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荟萃
当前位置| 主页>文化>文艺荟萃>

剧本:以斯帖记

来源:丰台堂 作者:成良宽弟兄 时间:2014-12-28 点击:

剧中主要人物:

以斯帖,波斯帝国王后。娇小俊美,智勇非凡,末底改之堂妹。末底改,被掳波斯的犹大人,宫庭守门官。亚哈随鲁,波斯帝国第四位国王,虚荣狂傲,喜怒无常。哈曼,波斯帝国大臣。阴险自傲,心狠手辣。

画外音:

在我国春秋战国年代,西亚崛起一个强大的波斯帝国,其幅员辽阔,军事强盛,常东征西讨。公元486年,亚哈随鲁成为帝国第四位国王。他统治的国土,从印度直到古实(今埃塞俄比亚),达一百二十七省。本剧故事即发生在此期间。

第一幕

(亚哈随鲁王在书珊城的宫登基;在位第三年,为他一切首领、臣仆设摆筵席,有波斯和玛代的权贵,就是各省的贵胄与首领,在他面前。他把他荣耀之国的丰富和他美好威严的尊贵,给他们看了许多日,就是一百八十日。这日子满了,又为住书珊城的大小人民,在御园的院子里设摆筵席七日。有白色、绿色、蓝色的帐子,用细麻绳、紫色绳从银环内系在白玉石柱上,有金银的床榻摆在红、白、黄、黑玉石的铺石地上。用金器皿各有不同。御酒甚多,足显王的厚意。喝酒有例,不准勉强人,因王吩咐宫里的一切臣宰,让人各随己意。王后瓦实提在亚哈随鲁王的宫内,也为妇女设摆筵席。第七日,亚哈随鲁王饮酒,心中快乐,就吩咐在他面前侍立的七个太监米户幔、比斯他、哈波拿、比革他、亚拔他、西达、甲迦。)

亚哈随鲁:你们速去王宫,请王后瓦实提出来,让各等臣民看她的美貌。

七太监:(来到王宫,恭敬地对王后瓦实提)王后娘娘,大王请您速去御园,让众臣民瞻仰您的美貌。

王后瓦实提:(和妇女们饮酒正欢,闻听此言极为不快)你们没看见本后正与宫女们同乐吗?恕难遵命!

(七太监回到御园,如实告与王。)

王:(见瓦实提拒遵王命,勃然大怒,心如火烧,对坐在他面前位高权重的七位重臣甲示拿、示达、押玛他、他施斯、米力、玛西拿、米母干)王后瓦实提不遵太监所传的王命,照例应当怎样办理呢?

米母干:(在王和众首领面前回答)王后瓦实提这事不但得罪王,并且有害于王各省的臣民;因为王后这事必传到众妇人的耳中,说亚哈随鲁王吩咐王后瓦实提到王面前,她却不来。她们就藐视自己的丈夫。今日波斯和玛代的众夫人听见王后这事,必向王的大臣照样行,从此必大开藐视和忿怒之端。王若以为美,就降旨写在波斯和玛代人的例中,永不更改,不准瓦实提再到王的面前,将她王后的位分赐给比她还好的人。所降的旨意传遍通国(国度本来广大),所有的妇人,无论丈夫贵贱,都必尊敬他。

(王和众首领都以米母干的话为美,王就照这话去行。发诏书,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通知各省,使为丈夫的在家中作主,各说本地的方言。)

——幕落

第二幕

(这事以后,亚哈随鲁王的忿怒止息,就想念瓦实提和她所行的,并怎样降旨为她。)

一个侍臣:(对王)不如为王寻找美貌的处女。王可以派官在国中的各省,招聚美貌的处女到书珊城的女院,交给掌管女子的太监希该,给她们当用的香品。王所喜爱的女子,可以立为王后,代替瓦实提。

(王以这事为美,就如此行。)

