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著
当前位置| 主页>文化>名人名著>

《陶恕小传》引 言(下)

来源: 作者: 时间:2016-08-31 点击:

属灵的争战

  1918年的4月26日,就是陶恕二十一岁生日过后的第五天,他与爱达西莉亚福兹结婚,婚后生有七个子女。陶恕的岳母是位敬畏神的虔诚妇人。她一直祷告,求神为她的女儿预备一位信主的丈夫。神果然听了她的祷告。日后,陶恕在属灵追求上得他岳母很大的帮助。她鼓励他过一个殷勤的生活,又把自己的属灵书籍借给他阅读。

  陶恕深信救恩是临及全家的,因此,很快便带领他的父母与两个姊姊信主。婚后第一个夏天,他与小舅在西维珍利亚学校里开福音布道会。接着,他应征加入美国陆军,在部队服役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此后,他属灵的争战期开始了。当时,维珍利亚教区的监督舒曼博士发现了他的恩赐,虽然,陶恕未曾受过任何圣经学校的训练,但仍被按立为当地宣道会的牧师。时为1919年2月。

  陶恕年轻时,既害羞又沉默寡言,家里有客人来时,他不是逃到屋外,就是躲进厨房去,若是可能的话,他便独自的吃饭。虽然他是如此内向,但在公开的职事上,却是灵里火热。基督的爱除去了他的畏缩。不过在他的生命里,他都是独自往前的,为着与主交通,他甚至要远离家人和好友。

  这种生活对陶恕的家人而言,自然不太好受。实际上,他就像个结了婚的修士一般。他没有汽车、地产,也不要银行户头,任何能叫他发财的机会,他都不屑一顾,有时甚至拒绝加薪。当他出外传道时,他的妻儿便不能与他共享天伦之乐。他完全接受主在路加福音第1426节所要求的:“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

  陶恕几乎对每件事物,都有自己的意见。在某些事上,他更是态度强硬。你可能不同意他的看法,却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与坦诚。他说话词锋锐利,也不管是否伤了别人。不过有时,他也会因话语过分而懊悔。

  在宣道会的一次会议中,他强烈反对一项已经通过的事:他的话语很重,最终,他所提出的意见并未得着同意。回家后,他开始感到不安,虽然,他认为自己的立场是对的,但却发觉话语说得太过尖酸刻薄了。这事之后,他写了篇信息,是他有力的作品,题目为:“征求:勇气加上谦卑”,其中有几段如下:

  “刚烈的性情,是难以顺服的,而更难办的是人因着骄傲,用自己的方法来帮助神。”

  “使徒保罗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他似乎有着十足的勇气,百般忍耐的性情,以及神的宽容。从他得救前的光景看来,我们可以想象得到的,若没有神的恩典,他将会成为怎样的一个人。当他从旁帮助那些用石头打死司提反的人之后,便四处寻找基督徒,向他们口吐威吓凶杀的话,甚至在他得救后,对某些事物的判断,仍是速决的。当出去传道时,他断然拒绝带马可同去,可见他对不信任之人的态度。然而岁月、患难,加上与忍耐的主日益亲密的关系,似乎已改变了这个弱点。他晚年的日子,都充满了甘甜的爱,馨香的怜悯与宽容。我们也应当有这样的改变。

读经的经历与认识

  陶恕认为圣经是他路上的灯,能将他引进永远的福分里:所以,每天在阅读其他刊物之前,他总是先读圣经。他的工作也以圣经为根基。圣经中的话语,是启发人灵的,里面所记载的人物,是活泼的,其中最重要的主角——耶稣基督,活现在纸上,清晰而肯定,从古至今历久不变。人若深爱并相信圣经的作者——神自己,就得着智慧与启示。

  他得救后,就不停地搜集各种不同版本的圣经,不论是新译本或新版本他都要买。这爱好渐渐成了他终生难除的习惯。尽管他已经历了多次惨痛的挫折和失望,但是只要一有新译本出版,他还是禁不住要去书店买一本。

