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集锦
当前位置| 主页>文化>影视集锦>

不可摧残的生命 —— 电影《坚不可摧》观后

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辛立 时间:2015-02-12 点击:

上神学院以后,就逐步离开曾经最喜爱的享受:在影院看刚上映的好电影。随着做牧者、特别是成为宣教士之后,这一享受就从我的生活中更为淡化、退色,以至于渐渐消失了。这次回美,在朋友极力的推荐下,又回到了大银幕面前,看了新上映的Unbroken,中文译为《坚不可摧》。看了Unbroken之后,我是流着泪水从电影院出来的。

这是一部根据美国二战英雄Louis Zamperini(路易)的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影片以激烈的空战开始:Louis(路易)和战友们驾驶的飞机在执行轰炸日本本土的战役中,完成了投弹任务,驾驶着被打满弹孔的飞机惊险着陆;却在开着修理过的飞机重返天空时,坠落在茫茫的太平洋。三位逃生者经历了47天海上漂流,最不想死、最怕死的一位先死了;剩下的两人被日本战舰救获、俘虏。接着,电影以Louis(路易)为中心,重现了他在集中营里所受的虐待和坚韧的存活。

这部影片有许多动人心弦的场面、令人深思的童年回忆、奥林匹克田径场折桂的荣耀穿插,也有激励人心的名言。电影的广告以Louis(路易)举起沉重的铁轨枕木为重点;表现了他在仇敌面前的刚强。感动我的却是故事的结局、也以为这才是故事无形的高潮:当美军飞机飞过战俘被关押的煤矿,所有获释者在欢庆中享受佳肴的时候,Louis(路易)拖着伤残的步履,走上折磨他数年日本军官“大鸟”住的阁楼:逃跑者留下整齐而被弃的空房,或许使胜利者失去了直接向失败者对峙并夸胜的机会。但电影却由此跨上了更高的境界:镜头扫过空间,落在一张陈旧的照片上:一位严肃、年长握着军刀的军人和一个稚气未退的孩子——没有其他家庭成员。这个孩子就是那位惨无人道,以折磨、羞辱战俘作为战胜者标志的日本军人。

紧接着,导演以戏剧性的反差和对比,把我们的目光和聚焦带回美国:作为英雄被欢迎的Louis(路易)的人群中,有爸爸、妈妈、家人、朋友,以及亲人;特别是Louis和妈妈的拥抱,好像又把我们带回了童年Louis(路易)的眼睛:看着妈妈和面的手。影片让我们看到生命成长不可缺少的核心环节和生命的高潮:在完整家庭中的爱、母爱、家庭和好的爱、朋友激励和帮助的爱。活在爱中的孩子和活在严厉规范中的孩子长成人以后,形成了两种生命形态的反差。

在亲人欢聚中的喜庆中,电影看似结束;而真人的怀旧影像和字母介绍,使我强忍在眼眶中的泪水夺目而出:二战后的Louis(路易)成为传道人,以饶恕而不是报复的心回到日本,与那些看守他的狱卒和好。80岁的时候,他在东京高举奥利匹克运动会的火炬慢跑。Louis(路易)活了97岁,传讲神与人和好的福音。只有那位在集中营迫害他最残酷的日本军官,一直拒绝与Louis(路易)会面。故事没有用语言指责任何人,却把什么是不可摧残人生的准确答案,给了每一位观众。

《坚不可摧-Unbroken》这部电影最令人回味的,就是生命中的爱与恨;生活中的坚韧和饶恕。在电影的正片中,几乎没有涉及到电影主角Louis(路易)的信仰;却把经历了被爱的事实后,对生命的珍惜、对荣誉的追求、对尊严的持守表现的淋漓尽致。而在主片结束后的字幕中,我们看到了Louis(路易)的生命之所以宝贵,就是他在童年被爱的经历中改变了自己;在困境的坚守中是为了生命而升华自己;从靠自己、为自己而活,进深为靠神而活、为神而活;进而以饶恕为主题而付出生命的真诚。这一超越的生命,集中体现在对生命的珍惜、坚韧,对仇敌的饶恕,并且以善战胜邪恶。而坚韧和饶恕,正是我们基督信仰最为重要的品格;是把我们对神信实的信心,活出来的生命见证。这就是Unbroken——不可摧残、不能摧毁的生命。

