:“我不是。”最后他只承认自己是“旷野的人声”,要为主预备道路。(约1:19-28)
当约翰的事业达到巅峰时(他为基督施洗,成为千古一人),但不旋踵,由于基督的时代来到,约翰的任务便告完成,因而悄然退场。他绝不赖在舞台上不走,亦没有舍不得、放不下那些簇拥他的粉丝们向他投送的支持眼神与赞美喝彩,更没有筹组永续的次级团体,重复先前的工作。若是那样,原本约翰传讲的强劲有力的信息,便要大打折扣了。许多人在角色扮演完成后,即使未必得到满意或热烈的掌声,仍舍不得下台,欲走还留。虽然音乐会惯例,于表演结束时总会加演一两段小曲当作红利回馈观众,但安可曲后,仍应干净利落,迅速优雅,漂漂亮亮地下台,千万别拖泥带水,欲罢不能。“祂必兴旺,我必衰微”,是完美的退场神学。
在以色列诸先知中,曾有一位十分了不起的大先知——以利亚。在他事业的高峰时,曾当着宠信巴力的亚哈王之面,击杀了四百五十个巴力先知。他祷告神可以三年零六个月不下雨,再祷告立刻降下倾盆大雨。但当他的工作完成时,神便接他升天去了。以利亚将衣钵交给了他的弟子以利沙(王下2:9-14),完成了世代交替。
神使用每一个人都有一定的时间,不可能永恒延续。旧约先知以利亚,与新约先知施洗约翰都是圆满达成世代交替的典型人物,为我们留下了完美的风范。“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约翰的话中有些许无奈吗?许多领袖级人物,下场前总恋恋不舍,感喟自己仍有许多“托付”(重责大任)未能完成的“遗憾”。但约翰深刻了解自己应有的分际:神交给他的阶段性任务完成后,便应退去。“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传3:1-15),“衰微”才是真正的谦卑,上场前,便应先准备好那退场的豁达心态与潇洒姿态。这正是退场机制的“衰微神学”。
上一篇:传道人的另类危机
下一篇:浅析以色列复国之谜(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