  他多次寻找,渴望能找到一本集各版本精义于一身的圣经,能将圣经的原意明显地表达出来,就如一个优良晒相技师之冲晒,能把底片完全表露无遗。然而,事实却不如他的理想。

  他说:“对每一本新出版的圣经,经过数天或数星期的仔细研读,总发觉手中的不过又是一本平平无奇的译本,只好失望地把它推开,再回到我最喜爱且熟读的钦定本圣经。我对里面的翻译和印刷方面的错误,都已相当熟悉了,因为圣经教师们,总是不厌其烦地指出这本古老译本的错谬之处。 

  后来,他道出了自己多年来读经的错误,因他把自己下沉的灵和冷淡的心,归咎于圣经里话语的本身;认为普通的言语不能清楚、充分地表达真理。所以,他心里总存着一个怪念头,以为只有从各种不同言语,或字眼的译本来看神的应许和命令,才能有助于信心的接受和对神的顺服,其实,这也是错误的。

  神话语的目的,是要表明得救的真理,把人带到基督面前,使人成圣,吸引人与神交通,并教导人认识义和信。无论何人,只要用祷告的灵去研读圣经,就算是一本最简单但忠于原意的译本,圣灵也能点活其中的真理,并吸引人的心归向神;一切在乎圣灵的工作和读经者的反应。那些正确、忠实的版本固然重要,但最好的译本,也不能改变一个人。美丽的修辞往往令人沉迷在其中,而忽略了神的要求。一个人如果无心遵行神的旨意,即便读任何译本,都不能叫他里面得着平安。

  陶恕体会到,阅读圣经时,不应当倚靠外面的帮助。今日许多信徒读经,总喜欢跟随一些解经或读经计划之类的书籍。信徒若养成这种倚赖的习惯,把读经变得因循、机械化,便叫圣灵无法说话。真正随从圣灵引导来读经的信徒,常将一些章节在神面前揣摩数日,直到话中的真理在他里面放光,他若在某些经节上没有跟神办好交涉,就不肯放弃,继续把自己交给圣灵,让圣灵来运行和光照。

属灵的职事

  新约中的先知与旧约时一样,都是在圣灵的引导下,在公开的聚会中说话。陶恕早年在芝加哥传道时已发觉,似乎先知的油膏在他身上,他感到为神说话,是何等重要。他与使徒保罗一样地宣告说:“神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叫我把他传于外邦人中……。”

  故此,他以活的基督为他权柄与能力的源头,并确信神在用他说话。既作神的出口,便以高举基督为一切的中心。他认为高举基督比赚得灵魂更要紧,“愿祢的名为圣”。神的名,在这背叛的世代必须被高举,好使神能得着他起初原有的地位。因为神救赎的目的,是要恢复他在人里面正常的地位,叫自高的人,再俯伏在坐宝座的主脚下。

  先知以赛亚曾把罪人,喻作走迷了路的羊——“各人偏行己路”。他们以自己的道路代替神的道路,乃是罪的中心,是背叛、不信、自私、己意的掺杂。这正是今日世人所犯的错误。在美国、欧洲及至铁幕国家,神在人心中根本无法居首位,最多也只有居第二,或第三的地位而已。

  陶恕引用法国昆虫学家费比瑞的一个有趣的发现作为比喻:一群昆虫中,只要有几只领先环绕瓶口而行,其它的便会盲目地跟随;经过多日无谓的绕行,它们就都从瓶口上掉了下来。陶恕说基要派的领袖,就像这些昆虫。许多世纪以来,他们一直在小小的瓶口上彼此跟着走,每一个都怕会超越半步,没有一个敢去找新的方向,因此,只好像奴隶般地互相附和。陶恕强调说,这全是因为他们偏离了那高深的,被灵充满的生命,而这生命是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的。结果,基要派的属灵情形日趋下坡。

  因此,陶恕觉得教会的复兴,基本上是在于个人的属灵生活。假如教会的每一分子,都能有更多的祷告、过圣洁的生活、彼此切实相爱、热切事奉神、服事弟兄姊妹、更多追求像主,教会才有复兴的盼望。他并指出,这复兴不在乎多举行几次会议或宣传,只要带领的弟兄姊妹,愿意绝对跟随主,他们就能够成为圣灵合用的器皿,带进教会的恢复;否则,纵有再多聚餐与饭后交通,也是枉然的。只有常常活在信心中,不断地祷告、顺服,才能带进真正属灵的复兴。