(书珊城有一个犹大人,名叫末底改,在宫门内当班。末底改抚养他叔叔的女儿哈大沙<后名以斯帖>,因为她父母死了。以斯帖容貌俊美,和书珊城众多处女被送入王宫。太监希该喜悦以斯帖,特别恩待她,使她和伺候她的宫女住上好的房屋。犹大人被掳到波斯,面临歧视、压制,末底改嘱以斯帖勿将籍贯宗族示人。并常在女院前行走,看她是否平安。众处女照例当洁净身体十二个月,六个月用没药油,六个月用香料和洁身之物。满了日期,然后挨次进去见王。晚上进去,次日回到女子第二院,交给掌管妃嫔的太监沙甲。若非王喜爱,再提名召她,不得见王。亚哈随鲁王第七年十月,以斯帖被引入宫见王。王爱以斯帖过于众处女,把王后的冠冕戴在她头上,立为王后,代替瓦实提。并因此给众首领和臣仆设摆大筵席,又豁免各省的租税,大颁赏赐。一日末底改坐在朝门,听见守门的太监辟探、提列阴谋害王,赶忙通过以斯帖告诉王。王经查察,果然属实,将二人挂在木头上。末底改未得赏赐,但这事被记于历史书中。)

——幕落

第三幕

(一日,亚哈随鲁王抬举亚甲族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使他的爵位超过与他同事的一切臣宰。凡见哈曼,都得跪拜。惟末底改不跪不拜)

在朝门的臣仆:你为何违背王的命令,不拜哈曼呢?

末底改:因为我是犹大人,怎能跪拜我祖上仇敌的后裔呢?(亚甲族是亚玛力人后裔,以色列人出埃及入迦南之前,亚玛力人最早出来与以色列人争战。——编者注)

在朝门的臣仆:(要看末底改在哈曼面前站不站立得住,去告诉哈曼)哈曼大人,我问末底改为何不拜你,他说他是犹大人。

哈曼:(一听怒气填胸,他以为害末底改一人是小事,他要杀灭通国的犹大人)我指着我所拜的神起誓,若不消灭末底改和通国的犹大人,决不罢休!

(那些讨好哈曼的人,就掣签,也就是掣普珥,掣出亚达月十三日杀犹大人。)

哈曼:(一日,见王高兴)有一种民,散居在王国各省的民中,他们的律例与万民的律例不同,也不守王的律例,所以容留他们与王无益。王若以为美,请下旨意灭绝他们,我就捐一万他连得银子,交给掌国帑的人,纳入王的府库。

亚哈随鲁:(从自己手上摘下戒指,交给哈曼,对他)你速速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奉王的名写旨意,传与总督和各省的省长,并各族的首领。又用王的戒指盖印,交给驿卒传到王的各省,吩咐将犹大人,无论老少妇女孩子,在亚达月十三日,全然剪除,杀戮灭绝,并夺他们的财为掠物。抄录这旨意,颁行各颁行各省,宣告各族,使他们预备等候那日。

书记:大人,我马上就写。

(驿卒将书记写定的旨意急忙传遍各省及书珊城。哈曼办完这些与王坐下饮酒,极其快乐。末底改知道这一切后,就撕裂衣服,穿麻衣,蒙灰尘,在城中行走,痛痛哀号。王的谕旨所到的各省各处,犹大人大大悲哀,禁食哭泣哀号,穿麻衣躺在灰中的甚多,以斯帖让太监送衣服末底改,末底改不受,将哈曼欲灭犹大人的事通过太监告诉以斯帖,嘱她进去见王,恳切祈求。)

以斯帖:(通过太监告诉末底改)王的一切臣仆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个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内院见王的,无论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她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现在我没有蒙召进去见王已经三十日了。

末底改:你莫想在王宫里强过一切犹大人,得免这祸。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灭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

以斯帖:你当去招聚书珊城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

(末底改照以斯帖一切所吩咐的去行。)

