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园地
当前位置| 主页>神学>学术园地>

浅谈马丁·路德的《九十五条》与宗教改革

来源:丰台堂 作者:张信德 时间:2017-12-03 点击:

前言

本文旨在探讨马丁·路德的《九十五条论纲》是否就是宗教改革?在我们传统的观念里,马丁·路德于15171031日在维滕堡教堂门口贴出的《关于赎罪券效能的辩论的九十五条论纲》(以下简称《九十五条》)就是宗教改革。事实如何呢?我们将通过对《九十五条》的分析,马丁·路德致梅因斯的亚尔伯特大主教的信,以及《论赎罪券与恩典之圣训》,来说明《九十五条》与宗教改革之间的关系。分析的结果表明马丁·路德在维滕堡教堂门口贴出的《九十五条》,并非就是宗教改革,最多只能说是揭开了宗教改革的序幕。

一、马丁·路德简介

马丁·路德(以下简称路德),14831110日生于德国艾斯勒本城,父母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早年家境贫寒,以后受到正规教育。1501年,考入爱尔福特大学,主修拉丁古典文学,也读神学和哲学,深受唯名论经院哲学家奥卡姆的威廉的思想影响。1505年获文学硕士学位,后进入奥古斯丁修道院,1507年按立神甫。起初,他力图用苦修、禁欲、自我鞭笞等方法寻求灵魂的安宁。[1] 1512年路德研读罗马书117节“义人必因信得生”时,他一边读,一边揣摩、深思。突然间,一股无法言语的喜乐充满他的心中,灵魂的重担刹那间完全脱落。在这之前,他一直努力行善,想赚取救恩却始终没有“做够”的感觉。现在神亲自告诉他:“人得救非借善行,乃借信心。”这就是路德归正的经过。[2]

二、《九十五条》主要内容

(一)赎罪券及《九十五条》

1.赎罪券

中世纪教会非常强调罪,以及罪所带来在地狱和炼狱中的刑罚。当时教会相信人死后,灵魂先到炼狱。一个信徒在世期间,若忠心遵守圣礼,死后在炼狱受的苦刑就越短。当时教会规定有四个圣礼可以赦罪或免刑。在路德时代,告解礼是最重要的圣礼。这项圣礼的重点在于神甫可以宣赦(包括罪的赦免及永恒罪刑的解脱)。犯罪之人若要赦罪,必须做三件事:(1)痛悔。(2)向神甫认罪。(3)因功补罪。“因功补罪”就是善功,包括:念诵数遍祷告文、禁食、捐项、朝圣等。[3]

经过一段时期后,告解制度有了新的发展。教会开始准许悔罪者,以偿付某种款项来代替苦刑或善功。教会则开出一张正式的声明书,宣告该悔罪者以借付款方式,从刑罚中释放。这一张公文,或“教皇票”,被称为“赎罪券”。[4]

2.《九十五条》的产生

1515年,教皇利奥十世为聚敛财富,以修缮圣彼得大教堂为名发售赎罪券或称特别赎罪券。勃兰登堡大主教亚尔伯特向德国富商富格尔家族借巨款对利奥十世行贿;1517年,利奥十世答应亚尔伯特兼任梅因斯大主教(当时亚尔伯特才23岁,又一身兼任两个教区大主教,都是违背当时教会法的),[5]负责在德国发售赎罪券,将收入一半还债,一半上交教皇。亚尔伯特又将这事交给多明我会修士台彻尔具体负责。台彻尔为了推销特别赎罪券,大肆宣扬赎罪券的功效,他说:“赎罪券乃上帝高尚的礼物,买了赎罪券的人不但以往的罪得赦免,就是将来的罪也可得赦免。而且为已死的人买赎罪券也能使他们立刻脱免罪罚……你们要相信上帝已将赦罪的全权交给教皇了。”并说,只要买赎罪券的钱币落入钱箱叮当一响,其已死亲属的灵魂马上就从炼狱升入天堂云云。[6]

台彻尔的这种宣传与路德等人在大学里所讲授神学思想完全相反,使他们很气愤。在同事们的支持下,路德写下了对赎罪券的九十五条看法,于15171031日,约正午时分,贴在维滕堡教堂门外。[7]