  另一面,他认为传道的组织及个别的传教士,必须达到更高、更新的使徒标准;否则把那些腐败、低品质的福音传讲出去,徒然浪费时间及金钱。除了纯正的福音和新约的教训,传道者无权柄将其他别的东西带进教会。

  他鼓励凡相信圣经的基督徒,都不要惧怕圣灵。过分的灵恩运动,曾把不少神的子民吓得逃离了活水的泉源。为了避免强烈的灵火,他们宁可无火;到了一个地步,甚至让“属灵真空”的情形出现。然而,神是帮助那些属灵饥渴信徒的,我们必须相信他,让他来作工。

  对于新约时代的教会,陶恕坚持要完全根据圣经所启示的样式。摩西建造会幕时,神给他的蓝图里,连最细微的东西,都有清楚的启示。摩西决不能改变神原初的计划,他必须遵照神在山上所指示的样式去建造。在此可以清楚看见,神才是那设计者,他有主权去决定一切,是人所不能更改的。今天新约教会的原则,无论是教训或方式,都必须按照神圣言的指示。

  原初教会作事的法则,是直接从神那里领受的,是经过圣灵向使徒启示的。新约所记载的一切,就是神对教会的整个蓝图,此外,神没有再加添什么其他的东西,任何人偏离了神的计划,都将招致亏损;近则影响当时四周的人,远则影响至未来,把神在地上的教会陷入邪恶里。

  那些看似好心,其实却是愚昧无知的人,常令教会受到无可言喻的破坏与亏损。这些人,自以为比主耶稣更清楚神的工作,他们一连串的改良运动,大大拦阻了真理的开启,使神圣的计划和样式被改至面目全非。倘若原初的使徒能回到地上的话,他们绝对认不出,这就就是当日原初的教会。

  许多人不断地把新东西带进教会,也不理会这些东西,是否合乎圣经真理,都一律当作正统的方法和形式来接受。很快地,这些外加的东西,便与纯正的真理同被认可;渐渐形成:若有人抨击这些,便等于抨击真理了。陶恕惊奇地指出:“福音派的信念实在奇特;一面站在真理的地位上,批评罗马天主教不合圣经,另一面却又容许在教会中,有许多如圣水之类无聊的宗教东西存在。”今天流行的宗教电影,便为陶恕所批评,他认为这是一个掺杂了世界的作法。

  末了的话

  陶恕一生的忠心事奉神,正如他在受职成为牧师时的祷告一般,他只拣选神的旨意,并忠心为神说话。由于他的信息简洁、有力,且切中时弊,故被公认为二十世纪的先知。虽然在他中年时,称许、荣誉从各方而都临到他,但这些,一点未影响他向神所存单纯的心,也没有叫他的能力受到损伤,他仍然只要神的自己;因此,到了晚年,他属灵的生命便越显丰富。

  多年经历神、与神交通默想神的话语,使他成为一个更深认识神的人。就像雅各临终时,扶着杖头敬拜神一样,陶恕晚年的信息,也充满了对神的敬拜;他认为一切的聚会、祷告、赞美、唱诗、见证或写作的中心都是神自己,而这一切的高峰,乃在于对神的敬拜与赞颂。这是永世时圣徒惟一所要作的,如同启示录中的二十四位长老,在神面前不住的敬拜一样。

  在这方面属灵的经历,可从他晚年所著——《认识至圣者》的书中看见。全书充满了他对神各面品格的认识和经历,以真诚敬拜者的生命表现出来,完全没有神学八股的言论,也非以优美委婉之词吸引人。

  他说:“神是一位有位格的神,当我们准备我们的心寻求他时,我们对的认识,必因越亲密就越增多。当神的荣耀借着圣经的话,向我们里面照亮时,我们可能改变以前对神的信心,也许我们需要安静且温和地与当前教会中,盛行的拘泥原文或译本的研经风气断开。”(认识至圣者第23)

  这是他对当今教会荒凉的光景,和一些信徒对神低浅的认识,所提出之惟一的救法。他心中充满了神自己,他的负担不再是作一个愤怒的先知,斥责这邪恶的世代;而是实用、直接地高举神,把人领到神面前,让神的儿女借着圣灵的引导,对神有更深的认识和经历,从而对神产生正确的敬拜,并学习在凡事上认识他、经历他。

上一篇:《陶恕小传》引 言 (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