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拾贝
当前位置| 主页>文化>文海拾贝>

法国著名医师讲述:耶稣受难详情

来源:旷野呼声网站 作者:耶米玛 时间:2014-04-19 点击:

1950年代有一位法国著名的外科医师Pierre Barbet写了一本书叫《一个在各各他的医师》。Barbet医师主要是从医学的眼光来探讨耶稣基督受难所经历的痛苦,他的根据是透过十四世纪所发现的「圣衣」,即是用来包裹耶稣尸体的一大块12呎长的布所留下来的种种痕迹,来做法医学上的鉴定,以明了耶稣肉体死前的创伤。Barbet医师也从考古学的眼光去研究囚犯被钉十字架致死后骨骼的变化,以及受鞭打人的皮肉损伤及生理变化。Barbet医师做完了他的研究后,曾被罗马教皇庇护十二世召见,教皇详听了耶稣所受的身心痛苦后,脸色发白流着眼泪说:「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么悲惨的事。」

  关于耶稣所受的苦难是从「客西马尼」开始。在四福音中只有路加福音提到耶稣流血汗之事,原因是路加是一个医师,他说:「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路2244)很多近代学者都尝试要解释圣经的这一段有关「血汗」的词组,曾有很多人就断言那是凭想象的事。其实翻开医学文献,非常罕见的Hematidrosis (bloodysweat血汗)是有明确的记载:『一个人在极度的情绪压力下,汗腺中的极小微血管会破裂,以致血和汗混在一起流出。』虽然这不是和身体的创伤有关,但这是耶稣受难过程中第一种痛苦。

  其后,耶稣在半夜被逮捕而被带到大祭司亚那和该亚法之前,因为耶稣保持沉默不发一言,所以一个士兵打了耶稣的脸,这是第一次受到肢体的创伤。接着在清晨耶稣已经彻夜未眠,又有多处瘀青、挫伤、脱水,被拘提走过耶路撒冷去见彼拉多;因为辖区管辖权的关系,彼拉多又把耶稣送到希律那里。很明显地耶稣在希律之前没有受到伤害,又送回到彼拉多之手。彼拉多为了安抚暴民的叫嚣,就释放了巴拉巴,而对耶稣判决鞭刑及钉十字架。接受鞭刑时脱去衣服、双手被绑在头上的柱子。根据犹太人的律法,不能超过四十次的鞭打,但是法利赛人认为如果是算错多打了几下,仍是在法律范围内。

  罗马兵丁用短的皮鞭(带有两个铅球在前端)来鞭打耶稣,左右各一人交替鞭打,皮鞭一再地打到耶稣的肩膀,背部及下肢。开始时皮鞭的铅球只割了皮肤的表皮,但接着切割到深部的皮下组织,引起微血管及静脉的出血,最后皮鞭切割到肌肉层的血管而引起动脉的喷血,耶稣整个背部变成一堆血肉模糊的组织,而整个人陷入虚脱时鞭打才停止。

  被鞭打得几乎晕过去的耶稣被松绑而放置在石头铺的地面上,他的全身被他自己的血湿透了。罗马兵丁认为耶稣在犹太省内自称为王是一大笑话,他们抛了一件外袍在他的肩膀上,并放了根杖在他的手以作为王的宝杖。他们放了一个以荆棘做的粗糙皇冠在他的头上,那皇冠被压入头皮,刺入血管组织,引起大量的流血。那些士兵嘲弄他并打他的脸后,拿他手中的杖打他的头,这使头上的刺更深入头皮。最后士兵把他背上的袍脱掉,这袍已沾黏到背上伤口的血块及血清。这一拿,引起不可言喻的痛及流血,正如突然剥除伤口上外科胶布引起的疼痛一样。

  和犹太人的习俗不一样,罗马人把衣服还给耶稣穿,然后把一根重的木头横梁(约110)绑在他的双肩。罗马士兵带着耶稣及两个强盗开始缓慢地走这650的悲哀之路。耶稣尽力要挺直的走,但是笨重的木梁以及失血过多使耶稣摇晃而倒下,粗糙的木头横梁插入肩膀已裂开的皮肤及肌肉,引起极大的疼痛。耶稣尝试要站起来,但是肌肉已超过了它的极限。百夫长(罗马的军官)为了赶快到山上执行钉十字架,就抓了一个旁观的叫西门的人来替耶稣背十字架,而耶稣跟在后面,仍旧流血和流着休克的冷汗,最后终于到达各各他。耶稣被脱去衣服,只留一缠腰布在下体。在钉十字架前,士兵要给耶稣喝添加了没药的酒,一种轻微的麻醉剂可缓和疼痛,但耶稣拒绝了这饮料。替耶稣背十字架的西门被命令把横梁放在地上,然后耶稣被推倒,双肩靠着横梁,士兵用很粗方型的铁钉钉入手腕的前端(不是手掌)深入木头。重复的动作在另一边做,双臂不能太紧的伸开,而留有弯曲的空间。然后横梁及耶稣的身体被固定在已做好的直柱上,垂直竖立起来,在十字架的顶端钉了一个牌子——「拿撒勒的耶稣,犹太人的王」。然后耶稣的左脚被放在右脚之上,两足向下伸,脚趾头向下,一根大铁钉,穿过了小腿和足部中间的弯曲部位钉在木头上,两侧膝盖保持中度的弯曲,这就完成了钉十字架的酷刑。