杨腓利在《耶稣真貌》一书中,敏锐地以“余波荡漾:耶稣留下了什么”为主题,提到福音书中耶稣四个预言性比喻中的潜藏主题:一位离开的上帝。在历史的过渡阶段,“我们生活的时代,是上帝缺席的日子”。在这看似上帝缺席的时代,我们如果像恶仆人一样的生活、以自己的经历代替神应许的事实,我们就错了。“如果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上帝,很可能是我们找错了方向。”

“正如奥古斯丁所形容的:‘你在我们眼前升天,我们回头悲哀,才发现你却在我们心中。’这样说不知是否过分:从耶稣升天以后,他其实是在寻找一些其他的人,来再活一次他在地上的日子,教会就好像道成肉身的延展……基督在成千上万处显现,在众多美丽的眼神中,在众多美好的肢体中……”(《耶稣真貌》:176页)

电影《坚不可摧-Unbroken》所描述的不可摧残的生命,体现了人在地上可以再活一次主耶稣的生命:Louis经历了波浪颠沛的太平洋中,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的求生存;经历了阴潮狭窄的地牢里,黑暗不能朽坏的坚韧;经历了刽子手的皮鞭下,不能摧毁的刚强;甚至经历了在仇敌淫威迫使下,自己人打来的拳头,却不留下撕裂的伤痕。瘦弱的躯体、被羞辱的眼睛和尊贵的头,一时可以弯曲或者低下;但是当他重新在希望和尊严的激励下抬起头来的时候,可以举起超出人体格限制的铁轨枕木,仇敌不敢正视、仇敌必定羞愧。而更深的主题:我们在神的恩典中,举起饶恕的旗帜,主动向仇敌提出饶恕与和解时,魔鬼都羞愧而不敢出现。

这就是我们基督徒作为神的形象的新生命,这就是我们在耶稣基督里应该过的新生活,这就是我们在地上再活一次耶稣曾经活出来的生命:这就是坚韧和饶恕的生命。耶稣讲了撒种比喻后,特别对门徒说明结出成熟果粒的条件:“那落在好土里的,就是人听了道,持守在诚实、善良的心里,并且忍耐着结实。”(路815)种子是神的道、是神的福音,其本身就有生命力;而这样的生命力,是在主耶稣呼召的恩典中,在好土地,就是诚实善良的心中表现出来。主耶稣对存这样心态的好土地也有要求:就是在持守、忍耐、坚韧中结果子。持守、坚韧即是结果的条件,也是果子本身。

而持守和坚韧,都会受到外部环境的挑战和磨练。所以,面对将要来的逼迫和诱惑,耶稣明确教导我们:“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谈了。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2412-13)在对“得救”的论述上,新约圣经有过去时态、现在/现在进行时态和将来时态。而在这些不同的时态中,又常常加上被动语态。主耶稣在这里所用的,就是将来时态,以及神为主词的被动语态:惟有忍耐到底的,将来必然被神救赎。

主看千年如一日。对于创造时空的永恒之主来说,没有过去、现在、将来时态的区别。所以,他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救赎恩典,是永不改变、是一次的。而生活在时空限制中的人,就当按照主的要求,在我们过去、现在、将来的生活中,付上当尽的忍耐和持守;活出与恩典相称的生命。

圣经中耶稣所要求忍耐、持守和坚韧,是在“诚实善良的心里”。而不是中国传统中的“心在头上一把刀,你就忍了吧”。这样刀加在心头的强忍、扭曲人性的忍耐,常常带出“一旦得势后更强烈的报复和放纵”。楚平王收到了伍子胥强忍后、鞭尸焚尸的结局;百里咸阳城就在项羽强忍后的连天大火中毁灭。“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成为忍耐者奉为至高至上的名言。所以,也有人这样总结:复仇和贪婪中的忍耐,常常使恶人的生命延长。结果,带来更加残忍、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恶性循环、仇恨延续和伤害。