(二)《九十五条》主要内容

1.路德写《九十五条》的目的

从上文看到,台彻尔等人对赎罪券功效的大肆渲染,远远超出了大公教会和教皇对以往赎罪券的权限,也违背了圣经的教导。对此,路德等人对这种夸张式宣传非常气愤。路德把自己对赎罪券的看法,写成九十五条论纲张贴出去,并非要与教皇作对,也无改革教会之心。这从《九十五条》的内容中可以看出。那么,路德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其实很简单,从《九十五条》的前言中就可以看出:他是希望“为热爱及传扬真理”的人,就赎罪券问题,“在威丁堡举行公开讨论”。按今天的话说就是提供一个平台,开一个研讨会。不能出席的也可“以书面方式进行”。这样做或许能引起一些神学博士的注意,说不定他们愿意公开为赎罪券辩论,也因此可以达到澄清真理的目的。[8]

2.《九十五条》主要内容

路德在《九十五条》中主要依据正典法和圣经讨论赎罪券、惩罚、赦免等问题。内容最多的是涉及到特别赎罪券。我们有选择的介绍:(1)对特别赎罪券的抨击。从第56条可以看出,路德并没有反对教会法规,即“正典法”所赋予教皇的豁免权,也就是说,传统的赎罪券(补赎法所允许的)路德是可以接受的。因为一般的赎罪券早已存在(前面已介绍)。接下来在第89条中也清楚看到路德是维护正典法的。他反对的是补赎法不应使用在死人及炼狱中(第10-17条)。在第2728条中路德明显针对台彻尔对赎罪券的夸大之词。“他们说,钱币掉进钱筒叮当一响,灵魂立刻就飞了出来。那是传道人的捏造。”“钱币在钱筒中叮当一响,怨声和贪婪就增加起来。”在第32条路德不客气的说:“凡以为有赎罪券,就确信自己得救的,将和他的师傅一同永远被定罪。”在接下来的第36-57条以及64666768748991条都论及到赎罪券。(2)对悔改的解释。路德在《九十五条》中多次强调悔改,并指出悔改不仅是内心的也要有行动(第1-4条)。在第36条明确说明:“每一个真心悔改的基督徒,即令没有赎罪券,也完全可以脱离惩罚和罪债。”第3940条则指出没有人在购买赎罪券时,同时又真心悔改。只要真心悔改就能得救,相反那些说只要买赎罪券,不需要悔改的说法,与基督的道理是不合的(第35条)。(3)对恩典和平安的解释。在《九十五条》的后半部分提到恩典和平安。路德认为“教会真正的宝藏却是荣耀的至圣福音及上帝的恩典。”(第62条)赎罪券不是恩典,是牟取利益的工具;赎罪券与上帝的恩典及十字架的救恩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第6768条)路德没有太多的解释恩典的意义,更没有提及“因信称义”。在9295条,提到“平安”时路德认为,那些兜售赎罪券的人告诉大家“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参耶614)那是假的,基督徒进天国要经历许多的艰难(参徒1422),经历艰难进天国,强如虚假的平安。(第92-95条)[9]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当时路德贴出《九十五条论纲》,主要是针对赎罪券效能的过分宣传和不实之词展开的讨论。他并没有直接攻击教皇和罗马教廷,甚至也不完全否认传统赎罪券的功用,不否认炼狱的存在与教会的补赎。他接受教会的正典法,维护教皇和罗马教廷的声誉。[10] 此外,路德的做法在当时学术界来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就像大学的布告栏一样。“他这样做,并非有心掀起革命,因为《九十五条》是用拉丁文写的,证明他不想引起民众注意(该教区的人以说德语为主)。”[11]麦格夫这样写到:“马丁·路德将95条贴在维滕堡教堂门上,日期是15171031日。这一天后来被视为是宗教改革运动开始的标志。事实上,这些论纲并没有引起多大注意,直至路德把它们广泛流传,而且翻译成德文。”[12] 况且,《九十五条》中并没有任何一条涉及到宗教改革之事,也看不到他有意反对教皇的痕迹。因此,若说路德贴出的《九十五条》就是宗教改革的开始,为时过早。但是,由于赎罪券的销售直接涉及到教皇和教廷的利益以及教会的许多传统,因而路德对赎罪券的抨击不能不对罗马教廷有所触动。此外,当时整个教会系统已经腐化到一个地步,把圣礼和圣职人员抬举到最重要地位上。教会规定,只有神甫可以主持圣礼;若没有告解礼、宣赦及赎罪券,就没有救恩。一个人的得救与否,全权操在神甫手中。因此,教会对信徒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控制力量。这也就是为什么路德提出对赎罪券的功效质疑时,着实震撼了当时的教会。[13]