第四幕

(第三日,以斯帖穿上朝服,进王宫的内院,对殿站立。王在殿里坐在宝座对着殿门。王见王后以斯帖坐在院内,就施恩与她,向她伸出的金杖;以斯帖便向前摸杖头。)

王:(对她)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赐给你。

以斯帖:王若以为美,就请王带着哈曼今日赴我所预备的筵席。

亚哈随鲁:叫哈曼速速照以斯帖的话去行。

(于是,王带着哈曼赴以斯帖所预备的筵席。)

王:(在酒席筵前,又问以斯帖)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为你成就。

以斯帖:我有所要,我有所求。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愿意赐我所要的,准我所求的,就请王带着哈曼再赴我所要预备的筵席。

(那日哈曼心中快乐,欢欢喜喜地从王宫出来。行至朝门,末底改仍然不站起来,连身也不动,就满心恼怒他,哈曼暂且忍耐回家,叫人请他朋友和他妻子细利斯来。)

哈曼:朋友们哪,今日请你们来,是为分享我的喜乐。请你们说诚实话,在今日波斯帝国,除王而外,还有我这样众多的儿女、富厚的荣耀和超乎首领臣仆之上权力的大臣吗?

朋友们:大人,这个不用说,除了王,谁还能与我的大人相比呢?

哈曼:王后以斯帖预备筵席,除了我之外,不许别人随王赴席。刚才我正是赴筵回来。明日王后又请我随王赴席。

朋友们一齐羡慕惊叹:哦!……这真是莫大的尊荣啊!

哈曼:只是我见犹大人末底改坐在朝门,虽有这一切荣耀,也与我无益。

朋友们:自从王下旨杀灭犹大人后,我看末底改和他的同胞惶恐不安,再过十一个月就是他们的难日了。如果大人实在看不过他,不如立一个五丈高的木架,明早求王将末底改挂在其上,然后你欢欢喜喜地随王赴席,不是很好吗?

(哈曼以这话为美,就叫人作了木架。)

——幕落

第五幕

(以斯帖请哈曼随王赴筵的那天晚上,亚哈随鲁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吩咐人取历史书来念给他听,直至天亮。)

随从:王的太监中有两个守门的辟探和提列,想要下手害亚哈随鲁王,末底改将这事告诉王后。经查属实,就把辟探和提列挂在了木头上。

亚哈随鲁:末底改行了这事,赐他什么尊荣爵位没有?

随从:没有赐他什么。

(哈曼那夜也睡不着觉,一早就来到王宫,要求王将末底改挂在他所预备的木架上,也来得正是时候。)

亚哈随鲁:谁在院子里?

随从:哈曼站在院内。

亚哈随鲁:叫他进来。

随从:宣哈曼进宫——

(哈曼心花怒放匆忙入宫,立于王侧。)

亚哈随鲁: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当如何待他呢?

哈曼:(心想,王所喜悦尊荣的人,不是我是谁呢?就回答)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当将王常穿的朝服和戴冠的御马,都交给王极尊贵的一个大臣,命他将衣服给王所喜悦尊荣的人穿上,使他骑上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

亚哈随鲁:你速速将这衣服和马,照你所说的,向坐在朝门的犹大人末底改去行。凡你所说的,一样不可缺。

哈曼:(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万个不情愿,但王命难违,只好将朝服给末底改穿上,使他骑上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

(末底改到朝门,哈曼却忧忧闷闷地蒙着头,急忙回家去了。将刚才的事详细说他的妻和众朋友听。)

他的妻和众朋友: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败落,他如果是犹大人,你必不能胜他,终必在他面前败落。

(他们还在说话的时候,王的太监来催哈曼快去赴以斯帖所预备的筵席。)

第六幕

(亚哈随鲁带着哈曼来赴王后以斯帖的筵席。)

王:(在酒席筵前,又问以斯帖)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为你成就。

以斯帖: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为美,我所愿的,是愿王将我的性命赐给我;我所求的,是求王将我的本族赐给我。因我和我的本族被卖了,要剪除杀戮灭绝我们。我们若被卖为奴为婢,我也闭口不言,但王的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

亚哈随鲁:擅改起意如此行的是谁?这人在哪里呢?