  耶稣的身体在十字架上因重力往下降时,手腕上被钉子套住的地方压力增加,引起非常灼热的痛放射到手指,并向上传导到手臂并爆发至脑部,在手腕部的铁钉压迫到正中神经,在脚部的跖骨神经也因为铁钉的贯穿,而引起撕裂的剧痛。在此时,另外的一个现象发生;当双手臂疲乏时,肌肉的痉挛一波又一波的发生,而引起不停的抽痛刺痛。因双臂横挂悬空,胸部的胸大肌变麻痹,以致深层的肋间肌肉不能运作,空气可以吸入肺部但是不能呼出,最后肺内积聚大量的二氧化碳,血中二氧化碳剧增,变成呼吸性酸中毒,此时肌肉的痉挛部分消失。

  稍微缓和痉挛后,耶稣可以向上微移,以呼吐出肺内的二氧化碳及吸入氧气。就在此时,耶稣说出了七个很短的话,就是著名的十架七言。

  第一,看着罗马兵丁在他的外袍上丢骰子玩,他说:「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2334)

  第二,对着强盗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2343)

  第三,看看他的母亲玛利亚说:「母亲,看你的儿子!」然后对着很恐慌的约翰说:「看你的母亲!」(1926-27)

  第四,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甚么离弃我?」(2746)

  他遭受了很多小时无止境的痛,循环性的绞痛,肌肉及关节抽搐痛,以及背部伤口的撕裂痛;特别是当他靠在粗糙的十字架木头上下移动时。然后另外一个苦痛开始,当心包膜慢慢的充满了液体(血清)而压迫到心脏时,胸部剧烈的压迫痛发生了。

  诗篇2214节的预言在此时呈现了:「我如水被倒出来,我的骨头都脱了节,我的心在我里面如蜡熔化。」此时,生命的尽头接近了,身体里面的液体减少到临界点;被压迫的心脏尽量要压出脱水浓稠的血液到组织中,而受伤的肺也竭力要呼出小小的口气。非常脱水的组织,特别是口腔的黏膜传导刺激的信息到大脑,耶稣喘气地说了第五句哀号「我渴了!」(1928) 再一度呈现了诗篇的预言「我的精力枯干,如同瓦片;我的舌头贴在我牙床上,你将我安置在死地的尘土中。」(诗篇2215

  有一个人用沾了酸酒的海绵绑在藤条上去擦耶稣的嘴唇。此时耶稣的生命在尽头了,他感觉到死亡的寒冷爬过了全身的组织。他低声说出「成了!」(1930),他代人受罪的使命完成了,最后他可以让他的肉体死了。用最后的一口气,耶稣施力在他脚的铁钉上,伸直他的下肢,深深吸一口气,说出他的第七句也是最后的一句话:「父阿,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2346)

  要终结钉十字架的酷刑,通常是把受难者的两下肢打断,这样可以避免被钉十字架的人向上移动来缓和胸部的肌肉,所以可以导致快速的窒息死亡。在耶稣旁的两个强盗的脚被兵丁打断了,但兵丁到耶稣十字架下观看时,认为不需要,因为耶稣已经气绝。但兵丁要确认耶稣已死,所以用长矛穿刺左侧第五肋间,向上到心包膜进入心脏内。约翰福音1934节说:「惟有一个兵士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水是从心脏外面的心包膜流出,而血是心脏内流出的。从这个现象可以厘清,耶稣的死因是因为休克及心包膜积水导致心肺衰竭,而不是像一般的窒息死亡。

  耶稣的被钉十字架并不是那一段历史的终结,而是一个开始;因为耶稣的受难及复活,产生了永世的功效:那就是上帝对人类无止境慈爱的呈现,使世人的灵魂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上一篇:主在客西马尼园祈祷
下一篇: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