好种子落在诚实善良的心中,借着忍耐和持守,结出有耶稣新生命的好果子。持守和忍耐必须和饶恕联系在一起。没有饶恕,就没有诚实善良的忍耐;没有饶恕,就体会不了神在耶稣基督里饶恕了我们的救恩;没有饶恕,心中的苦毒怨恨不能消除;没有饶恕,一切人为的持守和忍耐都没有意义。没有经历被神饶恕的事实,既饶恕不了自己,也饶恕不了带给自己伤害的人和事。没有饶恕中的坚韧和持守,只能带来更大的伤害。

经历了神的饶恕,使本为刚硬、残酷的心变得诚实良善。经历了神的饶恕,必定经历被神爱、被人爱的事实。经历了神的饶恕,就有了与神性情有份的生命。经历了神的饶恕,就有了面对邪恶时,对自己生命的坚韧与持守;对别人生命的尊重与怜悯。经历了被神饶恕的事实,就在实际生活中,可以饶恕那些以邪恶对待自己的人,以善胜恶,以德报怨;活出耶稣基督的丰盛生命。

所以,当彼得用人对忍耐和饶恕的理解,问耶稣说:我弟兄得罪了我,我饶恕他七次可以吗?耶稣说,不是到七次,乃是七十个七。紧接着,就讲了一个王饶恕欠他一千万两银子的仆人;这个被免债的仆人,却不赦免欠他十两银子的同伴;最终被主人审判。耶稣的结论非常明确:“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你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非常重要的真理:经历被神饶恕的事实,必须和饶恕别人相联系;经历被神饶恕的事实,必须反映在对别人、特别是得罪了我们的人的饶恕上。没有将心里发出的饶恕具体表现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将会自己承担向神还债的后果;而这个后果是我们付不起的。

经历被爱的事实,在坚韧和饶恕的持守中,活出主动去爱的生命。这是我们现今社会所面临的最大缺失;也是教会和每一位基督徒生命中难以突破的瓶颈。我们常常卡在苦毒怨恨中,我们常常卡在对神、对人、对自己不满意的光景中;我们常常卡在推卸自己责任的自恋和自我保护中。

我自己在牧会、宣教的实践中,也曾遇到这些困扰。我和楠定师母从神学院毕业,就来到加州的Sacramento地区牧会。虽然信主已经16年了,虽然有母会的牧师和长老们的鼓励和帮助;但也因为没有经验,曾经错过了许多和弟兄姐妹们、特别是与核心同工们共同建造自己、共同建造教会的机会。也得罪和伤害了同工。神却借着这样的经历,让我们看到自己生命中的虚假和自义。而当我们在圣灵的光照之下,看到得罪神、得罪人的时候,会主动跪下来,求神饶恕;也愿意在神允许的情况下,主动向同工们道歉、求饶恕。当我们在2012年底,从宣教工场回访当年带领的教会,向一些同工和弟兄姐妹们道歉;说到我们没有牧会经验所带来的亏损时,得到的是原谅、眼泪和拥抱。在生活中我们逐渐领会到:在困境中坚韧,以及在任何环境中对别人的饶恕,是生命成长的最重要环节。

在电影《坚不可摧》最后的字母介绍中,我们看到:和好的对象和结果,必须出于愿意的双方。神与我们和好,把他的独生爱子给了我们,要求我们出于情愿的接受和委身。人与人的和好,既有出于主动的付出、也要有出于被动的接受。那位企图摧残Louis(路易)生命的日本军官“大鸟”,没有接纳Louis(路易)主动提出的饶恕,也就没有彼此之间的和好;结果,他只能停留在自残、抱怨、复仇、恼恨的阴毒中。以仇恨面对仇恨、以逃避面对饶恕、以自义面对恩典的人,只能活在苦毒怨恨的深渊中。

愿我们基督徒的生命,摆脱来自世俗世界的搅扰,摆脱出于自己狭窄心胸的苦毒;定睛看耶稣,仰望那来自天上的恩典;看重我们的家,看重彼此之间的爱,看重在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帮助过我们的人,珍惜来自亲友之间的情分;常常怀着喜乐,感恩的心,在神真理的根基上建造,活出荣神益人的生命与风采!

上一篇:星际可穿,爱难对流——谈克里斯托弗•诺兰电影《星际穿越》
下一篇:没有了