以斯帖: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

(哈曼一听,大惊失色。王便大怒,起来离开酒席往御园去了。哈曼见王定意要加罪与他,就起来,求王后以斯帖救命。王从御园到酒席之处,见哈曼伏在以斯帖所靠的榻上)

亚哈随鲁:他竟敢在宫内,在我面前,凌辱王后吗?

(王的话一出口,人就蒙了哈曼的脸。

王的一个太监:哈曼为那救王有功的末底改作了五丈高的木架,现今立在哈曼家里!

亚哈随鲁:把哈曼挂在其上。

(于是人将哈曼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

——幕落

第七幕

(当日,亚哈随鲁王把犹大人仇敌哈曼的家产赐给王后以斯帖。末底改也来到王面前,因为以斯帖已经告诉王末底改是她的亲属。王摘下自己的戒指,就是从曼追回的,给了末底改。以斯帖派末底改管理哈曼的家产。以斯帖又俯伏在王脚前,流泪哀告,求他除掉哈曼害犹大人的恶谋。王向以斯帖伸出金杖)

以斯帖:(起来,站在王前)亚甲族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设谋传旨,要杀灭在王各省的犹大人。现今若愿意,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为美,若喜悦我,请王另下旨意,废除哈曼所传的那旨意。我何忍见我本族的人受害,何忍见我同宗的人被灭呢?

王:(对以斯帖和末底改)因哈曼要下手害犹大人,我已将他的家产赐给以斯帖,人也将哈曼挂在木架上。现在你们可以随意奉我的名写谕旨给犹大人,用王的戒指盖印,因为奉我名所写、用我戒指盖印的谕旨,人都不能废除。

(末底改将王的书记召来,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并犹大人的文字方言写谕旨,传给那从印度直到古实一百二十七省的犹大人和总督、省长、首领,准各省各城的犹大人,在一日之间,就是亚达月十三日,聚集保护性命,剪除杀戮灭绝那要攻击犹大人的一切仇敌和他们的妻子儿女,夺取他们的财为掠物。末底改穿着蓝色、白色的朝服,头戴大金冠冕,又穿紫色细麻布的外袍,从王面前出来。书珊城的人民都欢呼快乐。犹大人有光荣,欢喜快乐而得尊贵。)

——幕落

第八幕

(亚达月十日,犹大人在各省的城里聚集,下手攻击那要害他们的人。无人能挡他们,因为各族都惧怕他们。在书珊城,犹大人杀灭了五百人,哈曼的十个儿子巴珊大他、达芬、亚斯帕他、破拉他、亚大利雅、亚利大他、帕玛斯他、亚利赛、亚利代、瓦耶撒他也在其中,只没有下手夺取财物。)

王:(对以斯帖)犹大人在书珊城杀灭了五百人,又杀了哈曼的十个儿子,在王的各省不知如何呢?现在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还求什么,也必为你成就。

以斯帖:王若以为美,求你准书珊的犹大人,明日也照今日的旨意行,并将哈曼十个儿子的尸首挂在木架上。

(王便允准如此行。旨意传在书珊,人就把哈曼十个儿子的尸首挂起来了。亚达月十四日,书珊的犹大人又聚集在书珊,杀了三百人,却没有下手夺取财物。他们聚集保护性命,共杀了恨他们的人七万五干。此后,犹大人以每年亚达月十四、十五日为普珥日,在这两日设筵欢乐,馈送礼物,周济穷人,以纪念他们脱离仇敌得平安的吉日。亚哈随鲁立末底改为宰相治理全国,国家强盛,旱地和海岛的人民都来进贡。)

——幕落

上一篇:话剧剧本:归回是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