三、致亚尔伯特的信及《论赎罪券与恩典之圣训》

(一)路德致亚尔伯特大主教的信

此封信写于15171031日,从信的最后可以看出,路德在寄这封信时也附上了一份《九十五条》。在信中,路德当时对这位大主教非常的尊敬。路德在信中不止一次的使用“敬爱的”,“卓越的”,“尊贵的”,“阁下”等字眼。从这封信中也看出路德的谦卑和降卑,他称主教为“主公”,称自己为“不配的儿子”和“最卑微、不配的人”。路德在信的开头就表明自己写这封信的动机“完全是出于对您(教皇)要尽忠的责任感”。由此,可看出路德当时并无改革之目的。

接下来路德主要对那些兜售赎罪券之人的夸大之词提出质疑。例如:“只要将献金投入钱箱,炼狱中的灵魂就得以立即逃脱。”“甚至他们当中有人说,即使奸淫了圣母也能得到赦免。最后他们相信,人可以藉着这些赎罪券,从一切刑罚和罪疚中获得到释放。”路德为这些灵魂担忧。他希望大主教能关注此事。因为,上帝将这些灵魂托付给主教,主教就有责任看守好这些灵魂,免得被“引到死亡之路”。在信的中间部分,路德引用多处圣经,来表明“救恩之不易”。这与他以后所讲的“唯独恩典”和“因信称义”还有一段距离。但路德指出:“赎罪券于人之圣洁及救恩是毫无功效可言的,只不过补偿了那些根据教会法典而科处的外在刑罚罢了。”在信的最后路德也为大主教开脱,意思是那些兜售赎罪券的小册子“未经你完全同意和了解”。因此,恳请大主教能收回那些小册子,并翻阅他的论纲。这些都可以说明,路德当时对大主教乃至罗马教廷都是非常尊敬的,他只是通过正当的渠道把自己对特别赎罪券的看法提出来,并无任何改教和与教皇决裂之倾向。

(二)《论赎罪券与恩典之圣训》

此文章写于1518年,是针对攻击者的言论所作的辩论,共20条,其焦点仍是针对赎罪券。路德依据圣经提出,神并没有要求人“承受痛苦或补赎其罪债”,而是希望人“诚恳和真心悔改”(参结18213314-16)。(第6条)路德指出,那些为赎罪券辩护的人说,“人生短暂,无法去受那么多的苦难,做那么多的工,因此需要赎罪券。”或说:“罪人既有剩余的苦难,就应进入炼狱或购买赎罪券。”在路德看来这些说法“都没有事实根据,纯属虚构”,也无法证明。(第10条和12条)在路德看来做善事比买赎罪券更好,如果你有钱就帮助穷人,或捐给当地教会购买所需用的,例如:祭坛、装饰、圣餐杯等等,也不要购买赎罪券。(第1516条)路德也强调买赎罪券使灵魂脱离炼狱,是某些人的说法,教会“尚未认定这种说法”。(第18条)最后路德说:“虽然现在有人称我为异端——这真理对他们的财富损害甚大——我不会怎样理会他们的咆哮,因为他们的反应是出自混浊不清的思想。”“愿神帮助他们和我们有正确的认识。阿们。”(第20条)[14] 从这封答辩中清楚看到,路德所申明的观点,仍是对赎罪券的不满,其理由认为是不合圣经。路德并没有攻击教会也没有向教皇提出挑战,相反是尊重教会权威和正典法。这封答辩虽然是写于1518年,仍看不出路德有改革教会的迹象。结语

依据我们对路德的《九十五条》,和致梅因斯的亚尔伯特大主教的信,以及《论赎罪券与恩典之圣训》的分析,路德于15171031日在威滕堡大教堂门口贴出的《九十五条》还不能算是宗教改革的开始。因为,这一时期路德并没有任何改革的思想,他的行动完全是在正常的范围内,发表自己的观点。祁伯尔这样写道:“当路德公布《九十五条》时,他根本没有意思说:‘我要开始宗教改革!’没有一个人比路德本人更惊讶于此举所带来的后果。当时,没有人出来接受路德的挑战,直到两年后,才出现对手。”[15]  在路德写给亚尔伯特大主教的信中,我们看到路德非常尊重教皇和教廷,并且维护教皇的声誉,也没有任何冒犯教会的言行。但由于教皇不愿意面对错误,相反,以教权压制路德。路德虽然做出了让步,但教廷中的强硬派却不肯就此罢休。[16]直至1520年春有教皇起草通谕将路德开除教籍,并当众烧毁其著作。615日教皇签署通谕,并勒令路德在通谕公布之日起60天内公开声明放弃自己的观点。于是把路德“逼上梁山”,投身于宗教改革行列。[17]

15208-10月间,路德陆续出版了3部重要著作,被人们举为改革家。他的作品用德文写成,让他的观念可以被更多的人明白。当时拉丁文是欧洲知识分子和教会精英所用的语言,平民百姓则使用的是德文。16世纪的教会都已经远离圣经,路德那简洁有力和措词巧妙的德文,吸引群众认真思考某些严肃的神学观点。[18]1521年底路德确定了宗教改革的信仰大纲:唯独恩典,唯独基督,唯独圣经,唯独信心。[19]路德的宗教改革可以说是没有计划,没有目的。但他的改革之所以成功,有诸多的内在因素和外在因素,也正可谓是“时候满足”。         

参 考 书 目: 

1.王美秀等。《基督教史》。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

2.祁伯尔。《历史的轨迹——两千年教会史》。李林静之译,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1999

3.麦格夫。《宗教改革思潮》。蔡锦图等译,香港:道声出版社,2006

4.梁家麟。《基督教会史略—改变教会的十人十事》。香港:明风出版,2007

5.陈业玉。《九十五条论纲及赎罪券与恩典之圣训》。讲义,2009



[1] 王美秀等,《基督教史》,(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163页。

[2] 祁伯尔,《历史的轨迹——两千年教会史》,李林静之译(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1999),195-196页。

[3] 同上,190页。

[4] 同上,191页。

[5] 梁家麟,《基督教会史略—改变教会的十人十事》(香港:明风出版,2007),193页。

[6] 王美秀等,《基督教史》(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163页。

[7] 祁伯尔,《历史的轨迹——两千年教会史》,李林静之译(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1999),198页。

[8] 同上。

[9] 陈业玉,《九十五条论纲及赎罪券与恩典之圣训讲义》,200939-46页。

[10] 王美秀等,《基督教史》,(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166页。

[11] 梁家麟,《基督教会史略—改变教会的十人十事》(香港:明风出版,2007),194页。

[12] 麦格夫,《宗教改革运动思潮》(香港:道声出版社,2006),122页。

[13] 祁伯尔,《历史的轨迹——两千年教会史》,李林静之译(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1999),200页。

[14] 陈业玉,《九十五条论纲及赎罪券与恩典之圣训讲义》,200946-48页。

[15] 祁伯尔,《历史的轨迹——两千年教会史》,李林静之译(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1999),198

[16] 王美秀等,《基督教史》(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167-168页。

[17] 梁家麟,《基督教会史略—改变教会的十人十事》(香港:明风出版,2007),195-196页。

[18] 麦格夫,《宗教改革运动思潮》(香港:道声出版社,2006),124页。

[19] 梁家麟,《基督教会史略—改变教会的十人十事》(香港:明风出版,2007),198页。

上一篇:微商之伤——基督徒可以做微商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